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暗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敏颜抬起头看着他,眼中带着倔强和屈辱,讥笑道:“莫不是王爷本就是拿民女消遣来着?”

    她是真的怒,尝,这字眼可真是羞辱得紧,她不是楼子里的妓,女,他这话,是把她当什么了?

    明明是他让自己配合,她也是救人心切才会配着演这么一场戏,若知道后果只会得来这样的羞辱,她还会做么?答案是不。

    她是穷,可她也有风骨,骨气不能当饭吃,但不代表她就接受这样的羞辱。若是传出去,外道人怎么看她?她这辈子还要嫁人不嫁?

    齐十七有些慌乱,动了动唇,说道:“我是逗你玩的。”

    “逗我玩?”田敏颜讥笑出声,说道:“王爷,什么事都可以拿来玩拿来说笑,唯一样,女子的闺誉比命还重,您这是想置民女于死地?”

    虽然她不会将贞操看得比命还大,也不认为碰碰手指拉过小手亲个嘴就代表不洁,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她可以不在乎,却不代表她就愿意被人说臭名声。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何必自找麻烦。

    而齐十七这话,是真正让她感到羞辱的,明明是自己救了他,他偏偏说这样的浑话,他就这么看低自己?

    田敏颜越想越气,也越委屈,眼泪跟不要钱似的掉下来,吧嗒吧嗒的。

    “王爷既然没事,民女先告辞了。”田敏颜倔强地擦了一下眼睛,屈膝福了个礼,转身就走。

    “站住。”齐十七立即喝道,这小妮子,气性这么大,他不是说逗她玩了么?还想怎的?

    田敏颜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他,冷笑道:“怎么,王爷还想羞辱民女不成?”

    “过来。”齐十七阴阴地看着她。

    田敏颜抿着嘴儿,硬是不动一下身子,倔强地和他的双眼对视。

    两人对视一会,齐十七叹了一口气,说道:“是本王不对,不该拿这事来消遣你,成了吧?”

    田敏颜心想,这还差不多,可她脸上却半点不露,强硬地道:“王爷该知道,昨夜那样的情况是不得而为之,更何况,是王爷,是王爷你。。。”

    她咬着唇瓣,羞得说不出话来,那嫣红的脸颊倒让齐十七笑了。

    田敏颜很恼怒:“你笑什么?”

    齐十七咳了一声,说道:“你恼什么,是本王欠你一次。你说,你想要什么补偿?”

    田敏颜一愣,片刻道:“我不知道昨夜刺杀王爷的是什么人,也不想知道,我配合王爷,是出于情义,并没想任何好处。王爷要这么说,那真是大大的羞辱民女了。”

    齐十七挑高了眉,定定地看她一会,道:“也罢,这事不再提。谁给本王带来过什么,本王都一一记在心里。”

    田敏颜低下头,把玩着自己的袖子,齐十七目光触及那玉肌膏,说道:“挽起袖子来,说什么授受不亲,你也学那世俗的?仔细留疤了,有你后悔的。”

    田敏颜看一眼他手上的玉肌膏,想了想,微红着脸挽起袖子,微微的侧身,露出两条白皙的手臂,手肘处那擦破了一片皮。

    齐十七看着那明显的血痕,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让他吃这么一个大亏,邱家,简直找死。

    他用手指挑起一些药膏,轻轻地抹在她的擦损处,感觉到她缩了缩手和吸气的声音,皱眉问:“很疼?”

    “不怎么疼,就是很凉。”田敏颜说的也是实话,这么点伤,她还真不放在眼里,前辈子她断过手,那才真叫疼呢,这些擦伤算什么?

    “谁让你背我了,你这么个小人儿,能背得动?不自量力。”齐十七一边仔细地抹着药膏,一边冷哼!

    丫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田敏颜气不过,恨恨的转过头,恰好看见他认真抹药的样子,眉蹙着,很是专注认真,也有些小心翼翼,像是对待一件珍宝似的。

    田敏颜愣了愣,心突然慌乱地跳动起来,她忙转过头。

    “不好好的看着棉花地,怎么来州府了?”齐十七示意她伸出另一条手臂,一边问。

    “棉花已经长稳了,有夏大人看着,我就想着趁着得空带我娘她们来走走。而且,这边产业也要看看,还有那织布坊也要开起来。对了,我和楼家合作做那玻璃生意,其中有两分股,是王爷您的。”田敏颜小心地看着他,说道:“王爷也不用做什么,只要挂个名站在后头就成,您看呢?”

    齐十七收回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故作不悦地道:“先斩后奏,你倒是越学越精了啊!”

    田敏颜呵呵讪笑,说道:“王爷,恰好楼家弄来做琉璃的方子,当初我也说好想和王爷您做这玻璃的,现在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嘛。”

    “好一个得来全不费工夫,七三分成,楼少卿也愿意,你当他是傻的,他图的是什么,你不知道?”齐十七随意地将那玉肌膏扔她怀里,冷笑道。

    田敏颜惊讶地看着他:“王爷知道?”

    “你弄那么大的动静,我能不知道?”齐十七鄙夷地看她一眼,说道:“你也够狮子开大口,敢要七三分。”

    田敏颜一笑,道:“楼少卿想图什么我自然知道,这么赚钱的生意偏来找我分一半出来,无非就是看在王爷您的脸上,想要搭上您这条线。既是我站在上风,那多要两分,也是应当,况且这两分股是孝敬王爷您的。王爷,您看?”

    “本王的名号,你是越用越得心应手了啊!”齐十七的眼一眯,阴测测地道。

    田敏颜讪讪,小心地觑了一眼他的脸色,说道:“绝没有做其它坏事,我只是拉王爷参股,王爷啥都不用做,只等分红。”

    齐十七哼了一声,说道:“这次就罢了,功过相抵,丫头,我跟你说过的,莫越了底线。”

    “我自然是记得的。”田敏颜一凛,挺直脊梁:“也绝不会给王爷抹黑。”

    齐十七看着她,伸出手想要摸她的头,到半路又伸了回来,意味深长地道:“你是聪慧的,本王希望你能看得更远,也走得更远。”

    田敏颜微愣,这是,暗示?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