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我等你及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敏颜跟在齐十七身后,一步一步地爬上后山,虽不至于累的双脚打颤,气喘吁吁,可吐纳的呼吸到底是急促了些,双颊自然嫣红一片。

    “大半月不见,你倒是出息了,爬这么段山路你就给摆这么副样子来。”

    田敏颜抬头,不知啥时候,齐十七停在了她前面,一脸鄙夷地看着她。

    田敏颜抽了抽嘴角,说道:“我老久没爬山了,也就慢了点。”

    齐十七哼了一声,再上前几步,等寻着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才停下来,背着手看着山下的风景。

    已是十月,山上树木的叶子大多变黄,变深红,从高处看下去,景色倒也还能入目。

    山脚小,白白的一片,是田敏颜的棉花田,有人头在涌动忙碌着,而再远处,是浅金色的稻田,此时,也要到稻谷成熟的季节了,田间有人堆烧禾草,烟雾寥寥,好一幅田园风光。

    “真漂亮,是么?”田敏颜赞叹地说了一声。

    齐十七收回目光,看她一眼,却见她不知啥时候寻了块石头垫块帕子坐下了,一手还撑着下巴,看着山下风光。

    齐十七的眼睑一动,额头冒了几根黑线,指望她成为名门淑女,怕是不成的吧。

    可看着她的自在,他心头微动,也寻了一块石头坐下,说道:“是很漂亮。”

    “王爷,京都的山也这么美吗?”田敏颜扭头看向他,随即又道:“一定很美吧。这边的山都很矮,真正的大山是连绵起伏的,那才是山,咱们这些,都是小儿科。”

    “京都的山许多,最出名儿的是枫山,起名为枫山,是因为几乎整座山都是枫树,到了深秋,枫树就会变金色变红,像火焰一般,极是漂亮。”齐十七淡声说道:“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枫山最漂亮的时候,有机会,我带你去看。”

    “真的?”田敏颜听得神往,红彤彤的枫树山,那不是跟火焰一般,也该叫火焰山了。

    “京都好玩的地方很多,就是名山,也有好几座,寺庙也多,你会喜欢的。”齐十七睨她一眼说道。

    “京都繁华,我还真怕迷了眼了,不过,顶多明年,我必定要去京都一趟,去看看那边的如何的繁华盛世。”田敏颜托着下巴说道。

    “京都气候比较干燥,你受得了,能习惯?”齐十七挑眉。

    “王爷,有句话说,不是让生活习惯你,而是你习惯生活。”田敏颜看着他笑道:“所谓的不习惯,其实是虚的,只要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那就成了习惯。”

    比如她,穿越来古代,一开始她能习惯吗?说能,那不过是吹的,现代吃好住好,出门代步有汽车飞机,通讯有电话有网络,闷了有网络上,有电视看,还可以到处去旅行,旁的不说,就一个马桶问题就很不习惯。

    可不习惯又能咋的,睡了醒来,她还是身处古代,回不去,就只能留下来,只能逼着自己适应了。

    现在还说不习惯么?虽然仍然怀念现代的灯红酒绿花花世界,可她对做古人,已经是游刃有余了,而她也才来古代不到两年而已。

    所以,习惯之于她,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既然这么说,那,你要去吗?”齐十七看向山脚,说道:“等这边的棉花全部收了,本王要回京一趟,皇上一直很关注棉花的种植进展,一年之约也到了,西域使臣也会前来朝拜。如你所说,本王要让他文莱国知道何谓井底之蛙,让他知道,我大南朝,就是一个农家女,也是有大出息的。”

    话一说完,他就看向她,田敏颜和他**的双眼相触,一怔,别开眼去,耳根有些火热的红。

    “王爷是要回京去做正事的,我去做什么?”她折了一根小树枝那在手上把玩,笑着道:“现在还没是去京都的时候。”

    等生意全不稳定上升,她就再去京都发展,不过估计首饰店是最快能开到京都去的,现在的生意已经很稳定了,她寻思着,要再找两个优秀的切割师,打造系列品牌的钻石首饰。

    “万一皇上宣你觐见呢?”

    田敏颜一愣,张口啊了一声,傻傻地道:“不会吧,皇上这样的**oss,见我一个小小的农女做什么?”

    “大波斯?”齐十七斜眼看向她:“这是何意?”

    田敏颜咳了一声,尴尬地道:“呃,就是大老板,大人物的意思。”

    “胡闹!”齐十七轻敲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故作沉下脸。

    “哎哟,王爷你这坏习惯得改,总是打人。”田敏颜揉着额头,小嘴都撅了起来,很是不满地控诉。

    “我打你怎么了,这是你荣幸。”齐十七哼了一声:“你胡说话,就是找抽。”

    田敏颜石化,想要伸出手去探他的额头,不是发烧了吧?怎么感觉,他像是半大孩儿的撒娇,罢罢,好女不跟男斗!

    齐十七见她偃旗息鼓,便收了逗弄之心,认真地道:“你种出了棉花这样的好东西,可是一个大功绩,比土豆那功劳还要大,皇兄要召见你们,也不是不可能的。明年,这棉花是必定要推广开来的,集思广益,肯定得召各个试验田掌管的人写出棉花如何种植为最好。”

    田敏颜蹙起双眉,换作谁,有机会觐见这大老板,肯定激动兼高兴的,尤其是老百姓,平日他们就是见过官都难,要是得见天颜,指不定怎么的与有荣焉呢。

    可田敏颜却是有些揣揣,须知道皇宫那样的地方,就是喘口气都得要小口小口的,生怕得罪哪个贵人。皇上,也不知什么样的性子,要是说错话,不知小命还保不保了?

    正兀自沉思着,齐十七又给了她一个暴栗,说道:“想什么呢,皇兄没你想象的可怕。”

    田敏颜又哎哟一声,察觉到他话里的意思,惊讶地问:“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齐十七鄙夷地轻嗤一声,说道:“都表现在脸上了。”

    “有这么明显?”田敏颜双手抚脸,肉被一挤,小嘴就嘟长,看得齐十七想笑。

    “我也不是腹诽啦,只是皇上哎,就这么个称呼就让人觉得敬畏,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就跟尘埃没两样,只怕污了皇上的眼,惹皇上不高兴,那就。。。”

    “小人之腹,皇上可不是暴君。”齐十七瞪她一眼,良久才穆棱两可地道:“必须要习惯,要适应。”

    田敏颜有些疑惑,适应什么?她又不会和皇帝打一辈子交道。

    “嗨,现在说这个也为时过早了,莫说皇上召见我们,只要不怪罪我家就好了。”田敏颜将树枝抛了出去。

    她倒不是怕得不了赏赐,就怕皇帝因着大伯那事而耿耿于怀,降罪他们,那么,做什么都是枉然的。

    毕竟,这分家了,还是同宗呢,不说大牵连,小牵连是有的。

    齐十七冷哼一声:“你当皇上这么空闲,还管你这等小事儿?”

    田敏颜一下子捉住他的话音,抓住他的手臂说道:“这么说,皇上是忘了?”

    齐十七看了一眼手臂上的小手,移开双眼,淡道:“皇上日理万机,要事事都记着管着,养臣子做什么?白给俸禄?”

    田敏颜呵呵地傻笑:“那也是,是我着相了,皇上这样日理万机,当然记不得的,呵呵。”

    “真丑。”齐十七伸出食指戳开她的额头。

    两人絮絮地说着话,从景色说到棉花,再说到棉花织成布或制衣,也说到西域,直到日头偏落,山风渐冷。

    田敏颜打了个喷嚏,搓了搓手臂,深秋都快过,也要到日短夜长的日子了。

    齐十七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站了起来,说道:“回吧。”

    “喔。”田敏颜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

    齐十七眼角的余光看到她紧跟在身边,唇角微微勾起,和她说话很舒服,这让他想起母妃来,母妃说话,也是自在。

    快到山脚,他又见路旁长了一丛野蔷薇,粉红色的花正开得灿烂,不由弯腰折下一朵,转过身来。

    田敏颜不提防,就这么直直的撞上他的胸膛,呜了一声,忿忿地抬头看他,干嘛突然停下呀,鼻子很痛好不。

    齐十七扶着她的肩,将花枝再折短了,斜插在她的鬓边,娇艳的花为她增色不少, 看着她说道:“丫头,我为你簪花。”

    田敏颜惊悚无比,抬手想摸那朵蔷薇,却被他抓住手腕,一字一句地道:“丫头,我等你及笄。”

    及笄之日,就是我骑白马来聘之时。

    田敏颜看着齐十七嘴角边的笑容越来越大,心,不争气的噗通噗通的跳动起来,似是要跃动出来一般,这是,初情?

    福全站在不远处,看到此景此景,顿觉乌云压顶,一屁股的蹲下来,自言自语地道:“娘娘,王爷魔障了啊,老奴将来可怎么见您啊?”

    作者话:本来想言情一把,可写出后怎么觉得这章十七好幼稚?果然是言情白痴,是不是将十七写得深沉冷酷些要好?看着好像不大对啊,亲们给点意见呗。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