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郑家见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却说田敏颜和罗氏装扮一新来到郑府,递了帖子,没片刻,郑夫人身边的嬷嬷亲自来二门迎接引去郑夫人的正院。

    郑知府的府邸很大,田敏颜从眼角的余光看去,亭台楼阁,假山流水一样都少不了,屋顶还是用的琉璃瓦,在阳光下,熠熠闪烁,端的是富贵逼人。

    田敏颜的眼神一闪,这难怪谁都想当官,除了代表权势,那还冠上了富贵二字,不过这些都不是她能关心的,郑知府贪不贪她也不想知道。

    什么人该惹,什么事该视而不见,她是很清楚的,没她什么事,她一个小小的农家女还是置身事外的好。

    当下,田敏颜就轻扯了扯罗氏的袖子,使了个眼色,目不斜视地跟着那嬷嬷向前走。

    那嬷嬷姓赖,是郑夫人的奶娘,跟着郑夫人一道嫁人的,也是她的心腹嬷嬷,见田敏颜目不斜视,也不左右张望,丝毫没有那些小家子气作派,不由暗暗点头,是个有家教的。

    因为郑夫人是跟着郑大人一道前来上任的,家中老太太在辽宁老家,故而郑府就她和郑大人地位最尊,住的也是府邸中的正院,长安居。

    来到正院,就听得一阵阵女人的笑声传出,门口有丫鬟远远的见到她们,还没到门口就打起了帘子,脆声道:“田家夫人和小姐来了。”

    田敏颜和罗氏两人走进屋,就见一屋子的女人,目光刷刷地向她们投来。

    “夫人,田家夫人和小姐来了。”赖嬷嬷笑眯眯地道。

    “见过郑夫人,夫人安康。”田敏颜和罗氏两人上前两步,不卑不亢地行了个福礼。

    “快起快起,早就听我家老爷说田家如何的,一直念叨着,这就是田家的姑娘?快上前来让我看看。”郑夫人笑眯眯的抬手。

    田敏颜抬起头来,浅笑着上两步,也看清楚郑夫人的相貌,年约四旬,一张圆脸,珠钗满头,穿着一袭暗红绣寿纹的大衣裳,看着很慈和宽厚,可眼梢处却透着精明。

    一个五品诰命,家中仅两个侍妾,一个还是自己的陪嫁丫鬟,一个又是自己亲自挑选的良家子,只生了两个庶女,又怎会是简单的主?

    田敏颜笑盈盈走了两步便停下,又再福了一个福礼。

    郑夫人上下看了田敏颜一眼,见她年方十二,可嫩黄衣裳下的身姿却纤细修长,笑容清浅,双目清澈聪慧,透着成熟睿智,举止得体从容,落落大方的,根本就看不出她是个乡下农家女,倒和在座的千金小姐一般无二,甚至比那些商贾之女还要大方得体。

    难怪少卿肯放下身段去求亲了,等完全长开了,也未尝不是一个美人儿,而且又有着那样的敛财手腕和人脉。

    想到这,郑夫人的笑容更慈和了,笑道:“田夫人好福气,生了个好女儿,长得可真周正。”

    罗氏忙谦虚地道:“是夫人抬举了。”

    “来,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好东西,小小见面礼,拿去顽。”郑夫人接过身边丫鬟的托盘,拿了一个湘色荷包递给田敏颜。

    田敏颜双手接过,行了个谢礼,便将那荷包交给了白梅,这次她来拜访,特意带了白梅和小星一道。

    而她自己,也将准备的生辰礼给递了过去,笑着道:“也不知三小姐喜爱什么,若不喜,就留着赏人也成。”

    “是给我的吗?”郑夫人身边的一个十四五岁左右的姑娘惊喜地叫:“拿来我瞧瞧。”

    田敏颜看去,见她一身桃红衣裙,长了一张桃心小脸,梳着桃花髻,娇俏明媚,一看就是娇养着长大闺阁小姐,这就是今日的主人公三小姐郑婷婷了。

    丫头将田敏颜所送的礼物给送了上去,那郑婷婷打开那匣子,见里面是一对拇指大的珍珠流苏耳环,珍珠晶莹剔透,流苏别致,不由心喜。

    郑夫人也看到了,虽是珍珠,可那水头却是很足的,脸上的笑容也不由多了几分,道:“你们有心了,这耳环很别致。”

    田敏颜听得赞笑容清妩,可有人就不甘了,便酸道:“是珍珠啊,我记着三小姐喜欢金光闪闪的首饰呢,这样不怎么突出的,可配不上我们的三小姐。”她送了一支足五两重的金步摇都得不了一声好,凭啥子这一对小珍珠就得了郑夫人的赞呢?

    而她这话里的意思,就是说田敏颜送的礼物小家子气了。

    田敏颜看了过去,见是一个尖嘴猴腮的女人,便收回了目光,来的时候她就有了心里准备,肯定会有些妖魅的,这不,就出现了。

    “三小姐若不喜欢,留着赏玩或赏人也使得。”田敏颜淡淡的笑,脸容不变,仿佛一点都没听到那人话里头的讥讽似的。

    “这耳环我很喜欢,知画,来给我换上。”郑婷婷却是毫无所觉的,只欢喜地叫自己的丫鬟帮着戴上。

    “三小姐,我看今日三小姐如今戴的桃花耳环就很配今日的桃花妆和衣裳,这对珍珠耳环就留着日后搭配素色的衣裳罢。”田敏颜忙的叫。

    “真的?”郑婷婷抚了抚发鬓,画了淡妆的脸蛋更娇艳了,见她点头,便道:“那好,我正好有一套月牙白衣裙,配这对耳环正好,知画,给我放好了,丢了我可不饶你。”

    “是,小姐。”

    “瞧你,得一对耳环就跟得了啥宝贝似的,有这么乐?”郑夫人嗔怪道:“也不怕人笑话你。”

    “嘻嘻,母亲,我就是喜欢嘛,这个妹妹极好,母亲你让她和我顽吧。”郑婷婷笑眯眯的看向田敏颜。

    “田小姐还得向你父亲问安,要顽,也得等空了时间,人家愿意才成。”郑夫人笑道。

    田敏颜淡笑道:“三小姐天人之姿,若不怕敏颜粗野寒酸,我倒是愿意和小姐作个伴的。”

    “瞧瞧,如今的孩子可一个比一个会说话,你们说可是?”郑夫人听了呵呵的笑,对在座的人说道。

    你一个诰命夫人都这么说,其他人还有什么二话的,这里来的不是比郑夫人品阶低的,就是一些要好的商贾夫人,再就是平级的,自然纷纷附和。

    只有那个一开始说田敏颜礼物的,讪讪的,很是不愉。

    正笑着说话,丫鬟又来报道表少爷来给夫人请安了。

    因是外男,这里的小姐便被请到了一旁的屏风后,田敏颜也在其中,没一会,就听到熟悉的嗓音响起,她一怔,才想起,这楼少卿是郑夫人的娘家外甥啊。

    “婷婷,你表哥可真俊。”

    “是呢,他的手可真好看。”

    “婷婷,你表哥还没娶亲吧?”

    田敏颜嘴角有些抽搐,虽然是隔着道屏风,可这女子就这么议论一个外男,也忒胆大了吧。

    郑婷婷听着这些人对表哥的爱慕,便有些得意,说道:“当然没,我少卿哥哥可是万千少女心中的如意郎君呢,一般女子可配不上。”说着,她还看了田敏颜一眼。

    这一眼,让田敏颜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脸上神色却一点没变,眼观鼻鼻观心的。

    很快的,就有丫鬟婆子来撤了屏风,田敏颜便知楼少卿已经离去,而郑婷婷则飞扑向郑夫人,问着表哥送了什么礼物。

    郑夫人自然又是一番嗔怪,却也依了她把礼物给她打开,田敏颜一看,乐了,这还是当初她给设计的手镯,这楼少卿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怎的。

    “是珍宝斋的首饰,这手镯可真漂亮,楼公子可真是有心。”有识货的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郑婷婷听了更是欢喜得意,立即就戴在了手上炫耀,还问田敏颜好看不,田敏颜心里暗笑,自然说是好看的,看到她更得意的样子,心道,这才是真正被娇宠着长大的小姐。

    耳里听着众人的夸奖,从设计到用料,说的天上有地下无的,田敏颜心里痒痒的,恨不得马上就开个首饰铺子,赚女人钱。

    说了一会子话,田敏颜也不耐烦听这些女人说是非八卦,便寻了个还没给知府大人问安的由头给退了出去。

    跟着领路的丫头一路前去郑大人的书房,在书房外头,便遇着了楼少卿。

    “田姑娘。”楼少卿很是高兴,说道:“才儿在姨母院子里见着田夫人,就知道田姑娘来了,可真是巧,田姑娘不在正院说话,怎么来这边了?”

    “我来给郑大人请安,也是巧,遇着楼公子了。”田敏颜淡淡的笑着道。

    “田姑娘在州府正好,关于玻璃作坊开业的事我还想和姑娘商讨,你看何时得空?”

    田敏颜的笑容敛了敛,说道:“当初两家说合作的时候,我就说楼公子全权拿主意,除了两家各出一个管事一个帐房,其余均由楼公子作主,楼公子莫非忘了?”

    当初就说好,她只出研制玻璃的方法还有销售策略路子,至于开业人手什么的,则全部交给楼少卿,只等一季度对账一次。

    楼少卿一愣,目光闪了闪,她是真的交给自己?

    田敏颜似是看出他心中所想一般,说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契约已签,我相信楼公子也不会骗我这小丫头的不是?”

    “田姑娘说笑了,我只以为姑娘说说而已,没想着姑娘真打算当个甩手掌柜。”楼少卿呵的一笑。

    “楼公子也知道,我手头上生意也慢慢的多起来,难免有顾及不到的地方,我相信楼公子必有过人之处,会将这盘生意打理得一等一的好!”田敏颜浅笑着道:“当务之下,楼公子还是网罗工匠好手吧,这玻璃,要做起来,其实也不算容易。”

    楼少卿听了露出一个苦笑,心道,这可真是吃力不讨好的,自家得的股份少不说,还得出大力,却还要甘之如饴。

    “哦!我忘了说,我那七分股中,有两分是贤王爷的,楼公子,你懂?”田敏颜似是突然才想起一样,微歪着头说了一句。

    楼少卿一愣,随即一喜,笑道:“田姑娘放心,这玻璃作坊,我定然做到一顶一的好。”

    田敏颜笑了:“我相信楼公子的能力。”说着便走了。

    有这么个代理ceo,她就只出脑子然后坐等收银子,又怎会再去费心力做其它事?傻了呢。而此时说出有两分股给贤王,谅他楼少卿也不敢玩花样。

    而楼少卿则是沉浸在喜悦当中,贤王有两分股,他对这门生意更有信心了,试问,有技术,有销路,还有后台,还怕银子不滚滚而来?

    “走,回去别院。”他得要想想,怎么尽快将这玻璃作坊开起来。

    田敏颜见过郑大人后,也没多作逗留,在郑家吃过午饭后,再听了会戏,便说家中有事告辞回了。

    从郑家回来,田敏颜就敏锐的察觉到黄文茹的态度突然变了,田敏颜觉得很奇怪,奇怪的同时还觉得忒么别扭,因为黄文茹竟然对她强挤出笑脸,当然,那是比哭还难看的。

    田敏颜问了高氏,听她简单的说了,摇了摇头,说道:“她们倒是打的如意算盘,就这么肯定我一定会顺着她们的路子走?”

    “就是说呢。不说这个罢,郑家可好玩儿?”高氏笑着问。

    “大舅娘,哪有啥好玩的,都是情面上的礼节,又不是特别熟络亲厚的,只做到不落人话柄就成了。”田敏颜呵呵的一笑。

    她说的也是事实,田家到底只是寒门小户,后台再重,也只是个种田的,来了州府,既认得知府大人,不去拜访也说不过,所以该到的礼节还是会到。

    只是,她旁敲侧击问了郑大人田怀德前来州府所谓何事,都没问出个所以然,只听得他说田大人是路过顺便拜访,并隐隐透露出,田怀德和人合股做了个啥生意,挣了些银子。

    田敏颜听到这,心里是极其不安的,是做什么生意,这么快就赚了这么多的银子?不是她看轻田怀德,就他那样的德行,这一下子能赚了这么多银子?可别被人当了枪使,当了冤大头做个挡箭牌连累家人才好。

    连累?

    田敏颜站了起来,眉心蹙起,不成,她得要好好打听一番才行,别给弄出了泼天大祸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