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闹别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敏颜本说好陪着高氏她们到州府各处游玩,这安排妥当,临出门了,就又被事儿给拖住了身,也不是别的事,而是齐十七派人来接她去别院。

    旁的事或许可以推了,可齐十七是谁啊,跟她顶头**oss没两样的,田敏颜可不敢说不,只得安排这边宅子的管家娘子陪着高氏她们出门儿。

    昨夜天黑不晓得,现在坐在马车看着外头的景色才知道齐十七的别院在郊外,就是坐马车也得近一个时辰。

    来到别院,被侍女引到齐十七的院子,又见到了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福全,她微笑着福礼,福全嗯了一声,看似比以前少了几分不屑,说道:“进去吧,王爷在等着,别惹王爷大笑,免得裂了伤处。”

    田敏颜对福全的平和感到有些怪异,看他一眼,见他有些别扭的看向他处,挑了挑眉,倒没深想,坦然地进了屋子。

    一进屋,第一感觉就是闷,窗户关得严紧,屋内布置华贵非常,摆在博古架上的窑瓶,那绣着祥云麒麟的偌大屏风,紫檀桌椅柜子,无一不是好东西。

    齐十七正歪在榻上,许是失血过多,脸色依旧有些苍白,只那双唇是红的,整个人比平时显得邪魅几分。

    田敏颜走过去,屈膝行礼:“王爷吉祥。”

    “起吧。”齐十七懒懒地掀起眼皮,看着她眼底下的一片青黑,皱了皱眉,往一旁榻面努了努嘴:“坐着说话。”

    “我站着就成。”田敏颜看了一眼他身侧不远的位置,笑着道。

    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已经于礼不合,再坐一块就更引人遐想了,虽然过去她和齐十七也不是没处过,可到底是年龄大了,还是避忌些好。

    “让你坐就坐,哪来这么多话?”齐十七瞪了她一眼,大声道,却不料牵扯到后背的伤口,不由嘶的一声。

    田敏颜忙上前,问:“可是伤口裂了?”

    齐十七摆了摆手,让她坐下,田敏颜迟疑了一会,只好坐了下来。

    这一坐下,两人都靠得比较近,彼此熟悉的气息向对方席卷而去,当眼神接触的时候,两人均想到了昨夜的一幕。

    田敏颜年纪不大,一管声音却是软软的,有些糯,昨夜配合着齐十七演戏,那叫声让齐十七都酥了几分,耳际不由有些泛红,身体更有些热。

    田敏颜同样感觉到**,扇了扇脸颊,呵呵的干笑道:“这还没到流火七月,就这么热了呢,我去开点窗。”说着,也不等齐十七开口,站起来就走到窗口推开窗子,吁了一口气。

    平复怦怦乱跳的心时,她再不敢坐榻上,而是借在桌边倒茶水的时候顺势坐在了椅子边上。

    齐十七见她侧着身子坐着,身段还没完全长开,却长高了不少,娇躯也较初见的时候丰盈了些儿,少了孩童的模样儿,倒有几分少女的体态,恬静内敛,机敏聪慧。

    这丫头要长大了啊,齐十七心里突然冒了一句,有些欣喜,却发现有些不对,便咳了一声,故作沉着脸地道:“听说昨夜你将本王摔在地上了。”

    田敏颜正喝着茶,闻言被呛了一下,咳嗽起来,茶水顺着嘴角下来,她有些羞恼地拿出帕子擦拭。

    “王爷,我没摔你,是我不小心扑倒了。”她义正言辞的道,话说出口,她又觉得奇怪,他是怎么知道的?

    “摔了就是摔了,还狡辩。”齐十七很是鄙夷地瞪她一眼,又似漫不经心地问:“既是摔了,为何甘当本王的肉垫?”

    肉垫?田敏颜一愣,随即摸了摸自己的手肘,似无所谓又似天经地义地道:“您不是受伤了吗,接着你也是应当的。”

    齐十七眸光一闪,对这个回答有些不满,有些恼怒,却也没漏掉她摸手肘的动作,淡声问:“受伤了?”

    “啊?”田敏颜看向他,这话题的跳跃也太大了吧,见他沉下脸,想了想呲牙一笑道:“没事,就破了点皮。”

    齐十七皱起双眉,往榻上的柜子努了努嘴:“里边有伤药。”

    “不用了,我上过药。”田敏颜摇了摇头。

    “我叫你用你就用。”齐十沉声道,不识好歹的死丫头,她那些药哪比得上大内的玉肌膏,见效快还不留疤,小小一瓶就上千两,她倒是不稀罕了。

    田敏颜心里有些奇怪,人都说皇家的人高深莫测,果然如此,她就不懂这人三时变的性子。

    看在他还有伤在身的份上,她也不计较,只绕过他去打开榻上的柜子,里头放着一排的小巧瓶子,很是漂亮精巧。

    “白玉瓶那个。”

    田敏颜取了出来,触手生凉,这可是真的玉瓶子呢,太奢侈了,用白玉来装药膏。

    她扭开盖子,一阵清新的花香扑鼻而来,里面是装着透明的膏状,这就是那玉肌膏?

    “过来,我帮你上。”齐十七伸出手。

    田敏颜一惊,说道:“不用了,我回去自个上。”

    齐十七也不说话,桃花眼一眯,阴森森的,让人不寒而栗,田敏颜怔怔地将瓶子递过去,气势太强大了!

    齐十七哼了一声,扯过她坐在榻上,抓住她的衣袖就要往上撸。

    “王爷!”田敏颜回过神来,压着他的手,有些慌乱和羞红地惊叫。

    齐十七不解地看着她,恼怒道:“作什么?还不放手。”

    “王爷,男女授受不亲。”田敏颜站了起来,她还差点被这气势给压过去了,没想到这时代女子的闺誉何其重要。

    齐十七眉紧皱,额上的蚊差点就能夹死苍蝇,想起昨夜的事,忽然邪魅一笑:“是么?可昨晚,我们已经很亲热了呢,我还记得,你的腿都勾上我的腿了。你这里,本王都尝过了呢。”他伸出手指摩挲着她的唇。

    田敏颜听他提起昨夜,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脸红得像只虾子,听到最后,他用尝,她怒了,也恼了,气得浑身都抖起来,鼻子一酸,眼睛酸涩疼痛,眼泪就这么不争气地滚落下来。

    齐十七也就是逗逗她,却不堤防她突然掉起金豆子来,怔怔的,耳边传来她冷漠的声音,冰泠泠的再没有往日的温度。

    “王爷就是这么羞辱民女的?”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