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各种吵,各种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陈氏最终还是进了田家的门,可却是被江氏训斥罚跪在了正房门口,可怜的陈氏,受了大难回来,还得受婆婆的刁难,简直是生不如死。

    田敏颜看向门外,陈氏正抹着眼泪,不由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突然感觉到不善的目光,她看过去,却是田敏婷瞪着她,那目光,羡慕嫉妒恨?

    不是田敏颜无耻,可田敏婷这才回来,就敢对她瞪眼撇嘴的,她就觉着这丫头没长心眼。于是,故意地对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还扶了扶头上的簪子。

    果然,她这么一动,田敏婷的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田敏颜笑的更愉悦了。

    遭逢大难回来,不是夹着尾巴做人,还敢使性子,还敢对江氏吼,田敏颜佩服的同时又骂一声愚蠢。

    她也懒得和这被宠坏了的小丫头计较,只看向炕上,田怀德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老爷子说牢狱的凄惨生活,还拉起袖子给老爷子看那鞭痕。

    老爷子看了那鞭痕,老泪像是不要钱的流下来,颤抖着手去摸:“孩子,你受苦了,苦了你了。”

    田怀德也哭得惨兮兮的,突然就噗通一声跪倒在老爷子跟前。

    “德子,你这是。。。”老爷子惊得立即起身。

    “爹,是儿子识人不清,是儿子不孝,辜负您这么多年来的栽培,儿子被罢了官,也,也被剥夺了功名,再不能当官了。”田怀德匍匐在地,痛哭失声。

    老爷子一愣,擦了一把眼泪,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回来就好,好歹把命保下来了。不当官,就不当官吧,咱们好歹还能种二分地,有两口饭吃。你起来,别寒了身子,你可要痛死老子了。”

    田怀德呜咽着顺势站了起来,他的伤感倒也不是装的,想到自己日后前程全无,沦落到种田当庄稼汉,他就觉得悲从心来,痛苦不已。

    老爷子环顾一屋子恹恹的人,神色很是哀愁,在看到老大撸起的袖子那狰狞的鞭痕,心更像是被插了一刀似的痛,便对江氏说道:“儿子回来了,你拿些银子去张屠夫那割点肉,也买些大骨回来,给他熬个汤补补身子。”

    江氏一听要她拿银子,就很是不情愿,可老爷子的目光是不容辩驳的,只好哼了一声应了。

    田怀孝就不干了,嚷嚷着道:“爹,我也是您儿子呢,您不能落下咱啊。在大牢里,我可没比大哥少遭罪,谁没个鞭伤啊。”说着他把上衣一摘,露出个胸膛来,上面也横七竖八的布着鞭痕,看得人触目惊心。

    田敏颜瞄了一眼,那鞭伤该是前几日的,已经结痂了,既然说话中气十足,该是无大碍。

    “爹我冤枉啊,这事是大哥他们惹下来的,我可做了替死鬼了。”田怀孝嚎道:“您要为我们做主哇。”

    “你放屁,那银子你没得?你们花的都是我们的银子。”田敏婷大叫。

    “死丫头你说什么,要知道这是脏银子,老子我才不花,好过去坐大牢受这酷刑。哎哟,爹呀,您差点就见不到您儿子了啊!”

    “就是啊,爹,娘,这就叫那啥,无啥灾的。”李氏也一拍大腿,嚎道:“爹可要好好补偿俺们啊。”

    “你,你们。。。”田怀德气得嘴唇发抖。

    “都给我住嘴。”老爷子一拍桌子,怒道:“一家子回来就成,谁也不准再提那件事,谁要再提,就滚出田家,我当没这个儿子媳妇。”

    田怀孝和李氏忿忿不已,却也不敢不听话,只是说道:“爹,那我。。。”

    “你放心,少不了你的,多买几个大骨,要喝多少喝多少。”老爷子沉着脸说道。

    田敏颜自一旁垂着头,摇了摇头,这两家回来,可就有的热闹看了,从此,也甭想安宁了。

    她环顾一圈,咦,怎么不见小桃花?再看到田敏静安安静静的站在角落,手里抱着个襁褓,不由走过去,是个新生儿。

    “这是?”她轻声问。

    田敏静似是受到惊吓一样,抬起头,一双眼睛满是惶恐,诺诺地道:“这是小妹妹。”她怀中的婴儿似是被惊醒了,睁开眼睛,猫一样左右环顾,许是见不到熟悉的人,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田敏颜退后两步,对婴孩啼哭,她始终是手足无措,好在家里的丫丫是个乖巧的,很少哭闹。

    “娘。。。”田敏静求救地看着李氏,站了起来,轻轻摇着。

    “哭哭哭,一天到晚就知道哭。死丫头,贱丫头,你那贱人娘倒是走的干净,把你丢给老娘,静丫头快抱出去,闹死了。”李氏恶毒地骂。

    田敏颜抓住她话里的字眼,挑了挑眉,再看田怀孝,一脸的尴尬阴沉,不由明了。

    小桃花跑了?

    “这咋整的?”老爷子皱起眉,按着突突地跳的太阳穴,看向田敏静怀中的婴儿:“她娘呐?”

    “爹,您是不知道,那小桃花腿脚多快。这才出了大牢,她就跟只慌脚鸡似的逃了,不知哪去了,就把这孽种扔给咱。俺早就说过,那贱人不是个好的,偏他还跟宝贝似的护着,看吧,你富贵人家当你是爷,你落难了,谁理你?还不是老娘跟着你。”李氏逮着机会就率先告状,轻蔑地看向田怀孝。

    田怀孝被刺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恼怒地道:“你她娘的少说两句会死啊。”

    李氏哼了两声,撇了撇嘴转开头去。

    “是个丫头?”江氏脸色很不善,这家里人口是越来越多了,人口一多,就代表着张口吃饭的多了,也就要多花银子。

    瞧瞧这一屋的人,大人小孩加上就不下十个,那丁氏还带着孩子在西厢房里装死,江氏的心紧了紧,这可要吸她的血啊。

    “可不是,娘你看着吧,长大又是一贱丫头。”李氏立即不屑地道。

    “你住嘴。”田怀孝大吼一声:“她是我女儿。”

    “你女儿,好啊,你女儿,你自己养啊,这么能耐,还不是指着老娘?有本事把那骚狐狸找回来啊,看人还跟不跟你,你当你还是那威风的二老爷啊。呸!”李氏气不过,叉起腰骂了回去。

    “再说我揍你。”

    “都住口。”老爷子见场面又要失控,头更痛了,这真不安生啊:“都当我是死的不成?”

    田怀孝两口子这才消停下来,而江氏听着那婴儿的哭声就是觉得头痛,挥手道:“去去去,抱出去,吵死了,这丫头不养了,往远里送走。”

    田敏颜听了一惊,不敢相信的看向江氏,这什么意思,这是要把这孩子给扔了?

    她知道,这古代人家,孩子一个个的生,有养不起的也会送人,遇着饥荒什么的吃孩子的都有,可知道是一回事,亲自见到有人要这么做又是一回事,而且,这还是她的堂妹。

    老宅这边人是多了,可也就几个孩子,大人都有手有脚的,家里也有地,还能短了一个孩子吃的不成?

    江氏她,果然是个心狠的。

    “娘!”惊愕的除了田敏颜,还有田怀孝,田敏静则抱紧了襁褓,满目惊恐地看着江氏。

    “怎么的,就是个庶出的,家里吃饭的人还少呢么,谁养得起?也就是个丫头,送出去,指不定以后怎么过的富贵日子呢。”江氏理直气壮地道。

    “庶出也是我闺女啊。”田怀孝倒是舍不得,他人虽浑,却也没到要扔孩子的地步,到底是他的骨血不是?而且,这孩子还长了几分颜色。

    “好啊,你有钱,你自己养个够,别指望我老婆子会出银子。”江氏见田怀孝驳她,很是不悦。

    “你今儿是啃了粪还是怎的,这种话也说得出,你也不怕被人指着脊梁骨骂?”老爷子也不赞成把小丫扔了,狠狠地瞪了江氏一眼,说道:“就是闺女也是田家的骨血,也就一个孩子,要花多少银子,就两碗米汤的事。你一边去,别指手画脚的,要把这孩子抱走,我饶不了你。”

    江氏气的不成,这死老头子好了伤疤忘了痛,他在炕上病得半死不活的时候还是她给伺候的,如今又给她甩脸子。

    老爷子见她忿忿,便威胁着道:“你要觉着当不了这家,就让林哥媳妇当。”

    田敏颜看过去,那一直沉默着当空气的小女人马氏,这是林哥的媳妇,也是个命不好的,才嫁过来几个月,就出了这档子事,抄家的时候,就是嫁妆都被搜去了,就剩了百亩水田和两间铺子。

    马氏娘家是个商贾,只可惜,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眼高手低的,眼见田怀德出事,娘家怕是当没这女儿了的,就是牢中也没人来看望。

    也好在是田怀德当官的时候成的亲,否则,这亲事怕是退定了。

    但马氏也真是个实诚的,就是婆家出了这么档子事,也没闹着要和离什么的,看样子,还真像当初陈氏说的,是个性子一等一的。

    田敏颜摇头,看着算长相温婉文静的马氏,摊着这么个婆家,有几分可惜了。

    江氏听到老爷子说要将管家权放给林哥媳妇,脸一黑,犀利的眼神立即射了过去。

    马氏也是个乖觉的,小声说道:“老爷子,我是个不懂事的,管不来的,让老夫人管着就好。”说着,垂着头站到一边,装出一副懦弱的样子来。

    田敏颜撩了一下眼睑,还真是个乖觉的,有几分灵性。

    对马氏的识相,江氏表示很满意,也省的老爷子再说什么,干脆就不吱声了,一个女娃子,就给她几口米汤吃。

    老爷子见消停了,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满屋子的人疲惫的脸色,这才想起他们都刚回呢,便道:“大家伙都累了,先去歇着吧,晚头再一道吃饭。”他又看向老三说道:“老三,你们也来,算是咱一家子团聚。”

    田怀仁看了看田敏颜,应了一声。

    李氏眼睛骨碌碌的转了一圈,笑着说道:“老爷子,您看,这大郎也成亲了,我二郎虽然没正儿八经的请酒,却也是有婆娘的了,这屋子。。。”

    老爷子一怔,他还真没想这个情况,这孩子都大了,老宅的厢房正经的就是四座,正房一个,东西厢房,还有北屋,这成亲了的孩子,总不好和公公婆婆挤一房吧?

    他看了看长子嫡孙,面容颓废的林哥,心里发酸,想了想说道:“从前老三的西厢就让林哥两口子住吧。”

    二郎一直蹲在门槛边上,一听就站了起来说道:“阿公,西厢我住着呢。”

    老爷子一涩,看过去,田怀孝两口子也没说话,只是那脸色,比说话还让人难堪,那脸明摆着就是说你偏心。

    老爷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老大耸拉着头,也不知想些什么,林哥眼巴巴的,二郎凶神恶煞,一副你让我搬我就撒野的样子,而老二两人,则是无赖样。

    “这,后院那推了建新房,给你和二郎住。”老爷子想了一会,有些讨好的道:“你们娘仨挤一挤。”

    这话一出,田敏颜都觉得汗颜和无语,这偏心,也太明显了些,二郎都住在里头了,还是有孩子,你让人腾屋子出来给长孙两口子,这让谁都心寒。

    “阿公不如让咱们二房一家都搬出去好了,也好给大房腾出屋子来。”二郎讥笑地道。

    老爷子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有些恼羞成怒地道:“不就是挤一阵子吗,马上就盖新房了。”

    “那就让大哥在东厢挤着,那边位置也大。”二郎嘴角冷勾,说道:“阿公,我闺女还小着呢,三口人,咋挤?”

    老爷子沉着脸,被挤兑得老脸僵硬,硬是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嗨,要我说,哪用这么麻烦,二郎你且住着,我和你爹去老三家住也成。老三家宅子也大,匀一个屋子出来让俺们住着,也碍不了多大的地不是?”李氏这时笑眯眯地出来打圆场,一副大度的样子说道:“老三呐,咱一向亲香,这住一块,还跟从前一般,也热闹,你说是不?”

    田怀仁傻掉了,下意识地看向田敏颜。田敏颜嗤笑一声,心道难怪主动提起屋子的事呢,原来在这等着呐。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