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大腿不易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敏颜和田怀仁回到家中的时候,罗氏就抱着女儿迎了上来,迫不及待地问:“如何了?那杨大勇真要纳妾不成?”

    田敏颜冷笑,他敢么?

    “他敢?”田怀仁哼了一声,说道:“他当我田家没人了,说要纳就纳。”

    “这到底是如何了嘛。”罗氏听得心里痒痒的,巴巴地问。

    田敏颜笑了笑,道:“娘,这事本来就是毫没玄机的,稍微有点脑子的都不会纳,只是我想不到那杨大勇还真这么蠢,是真的想纳那女人。”

    妓,女无心,戏子无情,这两种人最是被人看不起,也就是在外头玩玩,真要纳回家养着的,能有几人?想不到杨大勇还真有勇,只是这勇在她看来不过是愚蠢至极罢了。

    “那现在呢?”

    现在肯定是不敢的,田敏颜想到杨大勇跪在地上哀求田怀兰的情景,嘴角就勾勒出一丝冷笑。

    当听到她让田怀仁去套车上县里的时候,杨大勇慌得脸都白了,他也不是傻子,知道田敏颜那话是十足十的威胁,可就是威胁,那可信度却也是十足十的。而她也没说其它,只说知县大人,只一个知县大人,就可以让他蹲大牢了啊。

    杨家说白了,就是一比庄户人家只好丁点的寒门小户,当初因着布店赚得几个钱,自以为高人一等,看不起庄户人家,可这么些年,也败落了。现在的杨家,是连田家的一个脚指头都比不上的,田敏颜说要让他蹲大牢,也真不是唬人,他要真敢纳虹霓,那就是找死。

    想通这点,杨大勇哪里还敢提什么纳妾,美人再好也得有命享啊,这大牢一进,不去半条命能出来?田敏颜若是在暗地再通个气,他就是死了也是白死。

    所以,他也不敢口口声声的说要纳虹霓了,跪在田怀兰跟前一昧的认错,说是被猪油蒙了心如何这般。

    而田怀兰得了人撑腰,自然是得意非常,当下狠狠地发作了一番,最后在田敏颜的咳声下才收敛了,给了台阶下。

    至于问道杨大勇怎么处置虹霓,他支支吾吾的,说起那孩子,想要生下,田怀兰气得又嚷着和离,田敏颜冷笑,他就不敢再说。

    最后老爷子说让他灌药,再给一笔银子把人给送得远远的,等人送走了再来接田怀兰母子回去。

    为了这事,田怀兰不放心,还想求着田怀仁亲自将人送走,田敏颜知道,这是想让他们家出银子呢。真的是可笑,他们给撑腰,可不代表是傻子,还得给你银子处理小妾?

    田敏颜是不会出这银子的,只冷冷地暗示杨大勇一句,他们三房和田怀兰再不亲,她也是田家的姑奶奶,踩她的脸就是踩田家的脸,而谁都不会任自己的脸被踩的。

    这杨大勇要是有脑子,就知道该怎么做,要是真敢暗渡陈仓,那她也没话说了,只要别让田家知道了闹到了明面便成,否则,呵!

    罗氏听得连声叹气,说道:“都是作的,只可怜两孩子,啥都不懂,这事儿最后成没成,他们这两口子,心都存了膈应了。”

    田敏颜呵的一声道:“娘,这就不是咱们该关心的了。这各人有各人的缘发,我要是二姑,就不把心思花那男人身上,好好教导两孩子成才才是。”

    “该是这样没错。”罗氏很是认同,就她们这样的年纪了,又不是那初嫁姑娘,那里还有这么多情啊爱啊的,心都是在孩子身上了。

    几人正说着话,小星便来回话说,老宅那边的姑奶奶过来了,说是要给老爷和夫人请安磕头。

    “知道了,请去客厅坐着。”田敏颜和罗氏对视一眼,这田怀兰这是来抱大腿了?

    前院的客厅,田怀兰有些恼怒地坐在椅子上,左右环顾,见周遭无人,脸色更是不悦。

    这些下实在是太可恨了,竟然将她们母子仨带来这客厅,而不是带去内宅。

    这表明什么,这表明他们这是田家的客人,而不是极要好的亲戚。

    这要是要好的,就不是疏离的在客厅招待,而且她还是内眷,就是进内宅也没大的关系,要是亲厚的,早就接进内宅里去而不是在这客厅了。

    不过,三哥这房子可造得真好,地儿也大,比起他们杨家可要宽敞多了。不成,她一定要和三哥家交好才成,不为别的,就为三哥他们家的靠山。

    就拿今日,要不是田怀仁他们,她也不可能得意了一回,怕就真的和那贱人姐妹相称了。

    田敏颜家如今日子是蒸蒸日上,将来的前程更是差不了,杨家的日子如今也难了,她只有抱紧了三哥的大腿,才能有好日子过。

    “娘,三舅舅这里的点心可真好吃。”银宝拿着一件甜点吃的喷香。

    “是啊,娘,比莲香楼的还要好吃呢。”元宝也赞道,双眼瞪得圆圆的道:“我都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点心了,娘,日后咱们要多来三舅舅这里才行。”

    田怀兰心里泛酸,从前家境好的时候,两孩子吃啥没有,田敏颜他们呢,就是吃颗麻糖都没,可如今呢,真真是今非昔比,人家招呼客人,完全是按着大户人家的架势来了。

    想到这,田怀兰更坚定了心里的想法,一定得跟田敏颜他们打好关系。

    正想得出神,听得脚步声传来,只见田怀仁罗氏和田敏颜走了进来,她一激灵,忙的站了起来,拉过两孩子就向田怀仁走了过去。

    噗通一声,田怀兰啥也不说,拉着两孩子直接就跪在田怀仁跟前,激动地道“三哥,三嫂,今儿小妹来给你们磕头了,要不是三哥,小妹和我俩可怜的孩儿就无法自处了。三哥,请受小妹三个响头。”说着,咚咚咚的嗑起头来。

    田敏颜在田怀兰跪下就已经闪身避开了,站在一旁漠然地看着,她可不相信,这人说变就能变,田怀兰肯定有所图呢。

    “兰儿,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田怀仁连忙去扶。

    田怀兰却仿若未觉,只对两孩子说道:“孩子,快,给你舅舅磕头,要不是舅舅,咱俩仨就活不成了。”

    元宝他们来之前就得了娘的教导的,当下,就咚咚的嗑头,脆脆地道:“多谢舅舅了。”

    “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快起来。”田怀仁被这一出弄得不知所措,看向罗氏,罗氏却是神色淡淡的。

    田怀兰是真的下足了本钱,重重的磕了几下,额头都红肿了,再配着那本就憔悴的脸,还真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样子。

    她抬起头来,一脸感激地道:“三哥,你的大恩大德小妹一辈子铭记于心,小妹从前不懂事,三哥你莫怪,原谅我一会吧。”

    这话说了,又看向一旁神色淡漠的罗氏,跪行两步来到罗氏身前。

    罗氏对她是心有余悸,下意识地退了两步,田怀兰顿时有些尴尬,抿了一下唇,却道:“三嫂,我知道从前是我不对,去年害你早产,我也不是故意的,小妹这就给你磕头认错了,求三嫂你大人有大量,看在三哥份上,原谅我这一回吧。”说着,又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

    田敏颜冷眼瞧着,哟,可真是下足了血本呢!

    “二姑奶奶起来吧,我也受不起你这响头,这不是要我折寿么?”罗氏淡淡地敛下眼皮说道。

    田怀兰听了,眼中闪过憋闷,脸色十分尴尬,讪道:“三嫂这是还在怪我?”

    “三舅母,你原谅我娘吧。”银宝娇怯怯的跪着看向罗氏,脆生生地道:“我娘不是有意的,你别生气了。”

    好吧,田怀兰还真是会捉人性弱点呢,懂得让孩子成助力,尤其是对罗氏这样的母爱泛滥的人使。

    罗氏一见银宝那娇怯的模样,心立时就软了一半,自己也有闺女呢,哪硬得下心来?当下,就拉起银宝,说道:“银宝,你们年纪小,别跪在地上,地板凉着呢。”

    又看向元宝,也淡道:“元宝,你也起来吧,莫着凉了。”

    田怀兰心里一喜,眼巴巴地看着罗氏,罗氏却是恍然未见,只拉着银宝绕过她走到椅子边,取过点心给她吃,田怀兰顿时跪在那里尴尬得不行。

    田怀仁见了便叹了一声,说道:“兰儿你也起来吧。”

    田怀兰见好就收,便也起来,怯怯地站在一旁看着田怀仁,轻声叫:“三哥。。。”

    “坐下吧。”田怀仁叹息,问道:“如今这事儿也了了,等那杨大勇处理好那事了,你就跟着他家去好好的过吧,谅他也不敢再作。你那性子也该收着些,两孩子还小,就是为了孩子,这日子也得过下去。”

    这一说,田怀兰便拿出帕子呜咽地哭,凄凄地道:“三哥,我心里苦哇,我为他生儿育女,他为着个贱人这么对我。要不是为了两孩子,我还真不如死了算了。”

    “孩子还在,你这话就莫再说了,到底是他们的父亲。”田怀仁皱了皱眉,看了元宝他们一眼,好在他们都在专注着那盘点心。

    田怀兰便低下头,过了一会说道:“三哥,我也是没得法子的事,那死鬼把布店都卖了,这日子真不知该怎么过下去了。元宝也还上镇学,处处都要钱,他是把我们母子逼上绝路了啊,这日子日后可怎么过?”

    田敏颜闻言,把玩着手指的动作一顿,心里冷笑,来了呢。

    她就知道,这田怀兰是轻易变不了的,这么快就想打秋风了,且看田怀仁怎样了。

    “从前杨家布店收息也不错,你们也有十几亩田,这么多年,相信杨家老爷子也有几分底,到底是长子嫡孙,也不会看着不顾的,省着些总能过下去。”田怀仁却是像没听清暗示,反而循循说道:“当务之下,是你要心底清,莫一头黑,好好教导两孩子。”

    田怀兰听了暗恨,原以为这三哥开窍了,谁知道还是这么榆木疙瘩,她都说这么明白了,也不顺着接下去,这让她怎么唱下去?

    她张张口,长长地叹道:“三哥说的我如何不知?出了这事,那人是靠不住了,我对他也没啥想头了,就紧着元宝他们。如今我也想明白了,这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所以我就想着看能做些啥小生意来着。”

    说到这里,她话里有所停顿,目光欣欣地看着田怀仁,无奈他不接话,只好谄着脸道:“三哥,你们主意多,就给小妹指条明路吧?”她又看了一眼元宝他们兄妹,幽幽的:“就算是看在元宝他们份上,三哥,算我求你了。”

    “这个,生意上的事,我也不懂。”田怀仁愣了愣,看向田敏颜。

    田敏颜却是看着自己手中的茶杯,偏过头和罗氏小声说话,露出吃吃的笑声,恍惚没听到他们说话似的。

    田怀兰见此,又是恼怒又是尴尬,那道子气又给提了上来,却死死地压着。

    “三嫂,三嫂也不与我说话,莫不是还怪我?”田怀兰向罗氏走近两步:“我知道从前是我不对,三嫂你说,你要怎样才原谅我?”

    罗氏淡淡地看她一眼,说道:“这也没啥怪不怪的,我就一妇道人家,也不懂什么生意。你们磕叨,丫丫怕是醒了,要找我呢。”说着,看也不看田怀兰就走了。

    田怀兰动了动嘴角,又将求助的目光看向田怀仁:“三哥。。。”

    “二姑。”田敏颜放下茶杯,淡淡地道:“这茶杯呢,要是出了裂痕,再粘得完美,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裂了就裂了,是回不到从前的。人嘛,最好有自知之明,你说是不是?”

    田怀兰脸色变了几变,手握成了拳头,假笑道:“颜丫头说什么呢?二姑可不懂。”

    田敏颜淡淡地扫她一眼,嘴角微微勾起,道:“你懂的,你只要知道,这人的感情,利用多了,就没了,哪怕是姓田。”你想抱这个大腿,还得看我愿意不!

    田怀兰的脸变幻莫测,田敏颜这话是在警告她,要是再敢提啥要求,她也不管你姓田不姓田,没面子可给,至于日后还说撑腰?更不可能。

    想到这,她强笑着:“我也就是想求个主意,既然你们不愿,那就罢了,三哥,我先回老宅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