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楼家求合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五月是个喜事月,田敏颜跟着罗氏陆陆续续的参加了几场喜宴,朱大婶子的孙儿洗三,田七叔公的老闺女甜姐儿出嫁,再还有旁的乡里添丁什么的。

    朱大神的孙子洗三的时候,罗氏给了一个一两重的银锞子添盆,而给甜姐儿添妆时,也添了两匹布,还有一个银镯子,这传到江氏的耳边时,把田怀仁叫了去,很是发了一通脾气和作了好些话。

    江氏也没啥好说的,无非就是说罗氏败家,对外人比对自家人要亲香,手肘往外拐,又趁机叫田怀仁提携田怀兰跟着做生意,听说那啥厨厕厂收息不错,更让田怀仁分一分股出去,把田敏颜逗得不行。

    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的,朱大婶向来和罗氏他们交好,平日也没少走动帮扶,而甜姐儿,则是因为七叔婆,田敏颜的妹妹丫丫头是七叔婆给接生的,早产时算是救了罗氏的命,就冲这一点,那添妆就不能短了去。

    可你田怀兰做了什么,当初那一推,可是把罗氏给弄的早产呢。

    对于江氏这样的要求,田敏颜选择了无视和不理的,江氏这些日子也就是嘴上说说,倒也没对他们造成啥影响,也就罢了。不过,田三郎倒是找上门来求了个差事。

    三郎老实肯干,当初回横河的时候,也是自己主动要求留下来的,田敏颜听说是他自己不想在横河无所事事浑浑噩噩的,还不如回来杨梅村里,种田都能得些收息。

    对于田三郎这样的品性,田敏颜是看得起的,一个人自主自强才能得到人尊重。所以,田敏颜和家人商量后,就将田三郎给安排到味精店那,当个打杂跟单的,每月工钱一两五钱,做好了,还有得加。

    田三郎自然是很高兴,毕竟这是靠自己劳力赚来的银子,他年纪也不小了,把工钱攒起来,日后,还能讨房媳妇,于是,也做得很卖力,也肯干,田敏颜他们还是挺满意的。

    转眼端午降至,田家又要准备节礼送人,今年,他们送的礼就更多了,也陆陆续续的收了好多节礼。

    “娘,温姐姐来信说怀上两个月身子了,现在她婆婆可将她当眼珠子似的疼呢。”田敏颜读着温柔的来信,笑着对罗氏说道。

    温柔二月份的时候就嫁去了州府,两人一直有书信来往,温柔嫁了,也自成一家了,这回来信顺便是送节礼来的。

    “那孩子瞧着就是个有福气的。”罗氏听了笑眯眯地道:“既有了,我给你说孕期的几件事,你且写上信去,让她长个眼。”

    “哎。”田敏颜笑着应了,又拿起另一封信,这可是惠安县主的。

    惠安县主过年的时候回了京都过年,这回又来了州府,邀田敏颜前去玩呢,也捎来了好多礼物,其中不乏京都流行的小姐玩意。

    田敏颜拿起一幅帕子,米白的丝绸,上面绣了一朵栩栩如生玉簪花,巧的是,这还是双面绣,很是漂亮。

    罗氏也瞧见了,拿过来反复地看,啧啧地赞:“这京都的物件果然不同凡响,瞧这玉簪,绣的可跟真的一样,这惠安县主可真有心。”

    田敏颜上次去州府时认识那尊贵的人,罗氏是知道的,只是两人身份有别,又隔得远,虽也有互相通信,但也没跟温柔那般来的要好,但这也不错了,毕竟才见过几次。

    田敏颜笑了,道:“娘喜欢就拿去用。”

    “瞧你这丫头,这是县主送你的,哪能娘用?而且,这看着就是闺女家的,娘一把年纪,不用这花哨的。”罗氏嗔道。

    “我娘年轻着呢,前回孙举人的夫人不是说咱看着就像两姐妹,不像母女呢。”田敏颜笑嘻嘻地搂着她的胳膊道。

    这好话谁不喜欢听?罗氏听了眉开眼笑的,捏着她的小鼻子宠溺地道:“你啊,不知跟谁学的这么贫。”

    “跟娘学的呗。”田敏颜娇蛮地依着她撒娇。

    “你呀,你呀,就是个精猴儿。”

    两母女亲昵了一会,田敏颜想了想又道:“娘,要不等过了端午节,咱们去州府耍一转?您不是没去过吗,正好皇上赏了我们一所宅子,也去认认地儿。”

    罗氏听了有些心动,可看一眼在床上翻身翻得乐呵的小女儿,迟疑着道:“可是丫丫还小,这路又这么远。”

    “这不有马车?慢慢走着便是,趁着现在农闲,咱还有空儿,就去看看,到了夏收,可就不得空了。”田敏颜呵呵地笑道。

    她说的是实话,现在他们家的产业也多了起来,就是地也多了,一到收获的时候就忙得很,她想去州府,一来是温柔和惠安都邀,二来她也想去看看那边的产业,织布坊也要开了,总要去看看啊。

    “那成,趁着这身子骨还能动,便去溜达溜达。”罗氏笑呵呵的应了。

    田敏颜见她答应了,心里也欢喜,心想得把事儿都安排好,这才好安心去州府。

    出了正房,就见吉祥脚步匆匆地前来,她不由停下了脚步,问道:“何事这么急?”

    “姑娘,是楼公子递了拜贴,人正在大门外呢。”吉祥端详着自家姑娘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道。

    田敏颜眼中闪过一丝厌恶,这人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正要开口让她推了,吉祥又道:“楼公子说有笔生意想和姑娘谈。”

    田敏颜的脚步一顿,挑高了眉:“谈生意?”

    见吉祥点了点头,她沉吟了一下,便道:“请他去前厅。”

    好吧,这楼少卿似乎是开窍了,反正无事,她就去会上一会,他要跟她谈什么生意?

    楼少卿被请进田家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当站在田家客厅的时候,他又觉得可笑,什么时候,自己这么顾忌一个还没及笄的小丫头了。

    他接过丫头奉上来的清茶,在心里组织着待会的谈话,这个生意应该会让田敏颜心喜吧?这可是他花费了几乎全部心力去筹谋的。

    “楼公子久等了。”

    正在楼少卿兀自沉思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声传进耳膜,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女子站在门口处,阳光正好从门外投进来,将她罩在光影之中,使人看不清面容,却像覆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等她进得屋来,一张明媚的鹅蛋脸呈现在眼前,不过半年没见,她的身条抽高了不少,脸也长开了,已然一亭亭玉立的少女。

    楼少卿站了起来,淡淡地笑:“田姑娘,久违了。”

    田敏颜脸上挂着疏离的笑,看向他,他笑容恰到好处,不冷淡,也不热情,只是那双眼里,一如既往的带着探究。

    “楼公子请坐。”田敏颜抬了抬手,自己坐在上首,等他坐下直接就问:“不知楼公子此番前来有何要事?”

    直接的开门见山,不客套,不转弯末角,楼少卿挑了挑眉,放下手中才端起的茶杯,看向她。

    “我来,是有一笔生意想和田姑娘谈。”楼少卿看着田敏颜淡声道。

    “哦?”田敏颜挑眉。

    “听说田姑娘在寻制造琉璃的方子,鄙人不才,恰好认得一个长年跑西域的货商,也得了一个琉璃的方子,不知道田姑娘有没兴致,开个琉璃作坊?这制琉璃窗虽然孟家是个鼻祖,但我相信,以田姑娘的才能,一定能打开一条新的销路。”楼少卿徐徐地说道。

    田敏颜的手一顿,眼睛微微地眯起,带着审视的目光看向这淡定的男人,他知道自己在寻琉璃方子?这么说,他一直关注着自己家的动向。

    这个男人绝不是来找她合作那般简单!

    不过,他想要什么?自己又有什么让人非想得不可。

    田敏颜目光转了一圈,忽然了然,好,这楼少卿有些眼色。

    “楼公子,这琉璃方子,你完全可以自己独占没必要分一半出去,楼公子却偏偏舍弃这一半利润,让我猜猜,楼公子这么做所是为何?”田敏颜摩挲着茶杯的杯身,淡淡地说道:“我想,楼公子不是单纯的想要和我合作,而是,想要藉此搭上我身后的王爷的这条线吧?”

    楼少卿双眼一亮,这田敏颜果然心水清,轻易的就猜出了他的想法,果然不凡。

    楼少卿经此一想,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大方干脆地承认:“田姑娘猜的没错,我为王爷而来。”

    田敏颜笑了,将茶杯放在一旁的茶几上,道:“若是我说不呢?”

    “田姑娘,这琉璃窗如今的价格还是高昂,就是我们两家合开一家,那利润可是你我都难以想象的。田姑娘也不必担心我楼家要求王爷做什么,与其说我想搭上王爷这条船,其实我更看中田姑娘的才华。”楼少卿也不恼,平和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田敏颜呵呵地笑起来,说道:“我还真不知道,我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竟然得楼公子这么高的评价,实在汗颜。”

    “姑娘虽小,却不输男子,从那蛋糕,还有第一楼和味精,再有厨厕厂,姑娘所做的无不让少卿汗颜。我楼少卿一生佩服的人虽不至于没有,却也不多,田姑娘是其中一个,少卿自愧不如。”楼少卿站了起来,朝田敏颜双手拱起打了个揖,说道:“若是之前少卿多有冒犯,还请姑娘别计较,少卿此番前来,是真心想和姑娘做这行生意。”

    田敏颜直直地看着他,他的眼神不避不闪,和她对视着,透着真诚。

    她敛了眼皮的,淡声道:“生意可做,但我要七三分成。”她见他想要张口,便摆了摆手说道:“而且,这只是我田家和你楼家两家的合作,与任何人无关。”

    楼少卿皱紧了眉,这七三分成,可真的是狮子开大口了。

    田敏颜见他犹疑,便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小镜子递了过去:“楼公子不妨看看这个。”

    楼少卿不解,却是接了过来,一看,愣了愣:“这是?”

    “玻璃镜子,可以清晰照出人影,楼公子不觉得比铜镜要清楚?”

    这何止是比铜镜清楚,简直连人的毛孔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田敏颜给他看这个是什么意思,慢着,玻璃镜,琉璃,莫非?

    “田姑娘是想要做这玻璃?”楼少卿唰地抬头看向她。

    田敏颜露出一个笑容,这楼少卿也并不是没有可取的,虽然功利了些,但胜在头脑灵活,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

    她点了点头,说道:“这就是我要与楼公子七三分成的缘故,我寻这琉璃方子,其实只为了制作这玻璃镜。”

    她的意思说的很明白,就是这玻璃镜她能有法子做出来,方子就在她手中,琉璃虽价格高昂,但孟家已垄断不少生意,可这玻璃镜,却还没有人造出来,他们要是作出,难道不比作那琉璃窗要强?而且,制作琉璃的成分要复杂,玻璃的材料则更简单,相对来说,这成本就低了,要是作出玻璃窗,他们完全可以薄利多销,让老百姓家也能装上透光的玻璃窗。

    田敏颜淡淡的说着自己的想法,当然,她也留了个心眼,没说制作玻璃的成分是啥,这人嘛,总要拿点筹码在手才行的。

    楼少卿却是听得双眼发亮,他就知道,他没来错,这丫头果然是经商之才,他是得知她寻琉璃方子,却不知她不是想要制琉璃,而是这什么玻璃。

    “怎么,不知道这七三分成我有这资格拿不?”田敏颜看着他淡淡的道。

    “姑娘大才!”楼少卿激动的站了起来,兴奋得脸都涨红了,说道:“不知田姑娘有什么计划?”

    “这么说,楼公子是答应了?”田敏颜挑眉问。

    楼少卿露出一记苦笑,说道:“姑娘可是算准了我会答应。”

    “是。”田敏颜干脆地道:“不过楼公子日后定不会后悔今日前来,其实楼公子也清楚知道,这生意,你不亏。你心中所求,虽不近,却也不远了。”

    楼少卿呵呵地笑了,她说的也不错,就是田敏颜不为他引荐贤王,可他楼家和田家合作生意,这日后,若是生意上有啥不妥,难道田家不会出面?

    田敏颜说的对,他心中所求,虽不近,却也不远!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