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唯一的底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王爷,我不做妾!”轻轻的一句话,却是掷地有声,重重的落在人心中。

    齐十七直直的看过去,她的一双眼睛,清澈而有神,坚定倔强,不躲不闪,而她,才将要十三岁而已。

    “不做妾。”齐十七唇角微勾的跟着说了一句,是问句,却是陈述语气。

    “是的,我不做妾。”田敏颜淡声说道:“我这辈子,只会做正头娘子,我的夫君,只能有我一人,也休想纳妾,一生一世一双人,谁都别想插足。”

    齐十七呵呵的低笑,尔后是大声地笑,说道:“你就这么有把握和肯定,能把住未来夫君的心不纳妾?”

    “我没把握,也不肯定,我只知道,一旦他纳妾,那么,我们之间再无情义。”田敏颜撩了下眼睑,道:“婚姻,家庭本就是两个人的世界,再插一个人进来,那就已经失了原来的味道。旁的人,我管不了,但我的夫君,不能纳妾。”

    “你这是犯妒,知道吗?”齐十七哼了一声,故作鄙夷地道。

    田敏颜抬起头,冷笑一声:“这么说,将来王爷大婚后,也会纳妾?我就是犯妒怎么了?我就不喜欢和众多人共用一个夫君,那样太恶心,太脏,我宁愿做一个妒妇,也不愿委屈自己恶心自己。”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王爷,我很清楚自己说什么,也知道自己要什么?我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哪怕他是穷是富。王爷,两个人的世界其实很狭窄,再容不下旁的人了。”

    齐十七定定地看着她,这是第一次,他们这么正式的对话,除了做生意时她表现的聪慧成熟,有些时候,她也是个孩子,如如今,她大条道理的说出来,这是孩子能想的吗?哪个孩子说亲事说纳妾等等这些毫不脸红?

    不得不说,齐十七被惊到了,也被震着了。

    “你看,王爷,我就这么一个尖锐的人,指定是做不了大户妻,也就农户,是专一的,只有一个正头娘子,我看我就配一农户呢。”田敏颜见他不语,以为他接受不了,便苦笑一声,故作自嘲地道。

    “若是本王的妾,也是最尊贵的妾。”

    “尊贵?尊贵得过正妃?王爷,最尊贵,妾就是妾,妾的身份入门,哪怕最尊贵,哪怕将来被扶正,归根到底也是一个妾。王爷,我可不想将来我的亲生孩子,唤别人母亲,而叫我是姨娘,我还得向他行礼甚至磕头,甚至还叫不得一声他的名字。”田敏颜讥笑地道:“王爷试想,你的孩子叫别人爹,那是什么感觉?”

    “谁敢!”齐十七瞪大双眼,抿着唇喝道。

    “王爷也受不了吧,设身处地,哪个女人愿意呢?不过是世俗规矩造就的,所谓规矩,其实是压在女人头上的一道枷锁。男人三妻四妾天经地义,女人哪怕被人碰了下小手也是不守妇道,呵,规矩。”

    她的脸上,是显然易见的鄙夷,齐十七见了,很不是滋味。

    “你这身傲骨是好,我倒想知道,丫头,将来你的夫君若是有了妾,你会如何做?”齐十七哼了哼,拿起茶杯。

    田敏颜斜勾起一边嘴角,邪邪地道:“如何做?将来我嫁的若是个穷的,我和他熬,熬出来了,他敢给我难看,敢纳妾,我就废了他,看他拿什么来和妾滚床单,我要将他重新打落尘埃,让他知道,没我,他就没好日子。如果是个生活无忧的,要纳妾,没有孩子,我定要和离,有孩子,那就一辈子当个有名无实的夫妻,别想要近我的身。”

    “你,你。。。”齐十七一口茶喷了出来,见着她脸上的阴狠,突然就觉得下腹一紧,猛地出手用力敲她的额头,怒道:“谁教你的腌臜话儿,亏你还是个黄花闺女。”

    他是真的生气,这些话,不说她的想法如何惊世骇俗,就是这些话传出去,也足以让她名声受损,一个黄花闺女能轻易说出这些腌臜话,谁会高看你一眼?

    她说的没错,规矩守礼,这样的枷锁,是沉重的,她一个姑娘家,还承担不起。她再不喜这规矩,再厌恶这枷锁,只要身在这尘世中,就得守着,虽说无奈,但多少人,都是这么无奈的生活?

    齐十七又想起之前在青州时遇刺那晚,这丫头,做起那些事也是十分轻巧,谁,是谁教她的?

    “我不管是谁教你的混账话,我只知道,你要敢在外头说,谁也救不了你。丫头,不管你如何视这规矩如粪土,你也当记得,人言可畏。姑娘家名声一旦毁了,不管她日后如何风光,也都背负着那名声过活,丫头,你承受不起。”

    田敏颜有些意外,看向他:“你不觉得我想法惊人?”

    “确是惊人。”齐十七冷哼一声,说道:“但也不是不能理解,朝中户部侍郎大人的夫人也被说是妒妇,可她生了三子两女,没有侍妾在眼前晃眼,那日子过的,比大多顶着贤惠名声的人舒坦多了。”

    田敏颜眼睛一亮,点头道:“确是如此。”

    齐十七睨她一眼,转开头去,说道:“本王府上没有侍妾,也不会留侍妾。”

    田敏颜眨了眨眼,试探地问:“王爷,皇上能依?”

    齐十七哼道:“皇兄虽为君主,但我不肯,他还能代我洞房不成?”

    田敏颜捂着嘴吃吃地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上下看他,不会还是处吧?

    齐十七被她这样打量,耳根有些发红,恼怒地道:“你那是什么眼神?”

    “没,没什么?”田敏颜咳了一声,忍着笑。

    齐十七狠狠地瞪她一眼,语重心长地道:“丫头,有些想法只要自己知道就好,你要记得,慧极必伤,过刚易折。”当初母妃,就是这样早逝。

    “王爷,这道理我如何不知?只是,每个人都有底线,而这,是我唯一的底线。”田敏颜收敛了笑容,说道:“寻不到这样的人,那我不嫁。”

    齐十七看着她好一会,长声叹道:“怎么就遇着你了呢?”

    母妃,这就是你说的缘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