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精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芳菲四月,草飞莺长,一辆平朴无华的马车在官路上行跑着,车辕上,坐着一个精壮的中年汉子。

    “驾”的一声,汉子一甩马鞭,马儿向前奔跑而去,汉子回过头对着车厢内说了一声:“二姑娘,这高升镇就到了。”

    车帘被掀起,露出一张明媚的小脸来,看着前方不远的房屋,笑着道:“这高升镇比之太平镇也不知繁华多少?”

    “这高升镇靠山而建,山货比我们太平镇肯定要多。”车内的一个男子笑着说道。

    “爹,那可真要多买些山货回去,我都馋野味了。”

    那赶车的汉子在外头听了一笑,如今田家,要吃什么没的,偏二姑娘就是爱吃。

    没错,这车内的就是田敏颜一行,这是来高升镇看他们家得的赏田了。

    马车到了镇的城门,就有人迎了上来,拦着马车:“可是田老爷的车驾?”

    “正是我家主子的车驾,你是?”赶车的蒋荣升问着那男人。

    “我是高升镇的保长黄飞,特意在这侯着田老爷呢。”那叫黄飞的保长笑眯眯地道。

    车内的田怀仁听了,便探出头去,笑着道:“劳烦你等候了。”

    “不麻烦的,田老爷想来也累了,要不先去我家歇个脚?”黄保长笑着邀请。

    田怀仁看了田敏颜一眼,见她点头,便也笑着应了。

    作为一方保长,这黄飞也是颇精明有眼色的人,也有点家底,就是宅子,也是五进的,地势该也是富人区了。

    黄保长将田敏颜父女迎进客厅,便有丫头捧着茶点上前。

    “田老爷,田小姐,请坐。”黄保长笑着让座,见他们坐下,自己便也坐到上首道:“也不知田老爷你们喝惯什么茶,这都是新茶,田老爷别嫌弃。”

    “黄保长太过谦了,我们庄稼人,也不大懂这茶的好坏,就是图个解渴。”田怀仁淡笑着道。

    “田老爷真爱说笑。”黄保长哈哈地一笑,又道:“其实我也是一样,那茶多贵多贵,也就和山茶一般无二。”

    田敏颜抿了一口茶水,茶汤清澈,条条茶叶直直地落在杯底,馥郁清香,该是上好的碧螺春才是。

    再听这黄保长说话,极会接人话头,所谓投其所好,想来也该是一个深晓变通的人物。

    田敏颜不经意地一瞥,见他正方脸,身体魁梧,眼中精光闪烁,一双眼,无不透着打量试探之意。

    话头一转,他就又说到田家两趟受赏赐的事来,试探之意就更浓厚了。

    而黄保长说着话,也是暗暗打量这两父女,那田老爷面容正直憨厚,眉宇平和,看不出像有大智慧的人,可坐姿却是镇定从容,比一般庄稼汉要多几分架势。

    他却不知道,田敏颜一直在家言传身教,这站有站姿,坐有坐姿,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子大方得体的气势,一见不对马上纠正,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也练出来了。

    黄保长将目光看向那田家姑娘,这一看,恰恰看到田敏颜那双清澈聪慧的双眼,瞳孔微缩,竟微微有些慌乱,有种被看破底的感觉。

    黄保长心里一惊,这要是之前还在存疑,这田老爷有啥子出彩之处,竟然有这智慧捣弄出这些点子来,如今见了田敏颜,他便有些明了。

    这田家的事他一直在打听,这发的这么快,怕是都因为这田小姐了。

    瞧她年纪不过和自己闺女一般,可自身气势却淡定从容,沉稳冷静,整个人坐在那,虽一言不发,可却让人见了后就移不开眼,不是因为她长得多美,而是因为那一身的气质,淡定,聪慧,让人不容小藐。

    想起田敏颜那淡淡的一瞥,黄保长收敛了几分试探的心思,笑着道:“田老爷,田小姐,不知道那百亩地你们怎么打算?”

    田怀仁看向田敏颜,后者沉吟了一会,便问:“黄保长,不知那百亩地是划分了几块,还是连成一片?在此之前,我听说是佃租给农户,是都是本镇的人,还是有外来的?租子和收息又是多少?粮种是佃户自己准备还是由地主发放?”

    黄保长一愣,见田敏颜目光淡淡,心中已确定,这田家怕是这个小丫头在主理的,当下,便将那百亩地的情况给一一说了。

    都是连成一块的地,以前那贪官是收的六成租子,后来朝廷收回后,减了租子,是四成的租子,因为都是上好的良田,亩产也有两石半以上的粮食,这佃租田地的,大多是本镇的乡民,至于粮种,从前收六成租的时候则由地主发放。

    “如今刚春播,这又有田小姐你们开的先头,这百亩良田都弄了稻田养鱼的技术,至于租子收多少,现在自然是由田小姐你们定的。”黄保长笑着道。

    田敏颜听了点了点头,抿着唇想了一会,问道:“关于佃租的农户的名册,不知道我可以看看不?”

    黄保长又是一愣,也没有不应的理,便让人取了来,心中却道,这田家小姐不简单!

    名册很快取了来,田敏颜翻了翻,也没怎么记,只简单的登记户名,家中人口,至于品行什么的,是没有半点登记的。

    她叹了一声,这样看,看不出什么来的,她主要是想看看有没偷奸耍混的人。要知道,有些租户,总拐着法子要骗租拖租,这样的人,她是任由地里荒了,也不会租出去的。

    黄保长听她叹息,不由咯噔一声,试探着问:“不知道里头可是有啥问题?”

    “没有。”田敏颜淡淡地说了一句,道:“这租约期限,好像是由我们田家重新定?”

    黄保长说是的,因为是新主人,到了这茬庄稼,下一茬就由田敏颜家重新定是否佃租,租期多长。

    田敏颜点了点头,便提出要见见佃户,黄保长便说那些佃户早就在等着了,只是人多,就在外头侯着。

    田敏颜便让他去唤几个代表来说话便是,其他的租户,都让回去。

    等黄保长下去了,田敏颜便和田怀仁说了自己的意思,并交代他待会该怎么说话,和租户怎么谈条件,她可不想自己一个女孩儿去面对一班大老粗。

    佃户代表很快就带了来,一共五人,皮肤黝黑,有憨厚的,也有精明的,听黄保长介绍说这是新的地主,说见着田敏颜他们就作势要跪。

    “都起吧。”田怀仁按着田敏颜吩咐,让几人都起了。

    田怀仁自己也是种地出身的,对地里的庄稼也明白,也不和这些人寒暄,直接就问了几个问题,比如收息如何,如果遇天灾收息又如何,租子该怎么付。

    那几个人中,一个高大的年约五十来岁的叫孟金河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一一答了,末了又问:“田老爷,不知我们的租约和租子?”

    这是每个佃户都关心的,租子是最大的问题,要是也像之前那个主人那般,收六成的租子,他们是活不了了。

    田怀仁笑着道:“租子不升,还交四成,要是交不出粮食,用银子代也成,总要让你们养家活儿的不是?”

    那孟金河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跟着来的几个租户也喜不自禁,这可是大好的消息啊。

    “不过,这粮种只能由你们自个准备。当然,要是我们田家研发出新的高产作物,你们也可以用粮食来换种,没有粮食换也可以用银子买,而且,从今年秋播这茬庄稼开始,这租约一签就是十年。”田怀仁又继续说道。

    这消息可有点意外,那孟金河皱了皱眉,转身和那几人低声说了一会子话,才道:“十年长租也不是问题,只是这租子会否加?还有,要是遇上天灾的话咱们能否赊租?”

    “遇上天灾,视情况而定我们自然会斟酌减租或免租,粮种我们也会赊出,这个你们不必担心。”

    孟金河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毕竟这天灾谁都预料不到,要是遇着这情况,还不能减租,那可真是没法活的,现在主人家承诺能赊粮种减租免租,那自然是好的。

    “还有一点。”田怀仁又出声了。

    那孟金河心里咯噔一声,额上都冒汗了,这新东家可真不好糊弄呢,这么多条约。

    “如非天灾**,而故意拖租赖租,一律解除租约,我方立即收回田地,永不续约。”田怀仁淡淡地说道:“如果有特殊的情况,可以加以说明,我们查探属实过后,准许赊租,只是,还租的时候得加一成。这不急,你们回去也和大家伙说清楚,考虑清楚,要是愿意,八月咱们就签这租约。”

    黄保长听得一愣一愣的,看向田怀仁,再看看田敏颜,这田家难怪能发起来,只这佃租的条约,就让人吃惊了,可真是一点亏都不吃,却又占尽条理。

    等那些佃户走了,黄保长又问为什么要八月才签约?

    田敏颜看了他一眼,淡淡地笑道:“总要给些时间他们考虑清楚不是,而且,我也想看看,有没拖租赖租的佃户,这些佃户,我田家可要不起。”

    黄保长一怔,眨了眨眼,这就是说,谁没脑子拖租,这八月,可就再租不到田家的地了。

    这难怪看名册呢,只是那名册没说佃户的品性,她却想出这么一招来,真是精明,你以为我在给时间你考虑,其实我是在考验你的品性呢!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