正文 第二十四章 去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这接了皇赏,田敏颜家是其乐融融,可老宅那边,却不是这个情况了。

    “生怕谁不晓得她银子多了没处花似的,那喜钱是一把一把的撒,白白便宜人家,你说,有她这么败家的吗?”江氏激动地控诉,口水花四处乱喷,说着田敏颜他们撒喜钱的场景:“拿银子买面子,当这么好看呢,人家是说她傻蛋一个呢。”

    “这你也说一通,这就是值当高兴的喜事,让大家伙沾沾福气有啥子不好的?你当你,不会做人情,现在,谁不赞老三他们一个,谁说起了不是举着大拇指的。你少给我四处嚷嚷。”老爷子没好气地道,想到她的行径,又沉着脸道:“还有,我说了不准做些出格丢脸的事,你咋不听,还和二家嫂去抢喜钱,你还嫌丢人不够?”

    江氏脖子一缩,撇了撇嘴道:“咋的,人家捡的,我就不捡的?这也是福气钱儿,我沾沾福气儿还不准了?再说了,他们都能撒了,就是给那些个长工,都一两一两的赏,咱们是他亲爹娘,咋就没得一分?”

    “你就是鸡脑袋。”老爷子气不过,沉着声道:“那是你儿子,还能少了你的吃喝?你自己丢脸就算了,这还给儿子丢脸。”

    “捡个喜钱有啥丢脸的?”江氏不服,顶了回去。

    “你,你,我和你说不通。”老爷子哼了一声,道:“收拾则个,明儿就回横河了。”

    江氏不情不愿的,哼哼道:“又得癫,我都不愿去了,要不,咱们不去了吧?横河那,到处都臭烘烘的,还没地耍,闷得慌。”

    其实她是看着老三他们家要起来,又是呼奴唤婢的,要是在杨梅村住,老三他们肯定也得供着他们的,比在横河那边要强。

    不过,那横河也真的是不好住,空气就没乡下的好,人也不认得一个,哪里有这好,可以到处去,说个闲话是非也有同人。

    老爷子何尝不知道家里好,单就生活环境就不一样,横河虽是县城,可他在那里,精神气儿都比不上在杨梅村的,这种地虽然辛苦,但好歹是力气活,也锻炼身子,这去了横河,人闲下来了,老人病反而多了起来。

    可要不去横河,老大他们在那,他也不放心,田敏颜的话他可是一直记得的,要是不看着,他可真怕会出啥妖蛾子。

    “不去,不去你自个在这边住?你自个煮饭吃?”老爷子没好气地道。

    “这不有老三么,反正他们那也有给咱屋子,住那就成了,他还敢不奉养爹娘不成?”江氏立即将自己的算盘给说出来。

    老爷子听了立即把眼一瞪,说道:“你趁早把这念头给掐熄了,跟老三住?这分家了,老人都是跟着长子的,要传出去,老大还要不要做人了?就是不去横河,也只能在这边住,你自个种菜煮饭。”他心里头还有句话没说,就是江氏那性子,谁愿意和她同住?没得安生。

    江氏听到要自己动手才不干呢,便道:“你是老傻了,老三他们做老爷太太,有下人做事,咱还要自个做?让老三给买两个下人来做活计。”

    “你是越活越耍老大了,请下人?你有那个钱?”老爷子沉着脸,哼道:“你别给我想这些有的没的,老三家如今风头正盛,不准你招惹他们去。你要不愿去横河,就自个呆着,我让老三一天三餐送饭你吃。”

    “哼!你就愿意去?在那边你那天不是想着回来的?”江氏呸了一声,气闷地说了一句,往炕上一倒,背着他躺着了。

    老爷子卷着旱烟点了,抽着烟都觉得闷了,便趿起鞋走出去溜达。

    正是午后,村里的人也很少出来走动,偶尔遇着几个,都主动的对田老爷子打招呼。

    “哎,老田啊,咋没歇午啊?”

    走到村头榕树,老李他们在下棋,见着老爷子来了,便笑着打招呼。

    “老了,觉头也浅了,出来溜达溜达。”老爷子坐下来,笑着回了一句。

    “嗨,可不就这样,这年纪见长,就嫌屋里闷的慌。不过老田你如今就是老了也不愁哇,瞧你家老三,那是村里的头一份,你就当个老太爷享清福吧。”

    老爷子笑眯了眼,说道:“都是庄稼人,哪享的清福,闲不住。”

    “那有啥的,你家老三家,长工下人是多的是,哪还用下地干活计?老田,这回回来你就不走了吧?”老李嗨了一声,笑着探问。

    “明儿就去横河了,老大的假也到了,得回去点卯。”

    “那他自个回就是呗,依我说,这人啊,上了年纪就念根,这大县城是好,热闹,可老人家就图个安静,到底还是咱乡下清静,能养人,说到底,就是落叶归根。这儿孙自有儿孙福,长大了就该放手了,老爷子你也别掬的太紧,这小鹰长大了就该放飞。”老李下了一步子,说着自己的意思:“再说,你家老三如今都有前程,这兄弟帮扶着就成了,旁的人还敢给老大耍绊子不成?”

    “老李说的对,前些日子,我家老四接我去城里住了一阵子,我就觉得浑身不得劲,不是这疼就是那不舒服的,这一回来,神了,啥毛病都没有。说到底,还是在自家里好,城里再热闹,都是过眼云烟。”和老李下棋一个老头也说了一句。

    这话题一起,其它几个老头或老婆婆都七嘴八舌地道,还是家里好。

    老爷子听得很是心动,他自己,其实说实话,在心里也是偏向回来的,到底杨梅村才是他的根啊,迟早也是得回来的。

    “住那都是一样,只是在杨梅村,就能常和你们几个老家伙下棋了。”老爷子哈哈地笑道,其他人自然应声附和。

    又说了一会话,老爷子兴起又和老李对了一盘棋,这才吧嗒着旱烟袋向家里走去,途径老三的家门时,恰好看见老三出来。

    “老三,哪去呢?”

    “爹,咋不歇着?没哪去,去地里看看。”田怀仁笑着说了一句。

    老爷子听了心里一动,便道:“我与你一道去,这也老久没去地里了。”

    “哎。”

    两父子一路走过去,遇着人,都亲热地向田怀仁打招呼,而田怀仁也温和地应着,老爷子一边看着,老三是比过去要沉稳了。

    “老三,你可变化大了,就跟城里的大老爷一样有气势了。”老爷子感概地道。

    田怀仁怔了怔,憨厚地淡笑道:“爹,哪有你说的好,不还是那样?”

    “这人变没变,爹还能看得出来,好在,你是变的更好了的,这本心也没变,爹是欣慰。”老爷子却是摇了摇头道。

    田怀仁默然不语。

    老爷子看他一眼,转开话题道:“我听说你们给瑞哥他们拜了先生,是谁呢?”

    “是王爷给介绍的,是先皇钦点的状元郎,宋大学士的学生。”田怀仁见提起两个儿子,便笑着接了话:“学问不错,瑞哥和小五经他指点,进步都很快。”

    老爷子听了眼睛顿时亮了,看一眼田怀仁试探道:“好,老三,瑞哥他们到底是日后当家的,如今得名师指点,日后学问定是不错的。老三,你看,林哥考了几场都过不了,你看能不能让这位大人给指点几句?”

    田怀仁愣住了,迟疑了一会说道:“爹,也不是我不想林哥好,只是这夏大人,性格乖张,来咱们这里也是为了种这棉花而来。”他指着家里那百亩地说道:“瑞哥他们能得他指点,也是受了王爷之托,并不就是为教瑞哥兄弟来的,怕是有些。。。”

    老爷子闻言有些失望,却也知道这事强求不得,便道:“老三,你好歹问上一声,成不成都不怪你,也不拜师,就指点几句不足便是,要是成了,算是爹欠了你的情。”

    田怀仁敛下眼帘,心里有些发苦,从前是大哥,现在是林哥,长子嫡孙,老爷子从来都是偏在这上面的。

    好在,经过这么多,他也看开了,便淡淡地一笑道:“那我试着问问。”

    “哎。”老爷子顿时眉开眼笑,看到这光秃秃的百亩地,说道:“老三,这荒地竟能种出那土豆这样的高产物件,咋的不再种了,而是种这什么棉花?那是啥玩意。”

    “这个我也不晓得,也是王爷说种的。”田怀仁没详细说,粗略省过了。

    老爷子喔了一声,和他一道绕在田间走了一段,才迟疑着道:“老三,我和你娘年纪大了,落叶归根,总是念着家里头,你娘说不想再去横河了,你觉得呢?”

    田怀仁脚步一顿,这是真的惊住了:“不去横河了?”

    老爷子点了点头,便将自己的想法和担忧都一并说了出来,这去留问题,一时半刻还真有些困扰。

    田怀仁抿着唇想了一会,便道:“爹,其实大哥这么大的人了,也有分寸的。你和娘年纪也上了,我瞧着您的精神气头也比往日短了,这操了大半辈子的心,是该享享清福,这在横河住不惯,回来也是好的,统归有吃有喝的便是。要是爹住不惯老宅,来我们家住也成。”

    老爷子听了心里熨帖,这儿子还是实诚孝顺的,便笑道:“哪能呢,就是不去横河,我和你娘也在老宅住着,将来就是老了,也是要老在老宅的。”

    田怀仁笑了笑,道:“随爹你。”

    回到家里,田怀仁便对田敏颜他们说了老爷子的想法。

    “不去了?”罗氏第一个惊住了,并且皱起了双眉,说实在的,在她心里,还是希望老爷子他们跟着去的,老太太实在让她心里很膈应啊。

    “爹老了,在横河怕也是住不惯才想着回来的,我瞧着也是,他在那边精神气没在这里好。”田怀仁忐忑地看了罗氏一眼,说道:“我也说了,要是在老宅住不惯,也可以来咱们这住的。”

    罗氏心里一咯噔,看向他,低下头去,摩挲着小闺女的脸颊。

    “阿公答应了?”田敏颜很意外。

    “没有呢。”田怀仁摇了摇头,说道:“你们阿公说了,将来就是老了,也是要老在老宅那边的。”

    田敏颜喔了一声,心道,老爷子还真能放心田怀德他们?

    “也不知二伯他们又是会如何?”她笑着说了一句,一家子都沉默下来,能怎样,肯定是要跟着去的,谁愿意没分家,在这里种地啊。

    田敏颜他们也没猜错,老宅那边,田怀孝是咋呼着一定要去横河,哪怕在那边丢尽脸面了。

    “爹,杨梅村也没啥好的,你要不去,谁伺候你和娘啊?”田怀德怂恿着老爷子。

    “你们去干嘛,又不是做啥子大事,要我说,你们都回来。”老爷子没作声,江氏反倒是沉着脸说了,并看向李氏。

    李氏接到老太太的目光,立即低下头去装死,她才不要呢,谁愿意和老太太住,正儿八经的二太太不做,回来做农妇?傻了不成。

    “老大,你怎么说?”老爷子看向田怀德。

    田怀德听到老爷子他们说有意留在杨梅村,不去横河了,心里是欢喜得不行了,那喜悦都从眼底泻出来了,可也知道要作作样子,便道:“爹,我都看您的,您去横河我也欢喜,要是不去,在杨梅村养老也成,我每旬都让人取些俸禄回来您和娘花。这要是想我们了,也可以去横河住一阵子。”

    老爷子活了大半辈子了,说不好听的,一只脚都跨进棺材里了,哪里听不着他话里的欢喜,便有些难过,叹声道:“老大,你也别怪爹硬是要跟着你,爹是怕你初入官场受人蒙蔽了,你那性子,精明有余,爹怕你走错一步,就回不了头了,这才拘着你。”

    田怀德一愣,看着老爷子怔怔地叫:“爹。。。”

    老爷子叹了一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也没那个当官的,全家跟着去的,你都是快要当爷爷的人了,爹也没几年好活的了,就是想拘着你,也拘不了几年。爹也该相信你有分寸,我和你娘老了,这回就不跟着去了,你要记得,为官者,要步步谨慎,一步错,满盘皆错,懂吗?”

    田怀德忙不迭地点头,老爷子看得又是长叹了一口气,也不知这决定是不是对的?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