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灯会相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敏颜一直将温柔留到午饭后,等到徐元林前来接人,这才放了回去,临走了,还不忘让田敏颜上她家去作耍,两人再好好的说话儿。

    回到后院,罗氏感概不已,说道:“这徐家公子要是一直这般护着疼着,温柔小姐这一生都无虑了。”她又看了看田敏颜,有些哀怨地道:“也不知将来我家颜儿,有没有这样的福气。”

    田敏颜正喝茶,闻言,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呛得脸都红了,嗔道:“娘!您又来了,谁家的母亲像您这般,恨不得马上就将女儿嫁出去的,我可不依,不到十六岁我不嫁!”

    高氏见她露出小女儿娇态就爱的不行,拉过来好一阵疼,笑说道:“你娘是紧张呢。你也足十二岁了,这虚岁也说十三四了,这寻得来先订下也是中的,不怪她紧张。”

    “舅娘!您也跟娘一样笑我。”田敏颜嘟起嘴,说道:“我才不想那么快嫁呢,这做人家媳妇儿哪有当闺女的自在啊。”

    “话是这样说没错,当闺女自然是最自在不过的,可这闺女留久了也留成仇了。”陆氏一边绣着帕子,一边笑着插嘴。

    罗氏一直在笑,见田敏颜真要恼了,忙的道:“好了,都别说她了,也不知哪学的,这气性是越发大了,一点都说不得。”

    “哪有的事,我们囡囡最懂事乖巧不过。”高氏呵呵地笑道。

    “舅娘,舅娘,我给您当女儿吧,娘她是嫌弃我了呐。”田敏颜立即顺杆子爬。

    “哎哟,这敢情好,赶明儿就跟我家去。”高氏一听,笑得皱纹都折了起来,搂着田敏颜就不肯放。

    “哎。”

    罗氏见着田敏颜那得意洋洋的样子,哭笑不得,是又好气又好笑。

    “三弟妹在屋里吗?”几娘们说着话,外头就响起了田怀芳的声音。

    几人对视一眼,罗氏的笑脸敛了敛,淡淡的,应道:“在呢,进吧。”

    田怀芳便进来,见她们都在做针黹,便拿起一旁做好的赞了又赞,也不知葫芦里卖什么药?

    田敏颜第一个忍不住了,便问了出来。

    田怀芳呵呵的笑,说是听说晚上州府有那啥彩灯会的,要不要一道出去看看呢。

    原是如此,田敏颜也听谢城忠说过,这彩灯会其实也是商会搞的促销活动,各家商家都提供五彩宫灯,也出相对的考题,要答好了就能得彩头。

    “娘,反正也是来玩的,要不咱们一道出去看看?”田敏颜其实没多大的兴趣,但舅娘和罗氏她们都很少见到这样的活动,一起去见识见识也不错。

    “这,不都是些姑娘公子们玩的么?”罗氏有些迟疑。

    “哪哟,我可问清楚了,这彩灯会每年都举行一次,很是热闹的,夫人姑娘们都会去的。难得的机会呢。”田怀芳眼睛亮亮的道。

    田敏颜看她一眼,敛下眼皮,这么热衷还不止一个吧,还有姑娘才子看对眼的妙事呢!

    “既都来了,咱也去见识见识,这乡下人,还没见过这样的。”高氏第一个拍板。

    “我就不去了吧,那时人肯定挤。”陆氏笑着摸着自己的肚子:“我就在家看着孩子好了。”

    田敏颜边有些迟疑,挤是一定的,陆氏怀着孩子,要是没事就好,这有事,可就乐极生悲了。

    “那我也不去了,在家里陪你。”罗氏立即说道。

    “别,三姐你去吧,两孩子我还管的过来,丫丫也好带,这睡了就成。”陆氏连忙说道。

    “那。。。”罗氏很不好意思:“这留你自己在家里可怎么好。”

    “没的事,赶明儿咱们再出去外头逛逛这州府便是,而且我晚上觉头也长,正好歇着。”陆氏笑了笑,丝毫不介意。

    “成,我给小舅娘你带个最漂亮的宫灯回来。”田敏颜笑眯眯的道。

    商定好,田敏颜便去安排出行的事,毕竟这都是女眷,虽不是什么世家大户,但女人家的名声可是很重要的,安排好些也少一分丑。

    酉时末,天已经全黑了下来,田敏颜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去,为怕不会路,田敏颜还特意调来谢城忠,再叫上守州府宅子的老李头的儿子李大,还有小舅罗耀祖,护着一行人向热闹的城中心而去。

    已是五月中进入初夏的天气,轻风微拂,街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田敏颜家的酒楼也在热闹点,将马车停在酒楼停放车马的地方,顺便看了看自家生意,人满为患。

    梁大荣是早就知道自家东家要出来的,便请田敏颜也为第一楼出一道极难的题,也应应景。

    彩灯会上,也就是一些猜灯谜对对子对联作诗什么的,田敏颜想了想,抿嘴一笑,连写了七个长字,让梁大荣贴出去,说有人对出了,就送那最漂亮的一盏宫灯。

    梁大荣光看着七个长字,想破头也想不出这什么一字联,就七个长字,怎么对啊?

    不过他也没多问,主子的话就是正确的。结果这一字联一出现,就引起了众人的兴趣,都在挠头冥想,一时间,聚在第一楼的人就更多了,其实不乏许多自诩才子大家的人。

    田敏颜也不知自己这一瓢盗行为,导致第一楼的那个宫灯最终都没成功送出去,而这一字联也成了绝对,在州府第一楼大门悬挂了许多年,被众多学者才子津津乐道,最后才被人对出。

    因为是一年一度的彩灯会,州府在这晚也会延迟宵禁时间,故而,大街小巷上,还有很多小贩在叫卖走动,而各家出的题目也都大同小异,人们却乐此不疲。

    田敏颜跟在罗氏她们身边慢慢的走,临出发前,她已经事先说好,外边一定很多人,要是不小心走散了,也别傻呼呼的乱转找人,而是前去第一楼或者回田宅里等。

    街上热闹非凡,小五和罗小涛几个半大的孩子十分闹,买冰糖葫芦,买糖人儿,买孙猴子,而女孩儿如黄文茹姐妹,还有田怀兰的小闺女银宝,则倾向那些小首饰玩意。

    高氏和罗氏她们则是心不在焉的,既要看着孩子们,又看看那些悬挂出来的漂亮宫灯,最是忙碌不过。

    田敏颜看着便一笑,这么多人里头,好像自己最自在了,便也看看宫灯,忽而,她眼中闪过一丝疑虑。

    那人的身影怎么看着这么熟?是杨官吗?

    可齐十七回京都了呀,这是回来了吗?

    田敏颜再仔细看过去,却已经不见了人影,而前边罗氏在催促,只好跟着向前走去。

    她不知道的是,此时一条暗巷里正发生激烈的暗杀,刀光剑影之下,血溅到了斑驳的墙壁上,一个全身黑的男人倒在地上。

    “是冷血,竟出动到江湖第一杀手,好家伙。”一个英挺的男人拉下那蒙着面的杀手的面纱,冷笑道。

    “别忙了,先去寻主子。”另一个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的黑衣人皱眉说道。

    两人倏地一闪,很快就没了身影,巷子里顷刻间恢复平静,只剩下那瞪大着眼死不瞑目的杀手。

    田敏颜跟在罗氏她们身后,看到黄文茹投过来的得意洋洋的眼神,啧的一声摇了摇头,不就对了个对子得了个宫灯么?就值得这么炫耀?

    她百无聊赖地看着前边那熙攘的人群,忽然后背一凉,没等她反应过来,嘴就被捂上了,不由大惊,下意识就曲起手肘往后撞去。

    身后那人似也没料到她有此动作,嗯的一声闷哼,在她耳边飞快地说了一声:“是我。”

    听得那熟悉的嗓音,田敏颜惊讶万分,想要回头,可身后那人却是搭上了她的肩膀,沉声道:“别说话,先离开这里再说。”

    他眼里扫了一眼在人群中搜寻的人,眸光一利,嘴角冷冷地勾起,后背的疼痛麻痹让他快要撑不住了。

    田敏颜没说话,任由他揽着肩膀低着头离开,只是不知怎的,她感觉到他似乎将身子的重量全压在了她的身上,沉的很。

    两人看似缓慢,实则快速地退离人群,走了不远便拐进一条巷,而身后,传来纷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田敏颜看一眼身边的人,皱眉叫:“十七爷,您。。。”

    齐十七眼前一片迷蒙,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血腥让他残存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些,拐进巷子,却是一条死路,不由暗恨。

    看了一眼身边身姿高挑的女孩儿,他抿了一下唇,突然将她发上的簪子拔掉,弄散了头发,把她推到墙上,欺身压过去的同时快速说道:“配合我。”

    田敏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紧紧搂着,衣裳被他一扯,露出半个肩膀,不由大惊,而此时一阵脚步声靠近。

    他们的位置十分幽暗,齐十七吻向她的唇,小声地道:“叫。”

    叫,叫什么?

    田敏颜脑袋成了一团浆糊,听得脚步声夹杂着说快追的人声近了,腰间突然被一掐,不由一酸,便嗯的一声。

    “再大声点。”

    田敏颜脑袋嗡的一声,这是。。。

    脚步声近,她懂了,快速避开齐十七的唇,将他反压在墙上,遮住他大半的身子,将他的头压在自己的脖颈上,大声叫道:“别,别这样。。。爷,嗯。。。”

    脚步声一顿,齐十七身子一僵,搂着她的双手不由紧了起来,该死的,她打哪学的这些。

    感受到身后不远传来的寒气,田敏颜的身子也僵了,头微微的向后仰,手却死死地抱着齐十七的头往自己的脖颈上压,声音更**了:“啊。。。爷。。。别。。。”不仅如此,她的腿更是微微的抬起勾着了齐十七的腿。

    田敏颜虽然十二岁,可身高却是随了罗氏,很是高挑,跟个成年的十五六岁的女子差不多,他们所处的位置幽暗,在身后的人看来,整一两个人在这里幽会。

    田敏颜卖力地叫了几声,身后的人愈发确定这是对野鸳鸯,脚步声又沿着来路退去。

    齐十七松了一口气,抱着田敏颜的手也随之松了,可脑中的眩晕却让他提不起力气来,尤其是怀中的人传来的淡淡的处,子幽香,更让他有些茫然昏沉,努力的撑了撑眼皮,他想要站直身子,却是头一沉,昏了过去。

    意识失去之前,他就只想到一句,她是打哪学的破招?

    田敏颜丝毫没察觉齐十七的异状,仔细的听了听,身后的人已经走了,便推了推他:“王爷,人已经走了。”

    没反应,她又推了推,还是没反应。

    她一怔,伸手反抱住他,手移到他蝴蝶骨下的位置,却是感觉到一阵濡湿,不由愣住了。

    颤抖着将手举到跟前,在淡淡的月光下一看,再伸到鼻尖下嗅了嗅,田敏颜差点没尖叫出声。

    血,是血。

    田敏颜大急,推了推齐十七:“王爷,王爷醒醒。”

    她推开齐十七,尽管位置幽暗,可在微弱的月光下,他的脸色十分苍白,人已然昏迷。

    怎么办?

    田敏颜使劲扶着他,想了想,先将他安置在地上,想了想还不放心,又脱下自己的一件大衣裳,将他整个人都罩着,自己则快步沿着巷子来路跑出去。

    田敏颜没知道的是,她的一举一动全落在站在高处屋顶上的两个男人眼里。

    “不下去?”黑衣人皱眉,主子受了伤,迟了怕不好。

    “再等等。”另一个男人沉着声音说道。

    田敏颜很快就回来,拿开齐十七身上的衣裳,搭在自己手上,再蹲下身子,将齐十七背在身上。可是齐十七太重了,她才背起走了两步,就因体力不支而往前一扑,可她落在地的时候却下意识地张开双手,挡着身后的人坠地,有她这肉身一挡,齐十七直接倒在她的背上,倒没直接甩在地上,直砸得她哼了哼。

    屋顶上站着的人点了点头,这才足尖一点,落在田敏颜的跟前。

    完了!

    田敏颜看着跟前的黑影,心里暗叫不妙,也不知齐十七惹啥刺客了,这回两人都地交代在这了,她抬起头来,看见熟悉的脸容,却是一喜:“杨大人!”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