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十七请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一辆朴实无华的马车从驿站驶出,车辕上,除了车夫,还坐着一个年轻男子,车内,则坐着五个姑娘,正是田敏颜一行。

    田怀仁因为昨夜睡的床生,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大半宿,快天亮才睡去,困乏的很,他就说不出去了,要补眠。

    虽是如此,田敏颜也留下一个小厮伺候,这是新买的小厮,叫平安。

    车辕上,谢城忠和车夫不住地说着话,赶车的也是个爽快的,哪有好玩的,好吃的,哪里去不得,都告知一二,这无形中,就得了好些信息。

    而车内,蓝儿也说着京都的趣事,说着一些人文,期间有吉祥满目崇拜的问上一二,气氛倒也不觉着沉闷。

    驿站建在西城近郊,西城虽不是主城,却也不是贫民窟,楼宇鳞次节比,白墙黛瓦,高墙大院,有好些屋顶甚至镶嵌着琉璃瓦,端的是富贵。

    此时正是巳时末刻,马车进入西城主街道,行人就多了起来,道路也狭窄许多。

    逛街压马路,自然是用脚走的才叫逛,也才能了解到当地民生,田敏颜让紫衣吩咐马车去铺子密集的城中心,几人就下车步行。

    “姑娘。”紫衣递过一顶纱帽,示意田敏颜戴上。

    京都的闺阁小姐出门,要不就是戴着纱帽,要不就是蒙着面纱,容貌不会轻易让人窥见了去。当然,也有那不大注重这礼教的,尤其是性子爽朗的,比如那瑞宁公主,许是在民风开放的北疆长大,她就是进了驿站也不蒙面纱。

    田敏颜不喜这样遮遮掩掩,要比容貌,白梅可比她还要漂亮呢,但见紫衣坚持,她只好妥协,但也只是用纱巾蒙面露出一双眼睛罢了,她可要好好看景呢。

    “姑娘,这西街有个女子雅居,里面琴棋书画皆有,也可以互相切磋,还能到里边去歇脚,姑娘要不要去看看?”蓝儿热情地推介。

    田敏颜挑眉,转过来头笑眯眯地道:“蓝儿姐姐许是忘了,我是从乡下里来的,平日,也就和农物生意接触的多,并没有机会学习琴棋书画呢。”

    蓝儿娇俏的笑脸一僵,立时紧张地道:“姑姑娘,奴婢并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

    紫衣皱了皱眉,蓝儿有时候就是这样,说话总不不经大脑,直肠直肚的,要是心里有弯道的,岂不是说她故意在讥讽?

    紫衣正要开口求情,田敏颜却是笑道:“蓝儿姐姐莫紧张,我没怪你,我说的是事实。”

    “姑娘。”蓝儿听了更紧张了,脸色微白,她不是怕田敏颜会对她怎样,而是这话要是传到王爷耳里,她不知会不会被攀了出去。

    田敏颜其实也真没多想,见她吓得脸白,便转开话题说道:“琴棋书画我不爱,不如蓝儿姐姐带我去瞧瞧这里的首饰铺子什么的吧?其它女子喜欢的,我也喜欢呢。”

    蓝儿仔细看她,见她真像是没生气的样子,吊在喉咙的心跌回远处,战战兢兢的应了。

    紫衣见了摇了摇头,再看一眼田敏颜那淡笑的眉眼,收起轻慢之心打起精神,不管田敏颜是真没在意还是假的,单就这么轻轻的一句‘实话’,就打了人一脸了。

    田敏颜她或许不敢对她们怎样,可王爷,却是能决定她们的生死的,而且,这也关乎王府的面子,与情于理,都不能轻视了去。

    “姑娘,除了天衣坊,前边有间绣云裳也极得夫人们推崇。”紫衣笑着说道。

    “哦?那既来了,就去看看。”田敏颜饶有兴致地道。

    蓝儿得了紫衣的暗示,忙的端起笑脸,在前边带路,一边碎碎地介绍着秀云裳,而田敏颜也听得认真,不时点点头,紫衣这才松了一口气。

    花表两支,皇宫御书房里,皇上和几个肱骨之臣说完政务,看向一旁撑着头昏昏欲睡的齐十七,摇了摇头,吩咐几个臣子退下,他则扔了一本折子过去。

    齐十七被惊醒,双手接着那本折子,皱眉道:“一大早,皇兄好大火气,高公公,你是怎么伺候的?还不去砌杯莲心茶过来?”

    高公公瞄了皇上一眼,见他又爱又恨的模样,唇角微勾:“诺。”说着退了出去。

    “朕让你来听政,你倒是将御书房当成你府邸的黑玉床了。”皇帝没好气地笑骂。

    “皇兄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就对这些没兴趣。”齐十七打了个呵欠,说道:“有臣子就行,要不,这么多俸禄养着他们是吃干饭的?”

    “你啊你。”皇帝摇了摇头,说道:“再过几日,文莱使臣一行就到了,还是由你接着?”

    “皇兄,我这回可是出去种地了,身子累着呢,这些杂务就让几个侄儿去办吧,我向皇兄求个恩典,让臣弟养养身。”

    “但那棉花之约?”皇帝皱眉。

    “皇兄总会赐宫宴的,还怕下不了那使臣的面子?”齐十七哼了一声:“几个侄儿也大了,皇兄您也该使唤使唤,整日的无事找事干,可不成。”

    皇帝眯了眯眼:“怎么?有哪个不安生的?”

    “安生不安生,皇兄您不是看在眼里?”齐十七似笑非笑的,话音一转:“对了,那田家父女已跟臣弟一道来京,皇兄打算何时见见?”

    “不是说了这回种出棉花的人都让参加宫宴?”皇帝愣了一愣。

    齐十七抿着唇,他的本意其实不想让田敏颜他们参宴,只要领赏就成,可话已说出去,皇帝金口已开,也是收不回的。

    “皇兄,这次棉花能种出来,田家居功至伟,要没有田家那丫头,臣弟恐怕也不能种出来。”齐十七想了想说道。

    “你这是为那田家请功?”皇帝有些意外,看着幼弟,带着探究,这孩子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一外道人了?

    “皇兄向来都是论功行赏不是?”齐十七勾唇笑了笑:“臣弟种地的时候听了一句,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这是不成的。”

    皇帝哈哈的笑,说道:“也对,你想怎么赏?”

    “这就是皇兄的事了。”齐十七弹了弹袖子上虚无的灰尘,说道:“对了,臣弟在清平种地时,也打扰了田家不少日子,皇兄替臣弟还了这人情吧。”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