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田怀德坐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有齐十七在,田敏颜他们很快就知晓了横河那边田怀德事件的经过,听完首尾,田敏颜直叹一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呀!

    陈氏当初搭上的那个蒋夫人,其实也就是一个商贾,娘家有个远房表兄做着官,而那官巧的是,姓谭,没错,就是当初那个谭知是。

    蒋夫人许给陈氏三分利润,说是合股做的海货生意,人脉铺子什么的他们都不用管,只要田怀德他们在卸货的时候通融着,其实就是避过检查。

    有了这通融,那生意自然是蒸蒸日上,蒋夫人给的利钱也很爽快,陈氏他们尝到了甜头,很快就将那蒋夫人当神一样的拜了。

    田怀德也不是没有过疑问,他也曾检查过那些船货,眼见是真正的瓷器珠宝什么的,便放下了疑心,谁曾想,瓷器里面装的,会是白花花的盐巴?

    就这样过了好几个月,一直相安无事,田怀德也就完全放下心来,安然地享受那三分利钱,却不曾想,会坏在一个女人身上。

    这女人是谁?就是当初被陈氏骗嫁到谭知是家那傻子的陈小娟。

    陈小娟这一生人最恨的,莫过于是陈氏,若不是她骗嫁,自己怎么会被嫁给傻子,日日被那傻子折腾得半死,最终怀上孩子,谭家怕她跑了,就是她去个茅厕,都有婆子跟得死死的。

    陈小娟恨啊,挣扎着生下儿子,却遗传着,也是个傻的,还特别虚弱,她绝望得想死的心都有了,对陈氏的恨,又更深了一份。

    却说这蒋夫人和谭知是早就有了共识,某日蒋夫人上门送银子的时候,恰好被陈小娟见到了,因为生了儿子,谭家对她就放松了些,宅子里可以自由出入,结果就将谭知是和蒋夫人的话给听了去。

    陈小娟终于逮到报仇的机会了,为让谭家的人放松警惕,她作出认命的样子,也疼爱儿子,寻了机会出门上香,其实就是要告发田怀德勾结上司贩卖私盐。

    结果可想而知,那蒋夫人是早就准备了退路的,听到风声立马就遁了,将所有事都推在田怀德身上,就是那盐铺子的名也是田怀德的名,让他是有苦说不出。

    江氏听完田敏颜所说的,气得将一个茶碗砸在了地上,恶毒地骂:“那恶婆娘,扫把星,我就说她是搅屎棍,是要害死我老田家呀,要不是她将个害人精嫁过去,怎会如此?扫把星,害人害物。”

    田敏颜敛下眼皮,心道,当初你收受人家的金银首饰的时候,怎么就不说这话了,将陈氏是当仙人一般拜,又疼又爱的。

    就冲这事,田敏颜再一次看清江氏的嘴脸,与你好的时候,说啥都好,一旦不好,就把你说的天上有地下无的坏,翻脸比翻书还快。

    老爷子却顾不得这些,他如今只关注宝贝儿子什么时候能出来,便急巴巴地问:“颜丫头,王爷是咋说的,你大伯他是冤枉的,啥时候能放出来啊?”

    “阿公,现在的人证物证都证明大伯就是主谋,要是抓不到那姓蒋的,这黑锅,大伯是背定了。”田敏颜轻飘飘地道。

    老爷子脸一白,身子晃了晃,凄然地道:“可可你大伯是冤枉的呀。”

    田怀仁忙的稳住他,安慰着道:“爹,放心吧,只要将那姓蒋的当家人抓住了,大哥就会被放出来了。”

    “你大哥他,从小就身子骨弱,那地方,他熬不住的哇。”老爷子抓住田怀仁的手臂,哀声求道:“老三,你们和王爷的关系亲香,你去求一求,让你大哥他们出来吧。”

    田怀仁很为难,嗫嚅着道:“爹,国有国法,这案子未明,大哥是不能放的。”

    老爷子听了,抓住田怀仁的手颓然地滑落下来,退后两步,喃喃地重复着一句:“是我害了他,都是我的错,都是我。”

    田怀仁不忍再看,看向女儿,田敏颜却是扭开头,她是不会去求的,田怀德他们,需要血的教训,需要狠狠地记住这次灭顶只祸。

    田怀德确实记住了,他刚刚又被牢卒给狠狠地抽了几鞭子,皮开肉绽,一脸痛苦地被拖着扔回牢房。

    “爹,爹。。。”田敏林哭着跪爬上前,扶起田怀德,看到父亲身上新添的鞭痕,他瑟瑟发抖着。

    太可怕了,大牢里实在是太可怕了,三叔他们为什么还不来救他们出去啊。

    “你,出来。”牢卒的鞭子指向缩在一角装死的田怀孝。

    田怀孝此时恨不得自己变成一只蚊子般大小,也好过牢卒记着他,现在一听叫他出去,他一缩,整个身子团成一团,希望躲过这次的鞭刑。

    牢卒可不会漠视他,上头交代下来了,要好好照顾这两人,他一个小小的牢卒哪敢不听?

    这不,眼见田怀孝不听话,他骂骂咧咧的上前,先是赏了一脚,然后就拽着大叫大喊的田怀孝出去。

    “不,不关我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大人,都是我大哥给干的,我是一铜板没得,我是冤枉的啊,大人开恩,啊。。。”田怀孝嚎叫着,经过女牢,牢中李氏她们见了,哭着叫着:“他爹,爹。。。”

    “哎哟。。。冤枉啊,大人,啊,田怀德,陈氏。。。你这扫把星,你害死老子了。。。啊呀。”田怀孝凄厉地叫起来。

    李氏听得田怀孝的话,身子一扑,就向陈氏扑去,双手成爪往她身上招呼,极尽泼辣地骂:“扫把星,害人精,老娘和你拼了。”

    “害人精,害人精。”狗剩也在陈氏身上又踢又咬。

    田敏婷见母亲被欺,也顾不得了,拉着自己的小弟就反抗,两方人扭打起来,而一旁的田敏静,呜呜地哭,只有小桃花冷笑着抱着才两个月的小闺女看着热闹,还不时吆喝两句,田敏林的新媳妇儿面无表情的低着头,也不知想些什么。

    “老爷,老爷救我。”陈氏哭着叫喊。

    “你还有脸叫,你这扫把星,要不是你,俺们会落得这田地?”李氏嚎了一声。

    田怀德自己也是自顾不暇,这才进来几天,身子就已经伤痕累累了,而且这两天尤其难受,这还没好,那牢卒又拉他出去‘伺候’一番,让他苦不堪言。

    “爹,三叔他们啥时候来救我们出去啊。”田敏林很惶恐害怕,披头散发的,哪里还有往日俊朗的模样?

    “老三,老三你咋还不来啊。”田怀德听了,眼泪从眼角渗了出来,一脸的悔恨。

    砰的一声,田怀孝被‘伺候’完毕,扔回牢房里,痛苦地哀嚎,没一会,他就爬起来,对田怀德是拳打脚踢,嘴里还骂着:“都是你,要不是你们贪婪,怎么会惹来这样的泼天大祸,我打死你。”

    田怀德躲避着,无奈他被鞭打了几日,身子本就不如田怀孝强壮,着实挨了几拳,鼻青眼肿的。

    田敏林见此只得护着,也挨了几拳,便对田怀孝吼道:“二叔,大家伙都不想的。”

    “不想,当初早干嘛去?”田怀孝冷哼着尖声反驳。

    “老二,这银子你就没花一点?你在外头风光,还不是仗着我,花我的银子,出事儿了你就全赖我身上。当初,也是你死赖着要跟着来横河的,干谁的什么事?”田怀德怒道。

    “老子要知道有今日,打死老子也不跟着你来,谁稀罕了。”田怀孝狠狠地呸了一声,吐出一口唾沫。

    女牢那边,李氏听了也是大声地附和,两方对掐起来。

    “都给我住口,安静。”牢卒过来冷喝一声:“这么有力气吵,啊,谁在吵,都拉出去再打。”

    两方人立即噤若寒蝉,不敢出声,只用眼神剜着对方。

    “哼!还一家人呢!呸!”那牢卒见了,轻蔑地冷笑一声,走了。

    没一会,又走来一个牢卒说有人探监,田怀德他们欣欣地看去,可看到来人后,都失望了。

    “庄姐,你怎么来了,这哪是你来的地方?晦气的很,你这又怀着身子,快回去,回去。”陈氏见来的人是田敏庄,大惊失色。

    田敏庄已经怀着三个月的身子了,婚后日子虽不是大富大贵,却也自在,袁秀才对她也是极厚待,所以身材丰腴了不少,可如今,她面容是憔悴的,双眼是红肿的。

    田敏庄见到自己母亲,简直不敢相信这还是前几日和自己说话的那个满头珠钗红光满脸的母亲,这披头散发,憔悴不已,还满脸血痕的老妪,是娘亲?

    “娘,你怎么弄成这样?”田敏庄的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扶着监牢的栏杆说道。

    她托了好多关系,又花了好多银子才得以进来探看,却是这样的一幕,太可怕了。

    “姐姐,快救我们出去吧,我不要再呆在这里了,呜呜,这里好多老鼠,好多蟑螂,姐。”田敏婷哭着抓着田敏庄的手哀求。

    “姐。”金蛋也哭得惨兮兮的。

    “婷婷,金蛋。。。”田敏庄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陈氏见此,也是悲从心里,娘几个哭成一团。

    咕噜一声,金蛋的肚子响了,他嘟着嘴看着田敏庄说道:“姐,我饿。。。”

    田敏庄连忙打开自己带来的食篮,里面有一只烧鸡,还有几个大馒头包子。

    她抓了一个给金蛋,金蛋的手还没拿到,就从旁边窜出一只手给抢去了,田敏庄怔怔的,看到那抢馒头的人,大怒:“二婶,你。。。”

    “咋的了?你二婶也饿,狗剩也饿,哼,一个馒头咋的了,要不是你爹娘,咱们会被关在这该死的地方吗?”

    陈氏的目光冷了冷,却也知道此时不是争辩的地方,只冷冷地扫了李氏一眼,看着女儿说道:“庄姐,别和她争。”

    金蛋被抢了馒头,哭喊不止,田敏庄心酸,只好又重新拿了一个馒头,却是警惕着李氏她们,递给金蛋。

    金蛋一把接过来抱得紧紧的,猛啃,田敏庄又哭了,边哭边撕鸡腿,递给陈氏她们,其中李氏也来抢,她虽恼怒,却也就骂了几句。

    “庄姐,庄姐。”

    女牢的斜对面,田怀德的声音传了过来,田敏庄这才想起爹爹,看过去,惊呼出声,快步走过去:“爹,他们把你打成这样。”

    “庄姐,你快去,去让你三叔他们来救咱们出去啊。”田怀德咳嗽两声,痛苦地的道。

    “对啊,庄姐,快去求三叔,三叔他们不是认识王爷吗,他们一定有法子救咱们出去的。”田敏林也眼巴巴地道。

    “嗯,我会去的,我会去的。”

    “哎,大侄女,给些吃的,你二叔也饿了。”田怀孝舔着嘴,双眼发光的看着田敏庄脚边的篮子。

    田敏庄嫌恶地看他一眼,再看一下自己的脚边,只剩下两个馒头了,还有一只鸡腿,她后悔不迭,应该再多拿些过来的,爹爹他们实在太可怜了。

    田敏庄抿着嘴,将一只馒头扔给田怀孝,然后将剩下的一只鸡腿和一个馒头给了田怀林。

    田怀林是个孝子,把鸡腿让给了田怀德,而田怀德也是饿了,接过那泛着油光的鸡腿才咬了一口,田怀孝就抢过去了,他恼:“老二。”

    田怀孝将啃了一半的馒头扔在他怀里,自己则咬着鸡腿,说道:“这是你欠老子的,该我吃鸡腿。”

    “你。。。”

    “时间到了。”牢卒过来催促田敏庄。

    田怀德忙的说道:“庄姐,你记得去找你三叔,让他来救咱们出去,和你三叔说,你爹是冤枉的,我没做过,我啥也不知道的。”

    “爹,我知道了。”田敏庄眼红红的,看着父兄和母亲弟妹的可怜样,哪里还有往日高贵自持官小姐的样?

    她走出监牢,见袁秀才在外头等着迎上来,擦了一把眼泪,扬起下巴说道:“如今你高兴了,我再不是高高在上的官小姐了。”

    袁秀才一愣,随即脸一沉,说道:“你胡说什么,现在还是说这个的时候么?我想到了,我和知州大人的庶子有几分交情,他也极得宠,我去求求他,让他给疏通疏通,岳丈他们也好过些。”

    田敏庄一怔,随即心一暖,哽着声嗯了一声,心道,患难见真情,或许这夫君并不是一无是处。

    她又想起田怀德提醒的,便道:“夫君,我要立即回杨梅村一趟。”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