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未雨绸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敏颜跑回家,齐十七坐在客厅的上位,脸色很不好看,田敏颜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莫不是他们家也受到牵连了?

    “王爷吉祥。”她强自镇定着,双手放在腰间福了个身。

    咯的一声,齐十七重重地将茶杯搁在茶几上,田敏颜眼皮一跳,抿着唇,大气也不敢出。

    “旁的我也不多说,我只问你一句,田怀德涉嫌贩卖私盐那事,你们这房有没参与?”齐十七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就问出口。

    田敏颜心一跳,噗通地跪倒在地,脊梁挺得笔直,直直地看着齐十七说道:“王爷明鉴,民女一家都是良民,给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做触犯大南朝律法的事。我大伯的事,莫说参与,民女一家在此前全然不知情,求王爷明鉴。”说着她重重地把头磕在地板上。

    齐十七看着田敏颜那匍匐在地的身子,没有一丝心虚的发抖,坚定,冷静,心就落回原处。

    听到消息的时候,他虽然知道以田敏颜的聪慧,不会去做这样的事,但也怕她那爱银子的性子,会不知大南朝的律法,壮着胆子去擦边球,真那样的话,以他的权势,保是能保下他们一家子,可也就是保下,旁的,别再肖想。

    因为担忧,所以才会匆匆赶过来。

    “嗑那么重也不怕头破了,起来说话吧。”齐十七淡淡地开口。

    田敏颜苦笑,要是不重重的嗑,哪能表示她的忠诚?额头传来辣辣的痛,田敏颜又把这仇记在田怀德他们头上。

    从地上站起来,她也不敢坐下,只来到齐十七跟前,作出一副谦卑谨慎状,只不时地偷瞄一下他。

    “想问什么就问。”齐十七重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也不看她。

    “王爷,这来传信的人说的也不详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也不晓得?我大伯他,是真的干了这等祸事?”她小心翼翼地问。

    齐十七抿了一口茶,瞟她一眼,说道:“若真是干了,你当如何?为他向本王求情?”

    田敏颜的心莫名一跳,凛声道:“若他们真的明知故犯,那就是自寻死路,理当按律法处置。我只怕田怀德是个傻的,被人当了枪使,莫名其妙的当个挡箭牌,而让真正的幕后黑手逍遥法外,那才是一大祸患,这样的人若能逃过这一关,日后,指不定还会继续做。”

    她这话说的巧妙,从头到尾都没为田怀德开脱一句,可却又藏着他是被人推在前面,栽赃陷害的,真正的黑手是另有他人,无声地喊一声冤。

    不是田敏颜大度善良,对过去种种不计,而是这事非同小可,田怀德要真被定罪,他们这一房定然会被波及牵连,所以,她不得不隐晦地喊一声冤。

    齐十七扫了她一眼,哼了一声,眼睛似是道,你也别说得富丽堂皇的,你话里啥意思,本王晓得。

    田敏颜被他看破心事,讪讪的收回目光,手指绞着。

    “到这时候,你还顾念着旁的人,要不是本王先到一步,本王要见你,怕是要到大牢去了。”齐十七轻哼了一声。

    田敏颜听了刷地抬起头来,脸色微白:“王爷的意思是?”

    “盐课司的人都到县里了,要不是王爷担着,你们就要和田怀德他们团聚了。”福全在一旁轻飘飘地道。

    田敏颜吓得重新跪倒在地上,说道:“王爷明鉴,民女一家以人头作保,绝没有参与这事。”顿了一顿又道:“王爷,我们早在去年就已单独分家另过,对于田怀德他们那房内里的事,是完全不知。”

    “贩卖私盐,抄家灭族也是有的。”福全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

    “王爷。。。”田敏颜不淡定了,急得眼泪都上来了。

    齐十七瞪了福全一眼,目光里很是不赞同,似是在说,吓她做什么。

    福全脖子一缩,又退回齐十七身后,心道分家了又怎样,这别说五服,就是三服都没出呢,要真是贩卖私盐这样的大罪,家族被牵连也没啥出奇的。这三房可是寻了大靠山了,要不就是分了家,都得牢里走一遭。如今齐十七出面,才没这事,还不是齐靠山护着。

    “别动不动就跪着,也不嫌地上凉。”齐十七见她有些惶惶不安的神情,心软了一软,道:“杨官已经查消息,是怎么个事,相信很快就明了,田怀德要是真的不知情,捡回一条命也是能的。”

    田敏颜心里一暖,这人不动声息的就帮自己良多,不由感激地盈盈一拜,道:“多谢王爷。”

    走出客厅,田敏颜就看到老爷子被田怀仁扶着站在外边,焦急地等着消息,脸一沉,阻止老爷子开口,将人都叫回正房里去。

    在正房还没坐下,老爷子就迫不及待地坐下,问道:“颜丫头,你可对王爷说了这事?你大伯他是真冤枉的。”

    “阿公。”田敏颜冷冷地开口,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说道:“阿公知不知道,大伯是闯了多大的祸?差点把我们这所有人卷进去,知道吗?”

    老爷子听了脸色煞白,脚步踉跄了一下,却仍嘴硬的喃喃道:“你大伯他,不不会做这样的事的,不会的。”

    田敏颜气不打一处来,想起福全的话,她就打了个寒颤,而老爷子到这时候,还只念着田怀德,丝毫就没想着其他人,不由恶毒地想,就算是查明了田怀德是被陷害的,她都要他呆在大牢里好好享受。否则,太过轻易就逃过一劫放出来,是不会得到血的教训的,不对,还得要受些苦刑,只要不死不残就成了。

    田怀仁却是抓住了田敏颜的话,急道:“囡囡,你刚刚是啥子意思?咱们都卷进去,这是咋的?”

    田敏颜扫了老爷子一眼,说道:“大伯这事犯的,可是灭族的大罪,盐课司的人都来到县上了,要不是王爷,咱们这里的人就去大牢里一家团聚了。”

    田怀仁和罗氏听了,脸色全然褪尽,就是老爷子,也怔住了。

    “这,咱啥也不知道啊,囡囡。”罗氏颤着声说道:“咱们都分家了呀。”

    “贩卖私盐,就跟叛国一样,重的是要被抄家灭九族的,就是分家了也不顶用。”田敏颜恼怒地道。

    “那,王爷怎么说?”

    “现在只等那边的消息了,娘,你放心,要是大伯是不知情被人栽赃陷害的,咱们还能摘出来。”田敏颜安抚一句。

    “那你大伯他们?”老爷子急忙问。

    “那就看上边怎么判了。”田敏颜没好气地道:“就是被栽赃陷害,大伯利用职权大开方便之门,收受贪墨好处,这罪是断断跑不了的。”

    老爷子一个趔趄,跌坐在椅子上,整个人仿佛被抽离了力气,喃喃地道:“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田敏颜也懒得理他,只看着田怀仁说道:“爹,瑞哥正在考试,得让人去县里守着,莫让这些事扰了他,一切等考完了再说。嗯,州府的生意也好久没去看了,我看就让哥哥去巡视巡视好了,反正也是顺道的。”

    田怀仁一凛,立即明白了田敏颜的意思,这一切未明的情况下,田敏瑞还是别回来的好,就是万一出什么事,他也好歹逃开,田家,也好歹留下一点血脉。

    “让林管家去。”他瞬间就作出决定。

    林管家也见过世面,由他护送田敏瑞,也好放心些。

    “不,让城忠去。”田敏颜摇了摇头,否定田怀仁的安排。

    林管家是见过世面,可若是由他去,田敏瑞定然会知道些什么,会赶着跑回来,现在虽说不上是要逃命的程度,可未雨绸缪,护得一个是一个,谢城忠人机灵也会作,不会让田敏瑞起疑的。

    “让小五也跟着去吧。”罗氏心慌的很,插了一句,声音满是惊慌。

    田敏颜摇了摇头,安慰着说道:“娘,还没到这程度,您放心吧,王爷说过,怎么也会保下咱们一家。”她虽然也想小五跟着逃开,可这样,目标就太大了,她不敢赌。

    作着安排时,她眼角的余光瞄到老爷子身子一颤,漠然地别开眼,别怪她恶毒,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田怀德,就是身首异处这也是自找的。

    田敏颜叫来谢城忠,将情况对他耳语一番,交给他一只私章,那是大唐银号的私章,她这是以防万一。

    “城忠哥,我叫你一声哥,我哥哥就交给你了。要是,要是真的听到不幸的消息,无论如何,你都别让我哥回来,我要你以你娘的名义发誓,护着我哥,护着我田家这点血脉。”田敏颜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一脸的郑重。

    谢城忠一凛,看着田敏颜前所未有的认真严肃,听着她的托付和信任,心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撞了一下,重重地点头:“二姑娘,你放心,我一定护着瑞哥。”

    田敏颜一笑,将他送走,回过头来,见到罗氏搂着小五在呜咽地哭,走过去抱着他们说道:“放心吧,娘,没事的,我们都会没事的。”

    她阖着眼,不断地在重复这句话,这个坎过去了,日后就是康庄大道,一定会没事的。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