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再谋新生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敏颜在马车上想了许久都没想明白齐十七的暗示是什么,走得更远?她抿着唇,如果说是发家致富业,那么不用说,她定然会走得更远的,她早就给自己规划了一条路,披荆斩棘,都会勇猛地向前走的。

    只是,她隐隐感到齐十七的意思远不止这个,不过是什么,他也没明说,她也不好问。

    “田姑娘,到了。”赶车的在外头恭敬地道。

    田敏颜甩开脑中的想法,下了马车,就见自家门口处停了一辆华贵非常的马车,这是谁家的?

    还没进门,就见吉祥在门口张望着,见到她的身影,忙的跑上前道:“我的好姑娘,您可回来了,惠安县主等您可久了。”

    田敏颜一愣,惠安县主来了?不是说好让她去那什么赏花会吗?咋这当口来了。

    她快步走向内宅,来到正院,就见一屋子的人,罗氏她们全都在,江氏坐在上首,只是十分局促,手脚无处可放,而惠安县主坐在左下首的位置,黄文媛两姐妹坐在她旁边,引着她说话,只是惠安的脸上有些不耐。

    “县主,您怎么来了?”田敏颜笑着上前,行了个福礼,笑着问。

    见到田敏颜,惠安县主明显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拉着她的手说道:“你这小没良心的,我邀你,你不来,我只好来找你了,偏你又不在家。”

    “是我的不是,出门的时候忘了看黄历,还不知县主娘娘今儿会造访,要不我说什么都不出去了,管他是天塌下来的大事。”田敏颜故作懊恼地道:“如今劳了县主娘娘等这么一遭,真真是我的不是,该打。”说着,手成掌就要往自己的脸打去。

    惠安听了咯咯的笑,忙拉着她的手说道:“还是你这丫头说话有趣儿。”她可真等不耐烦了,这两个说是田敏颜表姐的,跟麻雀似的闹,卯足了劲的巴结,让她好不耐烦,这茶将将喝完,她就想要走了,好在这丫头回了。

    黄文媛两姐妹一听县主这话,就有些讪讪的很不自在,却也不敢露在脸上,她们百般讨好县主都是淡淡的,田敏颜这么一说话,她就笑得眼都弯了。

    人比人,气死人!

    “你们这些姑娘家,去院子里说话吧,这里也忒闷了些,有大人在你们也不自在,我去备点点心。”罗氏见田敏颜和惠安县主相处自在又随意,心里微松口气,笑着建议。

    当下人来报惠安县主来拜访的时候,她可真唬了一跳,虽然更尊贵的王爷她也认得,可毕竟没见过县主,田敏颜也不在,她就是女主人,这招待都不能马虎,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毕恭毕敬的陪着,绞尽脑汁都说不出啥话题,她都憋出冷汗了,好在田敏颜也回来了。

    “那就麻烦田夫人了。”惠安笑着说道,还屈了屈膝盖。

    “不麻烦,不麻烦的。”罗氏连连摆手,有些受宠若惊。

    “走,我们去你屋子里说话去。”惠安拉着田敏颜的手说道。

    “颜妹妹,我们也一道陪着县主说话吧,还可以凑个趣儿。”黄文媛立即看着田敏颜说道。

    田敏颜扫一眼惠安的脸色,见她有些不耐和厌恶,便笑道:“文媛表姐,我与县主娘娘好久没见了,有些悄悄话要说呢,怕是。。。”

    黄文媛的笑脸一僵,尴尬地道:“这样啊,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走,快带我去你闺房,好不容易逮着你这小妮子,可得好好陪我说话。”惠安见黄文媛这么识相,便满意地点了点头,迫不及待地拉着田敏颜走。

    田敏颜有些无奈,却也只好顺从地带着她去自己的闺房。

    “陋屋一所,比不得县主娘娘的琼台玉宇,还望县主见谅了。”田敏颜笑着将惠安县主请进自己住的闺房,打趣一句。

    惠安瞪她一眼,笑着要去掐她的嘴,嗔道:“叫你打趣本县主。”

    田敏颜咯咯地笑着求饶,将她请到榻上坐下,又接过丫头递过来的茶水,亲自奉给了她,自己也握着一杯茶坐下,问:“县主怎么来了?我记着赏花会是明儿吧?”

    “在家里闷的慌,就出来四处走走,想着你家也在这附近,便过来找你说话儿,谁晓得你不在,也是我不知礼数,就这么莽撞跑来,活该等你的。”惠安县主抿了一口茶水,淡声笑道。

    “这不打紧的,我们庄户人家不拘那个礼,县主啥时候来都成。”田敏颜说道:“也是不赶巧,今日本是陪着我娘她们出门的,这突然有事就就给耽搁了。”

    “我是听田夫人说你要忙啥子生意,我是真真佩服你,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头脑的。不像我,吃饱就睡,如我爹爹所说的,跟养猪没两样了,无所事事,好生无趣。”惠安叹道。

    “县主也是说笑了,县主千金贵体,顶顶尖的名门之后,哪需要像我们这般奔波?多少人羡慕着县主呢。”

    “名门千金也有里边的规矩,这约束那约束,个中的苦你是不晓得,比起关在屋子里做女红吟诗作画,我还真羡慕你这样事事忙碌,有个寄托呢。”

    田敏颜低头笑了笑,给她续了茶水,说道:“这也就是各人的缘法。”

    “许是吧。哎,你可别说,你家第一楼如今可真是日进斗金呢,我看都快把北苑给比下去了,如今在第一楼订酒席还得提前预订,看得我都眼热了,恨不得也开个酒楼。”

    “县主的酒楼一开,就没我第一楼的位置了。”田敏颜呵呵地笑。

    “去,你也笑话我。”

    田敏颜抿嘴笑,脑中灵光一闪,试探地问:“县主想要做生意?”

    “也就是说说,你也是知道我的身份,哥哥们也不见得让我在外头抛头露面,家里也有铺子,都由着管事们掌着,没我的事儿。”惠安县主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名门千金的不自由和规矩,真正的大家闺秀,是不会轻易在外头抛头露面的,更别说自降身份做生意了,尤其是惠安这样的尊贵身份,就是家里有铺子有生意,也都是交由管事去理的。

    “我倒是有个想头,凑巧我也有个闺蜜嫁去了徐家,就是那徐知州的长媳,闺名叫温柔的。昨儿她来看我,都说这女人嘛,嫁妆越是丰厚,就越得婆家高看一眼,自己也有底气,就寻思着想拿点银子出来做个小生意,也赚个脂粉钱。”田敏颜看看她,见她仔细听着,便道:“我原本早就想着开个首饰铺子,只是苦于没本钱,她既然有这么个意思,我就想着合个份,县主要有意思,咱仨就合个份子钱,也开一个?”

    “哟,你如今有酒楼,还有个味精,那啥厨厕厂也是你家的,都是赚钱的生意。还有啥来着,对,我听说还捣弄着啥织布坊吧?你到底要做多少生意啊?”惠安县主挑高眉说道:“还真想入商籍不成?”

    “我不会入商籍的,家里还有兄弟要考科举呢,只是攒点吃息。”田敏颜笑着摇头道:“首饰铺子我也不归家里的,您要愿意,咱就当闺蜜生意玩玩。”

    惠安抿着唇,说道:“首饰铺,怕是难些,有大名头的,珍宝斋是出了名的,如今谁都盼着珍宝斋的新花样出来,以戴珍宝斋的首饰为荣呢,州府也有百宝阁啥的,咱们小打小闹的能做得起来?”

    田敏颜噗哧一笑,说道:“那些老店,比人气咱比不过,但比花样,咱未必就比不了。”她想了想,道:“你等等。”

    惠安有些不明所以,看着她跑到一张类似书桌前取了纸张,拿着一支炭笔回到她们坐的桌子跟前。

    但见田敏颜微微阖目,想了想,抿着唇就拿着那支炭笔在雪白的纸张画起来,惠安奇怪地看着,她的画法很新异,是她没见过的,可随着她的动作,纸上画的就清晰起来。

    没一会,田敏颜就将画好的设计图递给她,笑道:“县主是见惯好东西的,给评评,这设计图若打成首饰,当如何?”

    惠安县主接过田敏颜手中的设计图一看,惊得嘴都张大了:“这,这是?”

    从她看着田敏颜取纸笔,到下笔,到收笔,这才多久的时间啊,她就画出一幅手链设计图来,图画简单易明,笔法奇特,却很是栩栩如生,最难得的是那手链花样很新颖,也优雅大方,半点不输那些百年老店。

    “你是怎么想到的?”惠安县主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再看看图,拧着眉道:“这看着有些熟悉。”

    “是像珍宝斋的吧?”田敏颜狡黠一笑,道:“我好像忘了告诉你,之前珍宝斋那几个花样图,都是我画的,你可知道第一张图我卖了多少银子?三两。”

    也就是这三两银子,她拿到人生第一桶金,开展她的事业,田敏颜想起去年的动作,如今一年多过去,她已小有成就。

    “你这脑子到底藏了多少东西啊?”听她说起当初卖花样图的事,惠安好久才从嘴里挤出一句。

    “那县主对这首饰铺子,有兴趣不?咱可有现成的首饰花样设计师,不输别家哟。”田敏颜得意地一笑。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