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庄姐来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敏颜陪着齐十七从棉花地下来,偷偷看一眼齐十七的面色,揣测着他的心意,应该是高兴的吧?

    “王爷,这棉铃已经长稳实,再有一个月,就能采摘了。”田敏颜笑着说道:“刚刚王爷也看到了,有些铃都长开了,里面那些就是棉花。”

    齐十七嗯了一声,声音不辨喜怒。

    “王爷,也不知其它地方的棉花长势如何?”田敏颜又紧着问了一句。

    棉籽分了好多个点来种植,田敏颜这边是一个,有对比才有比较,田敏颜也不觉得自己是万能的,总有比她强的庄稼好手,接纳不足并改善,才能种出好棉花,才能得好收成。

    “听得各地的浙报,你这个点,还有北疆靠西那边一个点,是种得最好的。”齐十七淡淡地透露,话锋一转道:“只是还没到收成,大意不得。”

    田敏颜听了心里一喜,只要种出棉花,皇上不会因为田怀德那破事而迁怒他们家吧?就算功过相抵也好啊,命是最重要的,保住了命才能谈富贵荣华。

    “王爷,我省得轻重,会仔细看着的。”田敏颜如何不知这未来的一个月,是最重要的,收成在即,可不能出妖蛾子了。

    “听说你让瑞哥去了州府巡视生意。”齐十七转过话题,似有意无意地道。

    田敏颜心里一颤,僵硬着声说道:“是的,他不是才考完县试么?之前我看他也太紧了些,就想着让他放松放松。”

    “你是信不过本王?”齐十七停下脚步,看着她。

    田敏颜一怔,抬头和他相对望着,那双狭长的桃花眼,黑黝黝的,深邃得如汉潭,有着恼怒,也有危险,还有,魔力。

    “王,王爷。。。”

    “本王说过会保你一家安然无虞,你这么安排,是信不过本王?”齐十七眯着眼睛说道。

    田敏颜脖子一缩,讪讪地讨好道:“王爷说的哪里话,民女还能信不过王爷?我是真的让瑞哥去散散心嘛。”

    “丫头!”齐十七忽然拔高声音,说道:“别再让我听到你说谎。”

    “好嘛。”田敏颜瞥了一下嘴,瞟他一眼说道:“我也不是信不过王爷,只是皇权至上,不是我们这些小百姓能扛的。我信王爷能保咱们,只是,我不想让王爷为难。”

    齐十七听了心里微暖,背着手继续向前走,说道:“你是被福全唬住了。这事,也没到哪程度,而且,田怀德也不是主谋,还殃及不到你们这里。”

    “真的吗?”田敏颜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齐十七瞪她一眼,似乎在说,你敢质疑我?

    田敏颜嘻嘻地跟上,语气明显地松快,说道:“那就好了,我最怕我哥会受影响,他和小五得考科举的呢。”

    “你也别高兴,田怀德这官是铁定到头了的。”齐十七提醒一句。

    田敏颜轻嗤一声,能保住命已经是开恩了,他还想当官做大老爷?做梦吧。

    最好和最坏的情况,就是他们全部贬回杨梅村,这和前世她看到的书中结局一样啊。只是,事儿坏在田怀德两口子身上,前世看到的,却是坏在田怀孝小妾身上。

    看来她这只蝴蝶的到来,可改变了不少情节了呢!

    否则,田怀德他们早就被贬回乡了,而不是还多享受了几个月的富贵,可惜,荣华终是一场空。

    两人慢慢的走回村子里,一路上见到的村民,都跪在地上向齐十七行礼,等他过了再起。随着棉花的长成,齐十七待在杨梅村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村民也都知道这是身份尊贵的王爷,要么远远的避着,要么避无可避时跪地行礼,田敏颜也都习惯了。

    “王爷,您不知道,有王爷在,如今咱们家也颇有狐假虎威的架势了,呵呵。”田敏颜往后看了一眼那跪在地上的村民,笑着说道。

    她说的是实话,村里没有人不知道王爷偶尔住在田敏颜家,也知道他们关系匪浅,现在谁都不敢小看田敏颜一家,就是里正,孙举人等人,对他们都是都毕恭毕敬的。

    齐十七睨她一眼,又看一眼那还匍匐在地的村民,下巴微扬,只要他高兴,愿意给谁体面就给谁。

    田敏颜见着他得意的,抿唇一笑,走到家门口,见一辆马车停着,有个男子背对着他们,朝里伸着手。

    等看到马车内下来的人时,田敏颜一愣:“她怎么回来了?”随即,便想到她此行的来意,笑容便敛了些。

    齐十七看过去,那马车边上的女人见到他们,似是一愣,很快就回过神,拉着那男子快步过来。

    “颜妹妹。”田敏庄停在一米开外,先叫了一声田敏颜,然后看向站她身侧的男子。

    这人发束紫金冠,气宇轩昂,面如冠玉,穿着华贵精致,腰间压着一只龙纹羊脂白玉佩,浑身贵气逼人,想来这应该是传说中的贤王爷了。

    田敏庄脸红了红,看着田敏颜问:“颜妹妹,这位是?”

    “大姐姐,你回来了,这是贤王爷。”田敏颜撩了撩眼皮,淡声道。

    田敏庄一喜,她身侧的袁秀才一愣,二人连忙跪倒在地上激动地拜道:“茂才袁文彬(民妇)叩见王爷,王爷吉祥。”

    齐十七看了地上二人一眼,没啥特别的好感,只叫过跟在身后的福全,让他伺候着歇一会,便绕过两人进屋去了。

    田敏庄吓得一动不敢动,这也没让起,难道就得罪了王爷?

    同样感到惶恐的还有袁秀才,这好不容易见到皇亲国戚呢,可是王爷好像不怎么待见他们。

    田敏颜见齐十七已经进屋,而两人还跪在地上,便道:“大姐姐和大姐夫起来吧,王爷已经走了。”

    田敏庄抬头看了一眼,田敏颜的明媚晃花了她的眼,有些刺痛,连日来的担忧,在加上这么一跪,便有些昏眩,好在袁秀才眼疾手快地扶着了她,没至于摔倒。

    两人站了起来,田敏颜看着袁秀才担忧的询问田敏庄的神色,心道,这袁秀才也没差到哪去,田怀德都下大牢了,他还能善待田敏庄,想来,田敏庄这亲事也没差。

    常言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而田敏庄娘家遭逢大难,要是遇着个差的,就算一时半刻不会休妻什么的,却也会落井下石,给脸色你看。眼观现在,岳家遭难,袁秀才还对田敏庄好颜以对,倒让她高看一眼。

    对田敏庄的到来,罗氏和田怀仁都很惊讶,毕竟自打去年大房一家搬去横河后,直到出嫁,庄姐都不曾回到杨梅村。

    田敏庄见了田怀仁,二话不说就先跪倒在跟前,未语泪先流。

    “这,这是咋的了,快起,快起来啊。”田怀仁退后一步,有些不知所措。

    袁秀才想要扶起她的手,田敏庄推开他,抬头看着田怀仁哭道:“三叔,求求您,去救我爹他们出来吧,我爹他,快熬不住了。”

    田怀仁脸一灰,眼中闪过痛色,叹道:“你起来再说话吧。”又冲罗氏使了个颜色。

    罗氏走过去,亲自扶起她,劝道:“你也是快要当母亲的人了,咋还这么不经事?如今已经入秋,地上凉,有啥不能坐着说呢?”

    “三婶,从前是我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计较,救救我爹和我娘吧。”田敏庄顺势就握着罗氏的手,吸了一下鼻子哀求道。

    “这。。。”罗氏看向田敏颜,这些事也不是她能拿主意的。

    田敏庄不是没看到她的眼色,看过去,田敏颜脸色平平的,看不出在想些什么。她也知道,如今的田敏颜也不是从前那个任她拿捏的傻丫头,就冲着刚才她和贤王爷站一块谈笑自如的情景,她就知道,能作主的,能让王爷帮忙的,就只有田敏颜。

    可要开口去求田敏颜,田敏庄就觉得喉咙堵了什么东西似的开不了口,可她知道必须要开口,便缓步来到田敏颜跟前,艰涩地出声:“颜妹妹。。。”

    田敏颜不喜欢田敏庄,却也谈不上厌恶,她也不是那种喜欢看所有人悲惨唯自己幸福的人。有了齐十七的话,她知道,只要田怀德被查明,罢了官就能回家,所以也没啥相帮不相帮的。

    “是庄丫头回来了吗?庄丫头。”

    田敏颜正要说话,老爷子的声音从外头响起,人很快就走进来,看到田敏庄,迫不及待地问:“庄丫头,你可见着你爹了?他如今怎的了?可好?”

    “阿公。”田敏庄涩涩地叫,抹着眼泪说道:“爹爹他,被打得满身是伤,快撑不下去了。”

    老爷子听了,脸色一白,踉跄了下,差点摔倒在地。

    田敏颜撩了下眼皮,想来齐十七是将她的意思听明白了,田怀德他们经此一事,日后怕是听到大牢二字都胆战心惊吧。

    “颜丫头,王爷他,让我去见王爷,我老头子去给他磕头。”老爷子拨开田怀仁的手,红着眼睛道:“放你大伯出来吧。”

    田敏颜叹了一口气,着实不喜这凄凄戚戚的场面,便淡道:“王爷说了,只要案子明了,大伯自会安然无恙的放出来,我们就等消息好了,说太多,反而惹王爷不爽。”

    作者说:也知道近期更少了,但大多都是6千保底,实在是工作太忙了,码字的时间也少了许多,压力太大,请谅~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