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我不做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如田敏颜所想的一样,对大郎两口子单独出去过滋润好日子,二房的人就怨念颇深,这少了两个人,大房剩下的劳动力,有等于没有,都是没干过重活的,也就都落在二房身上,这怎能不怨?

    于是,李氏就成天去串门诉说委屈,来得最多的就是田敏颜家了,为啥?田敏颜家有水地龙,还有屋里厕所,最重要的还有许多点心好茶,她肯定爱来啊,一来,就是嗑一整天,把罗氏烦的,直说受不了。

    随着天气越冷,李氏在田敏颜家呆的时间就更长了,比如现在,酸溜溜地道:“哎,还是三婶你福气大啊,住这屋子,可真舒服,不像咱们那屋,冰冷冷的,没点人气。”

    罗氏淡然地笑了笑,并不接话。

    李氏便有些不悦,却还是腆着笑脸说道:“三婶,要不俺们来和你做个伴?”

    田敏颜从外面进来,刚巧听到这话,便道:“二伯母,你咋还在这,我在外边看到阿妈打锣似的找你呢,也不知做啥,骂得可狠呐。”

    李氏脸色变了变,干笑两声,哼道:“她能找俺做啥,也就是当俺驴来。大郎他们倒好,出去镇子过好日子了,如今,地里的活就都落到咱头上。你们说,这公平吗?”

    罗氏低头专心致志地做针线,这些日子她都是这么过来的,不管李氏说什么,是诉苦还是挑拨,任她说的眉飞色舞,她都不搭言一句,省的落了人口实。

    “二伯母,公平不公平我不知道,只知道,你再不回去,阿妈可要找上来了。”田敏颜挑着眉说道。

    李氏撇了撇嘴,见了一旁炕桌上的点心,便谄媚地笑道:“那俺回去了,三婶,你这点心可真好吃,你不吃了吧?我拿回去给狗剩尝尝。”说着,她也不等罗氏回话,一把将那碟子的点心给倒在了自己的兜里,逃也似的窜出门去了。

    罗氏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没脸没皮的,你二伯母是头一份,这都多少回了?”

    田敏颜说道:“娘,下次她来,别上茶,也别上点心。”这习惯成自然,顺点心也就罢了,这要是久了,顺点屋子的其它东西可就不好了。

    “嗯。”罗氏将田敏颜做的那双手套取过来,说道:“你这针线活,可真要练练,跟狗啃过似的,你看你,这是叶子还是花?王爷能用才怪。”

    “娘,您怎么把这手套翻出来了。”田敏颜连忙抢过来藏在身后。

    “我是怕你被嫌弃,才想给你补几针。”罗氏一愣,随即笑道。

    田敏颜却不领情,娇嗔地道:“您可别,我说过要亲自做的,要是您给补几针,王爷见了,肯定得发现,指不定会怎样骂我呐。”

    罗氏看着闺女的小女儿娇态,心里一惊,将她拉到身边,试探地问:“囡囡,你,莫不是?”

    “娘,怎么?”田敏颜根本没注意到罗氏的异样,只翻来覆去的看着自己亲手做的手套,他会嫌弃么?

    罗氏也不知怎么说,想了想,便故作不经意地道:“囡囡,过了年你就十三了,虽然娘说过等你十五及笄了再说亲,现在先看看人选,也不算早了。”

    田敏颜一怔,手上的动作一顿,皱起眉道:“娘,不是说了,我要自己选夫君么?”

    “知道知道,就是让你给看着啊,你看看方夫人那小儿子如何?我瞧着是个皮实的。”罗氏看着她笑说道。

    方宇?田敏颜想起那个跟只野马似的四处乱窜的男孩儿,看着就是个孩子,哪里适合?

    “娘,方宇看着不大稳重的,我当他哥哥一般。”

    “那,张夫人的二儿子呢,虽然不是长子,但不是长子也有好处,起码庶务也不用你管那多。”

    “他也老实得太闷了吧,成天就知道之乎者也,你要我一辈子对着个书呆子么?”

    “那,温大人的侄子?”

    田敏颜终是觉得不对了,转过头看着罗氏说道:“娘,您到底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就是觉着这几家和咱们家也还相配,这亲事不是讲究门当户对么?”罗氏眼神闪烁,田敏颜就更觉得她心里有事了。

    想了想,她说道:“娘,女儿最不喜的就是盲婚哑嫁,女儿想要找个和女儿一心一意,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人家,我心里有数的。”

    罗氏有些讪讪,可事关女儿的终身,她也不敢放松,便道:“囡囡,万万不可以做妾,就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妾,在正室跟前,也就是妾,没有出头的。尊贵的大户人家,妾更要重规矩,一步错,就会被打死。”

    田敏颜脸色一凛,说道:“娘这个您放心,女儿绝不自甘堕落为妾,哪怕穷死了,也要做正头娘子。而且,女儿不仅不做妾,也不容许夫君纳妾,女儿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

    罗氏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娘就放心了。”

    两母女又说了一会子体己话,田敏颜就拿着自己做的那双手套回到了房间。

    放下手套,她怔怔地看着好一会,罗氏怕是对她和齐十七有些想法,所以才借着这些说话,就是提醒她,要是和齐十七有啥的,也只会是妾。

    妾么?她轻笑了一声,起身打开自己的那只妆奁,从最底层拿出一朵干枯的花来,正是那天齐十七给她簪的蔷薇花。

    摩挲着已经开始干了的花瓣,刷刷的掉下来,落了一桌。

    花再灿烂,总有枯萎的一天,做妾也是,再受宠,也有凋零的一日,她,绝不要做那凋零的花瓣。

    一生一世一双人,得不到,再喜欢她也能舍弃了。

    想到这,田敏颜将花扔下,叫来吉祥:“王爷可是在书房?”

    “是的,正和夏大人下棋呢。”

    田敏颜嗯了一声,想了想,亲自彻了一壶茶,又取了点心,再拿上那双手套,送去书房。

    书房的两人,一来一回的战得正欢,田敏颜站在一边看着,两人仿佛没有察觉到她到来一般。

    “茶来。”田敏颜陷入自己的思索中,突然听齐十七说了一声,她回过神来,忙的递上一杯茶。

    “王爷,臣输了。”

    当齐十七接过茶,夏光便将自己手中的白子放在棋盅里,苦笑道。

    齐十七也不得意,只道:“大人是被我逼急了,反露了短处。”

    夏光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论智谋心计,我自认不及王爷。”

    “大人,请喝茶。”田敏颜也给他递上一杯茶。

    夏光接过抿了一口,眼角余光看到一旁的手套,挑眉问:“那是?”

    齐十七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眼神一闪,说道:“夏大人,你不是说要去看看棉花吗?”

    “我何时。。。”夏光话一出,看到齐十七眯起眼睛,一拍额头,说道:“瞧我,和王爷一下起棋来,就忘了事了,我去看看这最后一批棉花晒得如何。”说着,站了起来走出去,一到外边,就被冷风一吹,打了个激灵,喃喃地道:“看什么棉花,这天怪冷的。”

    齐十七等了好一会,也不见田敏颜有所表示,便按捺不住了,向那放在书桌旁的东西努了努嘴,问:“那是什么?”

    田敏颜啊了一声,将那双黑手套递过去,脸有些红,说道:“之前说给王爷做棉被,带着走也不方便,就想着做一双棉手套,您看看合适不?”

    齐十七接过来翻了翻,眉挑了挑,这怕是他辈子见过的最难看的针线活了,瞧这针脚大的,啧,这绣的又是什么?

    田敏颜见他翻来覆去的看,脸更红了。

    齐十七戴上手,大小正合适,软软的,很是温暖,心下欢喜,却还是挑骨头:“这绣的什么玩意?这么丑,能戴出去?”

    田敏颜有些恼,探过身去就想抢,恼羞成怒地道:“不要还我。”

    齐十七手一避,佯装不悦地道:“这送出去的东西,焉有收回的道理?到我手,就是我的了。”

    田敏颜哼了哼,心道,明明喜欢得紧,还要挑骨头,就是要人哄着。

    “刚去哪了?”齐十七翻过手掌看那刺绣,不经意地问。

    田敏颜想说到处走走,可想到刚才和罗氏说的话,到嘴边的话音一转,说道:“没哪去,和娘亲说话儿,她看中了几户人家的哥儿,问我中意哪个来着?”

    齐十七的手一顿,桃花眼眯了起来,阴森森地道:“给你掌看?”

    田敏颜故意不去看他的脸色,嗯了一声,故作轻快地道:“嗯,过了年,我不就十三岁了么,也该说亲了。”

    “你倒是不知羞,这说亲也跟嘴上说话一般自然。”齐十七有些咬牙切齿地道:“我瞧着你是不知羞涩两字怎么写了。”

    田敏颜抬头,睨他一眼,像是鄙夷地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王爷你也过弱冠了,也该娶正妃了。”

    “你说让我娶正妃?”齐十七靠近一步,危险地问:“丫头,你怕是忘了,前些天我给你簪花时说的话。”

    终于是挑破了,田敏颜淡淡一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说道:“王爷,我不做妾!”

    嘻嘻,秋风起,周日还去bbq~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