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微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敏颜焦躁地站在陌生的院子里,无暇顾及周遭的景色,满心满脑的被屋内的人给缠着了脑子。

    不会有事吧,流这么多的血,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脚都站麻了,那道门才吱呀地打开,杨官从里边走了出来,见到田敏颜,明显一愣。

    “你怎么还在这?”

    田敏颜快步上前,踮起脚尖向里头张望,亟亟地问:“杨大人,王爷没事吧?”

    杨官心里微暖,嗯了一声,说道:“是剑伤,淬了毒,幸好王爷随身携带了解百毒的药,已经包扎好了。”

    田敏颜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拍了拍心口,道:“可吓死我了。”

    “放心,王爷不会轻易有事。”杨官的唇角冷冽地勾起,看到她发鬓微乱的,皱眉道:“你怎么还没回去,你家人没找?”

    田敏颜听了一愣,随即惊叫一声,完蛋了,她突然不见了,罗氏他们怕真是急疯了,她忙的向院子外跑去,跑了两步又停下回来说道:“等王爷醒了,你再托人与我说一声,我就住在八福胡同那,或是到第一楼跟掌柜说一声也成的。”

    杨官点了点头,想了想,道:“这么晚你一个女子不好在外头行走,我让人送你。”说着他吹了一个口哨,从暗处走出一个脸若冰霜,一身玄色劲装的女子来。

    “送田姑娘回去,要亲自送到田家。”杨官冷淡地吩咐。

    “是,大人。”

    田敏颜也不推辞,说了声谢,就脚步匆匆的走了。

    回到田家,罗氏她们果然急疯了,人人都红着眼睛抹眼泪,哭的眼睛都肿了。

    见到田敏颜归来,罗氏第一个哭着扑上来,一边捶打她:“你是打哪去了,是想娘急死不成?啊?”

    “你这孩子,是到哪去了?咋这么久才回来?”高氏也红着眼睛上扑前问。

    田敏颜心里有愧,有些讪讪地道:“我只是走着走着就和你们散了,看花灯忘了时间,也不大会路,这才迟了回。”

    “怕是颜妹妹被外头的人事给迷花了眼了,乐不思蜀了吧?”黄文茹怪异地上下看了田敏颜一眼,意有所指。

    田敏颜眼睛一厉,今晚的事太刺激她弱小的心灵,正想要说话,田怀芳却先一步斥责了。

    “文茹,怎么说话的,说关心的话也不会?”田怀芳瞪了女儿一眼,又对田敏颜赔笑道:“颜丫头你别见怪,她也是急的呢。”

    “是啊,姐姐知道你不见了的时候,可紧张了,颜妹妹,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黄文媛也讨好地说了一句。

    田敏颜可不相信她们会这么好心,不咸不淡地道:“那可真是我的不是了。”

    罗氏对田怀芳那几母女很是不悦,女儿不见了,她们巴不得永远回不来,这时回来了又给话听,便冷道:“大姑奶奶,今晚也叨着你们了,颜儿也回来了,你们且去歇着吧。”

    “那,你们也早些歇着啊。”田怀芳知道罗氏不喜,便讪讪的点头,拉着两女儿就回了院子。

    等她们一走,罗氏看着田敏颜那有些凌乱的衣裳,还有那妆容,颤着声问:“囡囡,你和娘老实说,你没啥事儿吧?啊?在外头,没,没被欺负吧?”

    察觉到女儿不见了的时候,她吓得差点没昏过去,田敏颜再厉害,也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啊,这大晚上的,要是出了个啥好歹,可让她怎么活?

    好在高氏她们心思清,也没一下子乱起来,因为田敏颜说好要是走散了就先回家或者第一楼等,所以她们也没分散去找,而是立即赶回家了。也差谢城忠去第一楼看看田敏颜是不是在那边,可消息传来,田敏颜不在,也没回家,这下是真慌了。

    这等了近两个时辰,田敏颜都不见回来,罗氏眼睛都哭肿了,嚷着要出去找,田敏颜却又回来了,这才松一口气。

    可如今仔细端详闺女,见她妆容散乱,心就提了起来了,就怕田敏颜被欺负了去。

    田敏颜也明白她们的心思,心里暖洋洋的,笑道:“没呢,娘,是路上黑,我没注意看,就给摔了一跤,我好着呢。”

    “真的吗?”罗氏露出孤疑的眼神。

    “颜儿,可不许瞒着咱们。”高氏也拉过她说道。

    “真的,我没骗呢,不信你们看看。”田敏颜转了个圈,走了几步,还跳了跳,表示自己完好无缺,罗氏她们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当然,真正的事实田敏颜也不好和她们细说,只说了几句就糊过去,怕她们继续唠叨,便说在外头久了,头有些昏,怕是着凉了。

    而身体也很给力的给了反应,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唬得罗氏她们忙的簇拥着她回院子里去睡。

    洗了个澡,田敏颜才发现自己的两个膝头和手肘都被擦破了皮,露出血痕,疼得很,应该是摔下来的时候磕着的。

    田敏颜也没瞒着,反正自己也说摔了一跤,大方地讨来伤药涂了,罗氏她们见了这才真的信了,掉了几滴泪倒没再问。

    夜深人静,田敏颜躺在床上,阖着眼,回想起今晚的事,突然,戏剧,狗血,就好像一出预谋的戏一样。

    齐十七竟然会遭刺杀,是谁呢?看来身居高位也不安全啊。

    她又想起两人在暗巷的事,齐十七的气息笼罩着她,吻上她唇的那幕,心怦怦的跳得飞快,脸火辣辣的。

    田敏颜腾地从床上翻身坐起,拍了拍脸颊,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想什么呢,那是演戏。

    她抚上自己的唇瓣,伸出舌尖舔了舔,那人的唇,她咽了咽唾沫,手压上心口。

    这感觉好奇怪,不过是一吻,还是演戏而吻,不会就是那回事吧?

    “囡囡,还不睡呢?”罗氏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哎,睡了。”田敏颜应了一声,吹了灯,躺在床上静静地吸气吐气,阖上眼睛。

    不管这感觉如何怪异,齐十七,不是她一个小小农家女能肖想的,她要的,只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的夫君,齐十七是王爷,不可能只有一个妻,不可能!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