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我才是主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你再说一声不守妇道试试!”罗氏厉声冲着江氏喝道。

    江氏被罗氏的突然发难给狠狠的吓了一跳,抬头看向罗氏,她双目凌厉,迸射出层层厉光,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子似的向自己飞过来。

    江氏突然打了个冷颤,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罗氏在她的印象中,向来是温良敦厚的,也是几个媳妇中最好欺的一个,嫁进来十几年,从来没顶撞过自己,从来都是忍气吞声,说实在的,江氏对她这样的忍让识时务是非常满意的。

    可这种满意并没有让她满足,罗氏的忍让敦厚让她满足的同时索要更多。陈氏的狡猾精明和李氏的无赖泼皮满足不了她那皇太后掌控一切的心态,这种不平衡让她心里扭曲,只好从罗氏身上获得,并且屡试不爽。

    可不知什么时候时候起,罗氏变得硬气不听话了,学会了反抗,学会了说不,到底是什么时候起呢?三房开始富贵的时候?

    不,在这更早,在她孩子差点要流掉的时候,在田敏颜掉进河里的时候,罗氏就变得硬气了,再不是那个任她搓圆按扁的罗氏。

    为母则强,母爱改变了罗氏,为了孩子,她学会了反抗说不。

    江氏想起了罗氏从前在老宅时拿着菜刀像个煞神的一幕,咽了咽唾沫,心有些慌。

    此时的罗氏没拿到,可比起那个时候 ,更盛气凌人,更有威严。

    没错,就是威严,江氏想到这个名词,脸色变了几变,跟啃了粪一样的难受,她再否认,也改变不了这事实,罗氏比自己更有气势的事实,已经不是自己可以拿捏的了。

    她却不知道,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你与之交往的人也会改变你自己。随着三房的富贵,罗氏接触的人越来越多,并且大都是些大户人家里头的夫人,潜移默化,她就是学不了十分,也能学了个四五分,这四五分,足以让江氏这样在乡下活了大半辈子的老太太色变了。

    罗氏上前一步,看着江氏冷声道:“我忍让你是因为你是我夫君的母亲,忍你敬你是应该的。可敬你忍你并不代表我怕你,更不代表你可以随意侮辱我的名声。”她冷笑着一步步靠近,讥笑道:“你口口声声说为你儿的名声?你若真为他着想,你就不该趁他不在时折辱他的媳妇,你这是明晃晃的打他的脸,这叫维护为他着想?可笑之极。”

    “你你。。。”江氏被刺得脸一阵红一阵青。

    “泥人尚有三分性,你再这么口没遮拦随意侮辱我,我只好请老爷子主持公道,再不是,到祠堂请里正主持公道。你既然要让我没脸,那就大家都别要脸了。”

    江氏脸色终于大变,三角眼一瞪,耍泼道:“你敢威胁我?好啊,去告啊,老婆子我非告你一个不孝。再让老三休了你,就凭老三的如今的富贵,要啥女人没有?娶上两个黄花闺女都比你强。你去啊!”

    江氏越想越觉得有理,那个男人不贪新鲜的?漂亮的黄花闺女难道比不得你一个生个几个孩子的半老徐娘差?

    这么想着,江氏就越发得意,等着罗氏哭泣求饶的样子,可惜,她想差了。

    先不说田怀仁的性子是不是那种人,几个孩子会不会准这是一个事,这如今三房的富贵,其实也就是田敏颜挣回来的,罗氏被扫地出门?田敏颜第一个就要闹,更别说还有和罗氏一条心的两个儿子了。

    江氏要真能怂恿田怀仁这么干,届时被扫地出门的,怕是田怀仁了。

    再往深里说,罗氏和江氏,谁更得人心,明眼人一看就知,压根就不用比较,是聪明有脑子的,都会知道咋选择。

    江氏就等着看罗氏惊慌失措的样儿,可让她跌眼珠子的是,罗氏并没有半点慌乱,反而像是听到了最大的笑话一般,桀桀地冷笑起来。

    “老夫人怕是不晓得,自古,有不孝的自也有不慈的,你不慈在先,如何要求我贤孝?至于你说要让他爹写一直休书休了我另娶,并无不可。可惜的是,他爹早在几个子女跟前说了,若真做出这畜生不如的混事,就要净身出户。富贵么?乃是我的儿女们挣回来的。”罗氏冷道:“这里的一切,冠的都是我儿女的名儿,与我和他爹无关联。”

    “你放屁!”江氏一听跳了起来,指着她骂道:“早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原来早早就算计好了。好哇,你这毒妇果然毒,吹的枕头风,狐狸精上身,勾人魂魄散人精血,把我老三的东西都算走了,你这是要败我田家啊。”

    “什么你田家?老夫人莫忘了,我们这只算是田家旁支,早在去年,我们就分家了,你如今站着的地方,是我们的家。”罗氏冷冷地勾起唇角,眯着眼睛说道:“所以,休要再提什么年礼不年礼的,在这个家,我才是主母!我要送什么就送什么,你要有不甘,等他爹回来你再来闹,我相信他爹也没忘记,当日你和你两个宝贝女儿是怎么害得我早产,差点一尸两命的。我还能送年礼维持这亲戚情分,已是仁至义尽。”

    “你,你。。。”江氏气得三角眼瞪得铜铃般大。

    “我还有事儿忙,老夫人,就不招呼你了。”罗氏漠然地退了一步,福了一个身,叫道:“林家的,蒋家的,老夫人累了,好生送老夫人回去。”

    “是,夫人。”两人走到江氏跟前,淡道:“老夫人,请。”

    江氏是根本没想到罗氏敢这么强硬,她看着那两个靠近的婆子,怒道:“这是我儿子家,我是他老娘,你们敢!”

    “她既然不回,林家的,你去老爷子那边走一趟,就说老夫人决定住咱们家了,我让你过去给老夫人收拾些行装过来安置。”罗氏看着江氏似笑非笑的吩咐。

    江氏一傻,见那姓林的婆子当真往回走,顿时恼怒地骂:“好好,敢把婆婆赶出家门,我倒要去外道说说看,哪家媳妇像你这般恶毒。”

    说罢,江氏慌脚鸡似的往外跑,要真让那婆子过去说,老头子指不定会怎么发火生气。

    江氏虽然极品奇葩,可她也是个传统的老太太,是以丈夫为天的,哪怕有时候她横起来敢和老爷子打架,可很多事儿,她也是不敢不听老爷子的吩咐的。

    “阿妈可要想清楚了,听说二姑丈对那啥虹霓是念念不忘,还四处打听虹霓被送到哪了。”田敏瑞不知从哪个角落走了出来,淡淡地道:“娘,前儿不是张夫人说那虹霓过得很不如意么?二姑丈如此的善解人意温柔体贴,怕是会很欢迎那虹霓回来太平镇的。到时候,二姑又多一个人伺候了,我瞧着二姑也是苦了些,不如就托张夫人,将那虹霓接回来吧。”

    罗氏淡淡的笑着,看着田敏瑞,眼中俱是骄傲,儿子和自己一条心,真好。

    江氏听到这威胁的话,傻站在那里,脸色是赤橙红绿青紫蓝,甭提多好了。

    她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头给威胁了,可气可恨,就跟他娘一样。

    “好,好,你们有本事,我看你们能好到哪里去,我老婆子等着。”江氏只觉得喉咙热血翻滚,呸地吐出一口浓痰来,恨恨地走了。

    罗氏见江氏终于走了,欣慰地看着儿子,说道:“儿子,你也长大了。”

    打蛇打七寸,田敏瑞只说了几句话,江氏就乱了阵脚,事关宝贝闺女,她是半点也不敢赌的,田敏瑞他们要真是狠起来,将那贱人接回来,兰儿哪有如今的舒坦日子?

    “娘,您别怕她,有我们在呢!”田敏瑞淡淡地笑道。

    罗氏嗯了一声,转身想要进屋,身子却是晃了一晃,差点摔倒在地,幸好田敏瑞眼疾手快地扶着她。

    “娘,你咋的了?”

    “没事,许是站久了,着了凉,头有些昏。”罗氏笑了笑,其实她也真是被江氏给气着的,试问天底下,哪个婆婆一天到晚说媳妇不守妇道的,也不怕外人听了笑话。

    “我扶您进去歇着。”田敏瑞皱了皱眉,扶着罗氏进屋。

    江氏一脸怒气冲冲地回到老宅,就撞到了李氏,李氏那是个没眼色的,只谄媚着脸上前说道:“娘,可要到银子了?也给我支点银子呗,俺娘家那边的年礼也还没送呐。”

    江氏正有火无处发,一听这话,就冲着李氏骂道:“银子银子,你当我是金山银山,一变就有银子啊?学什么人送年礼,呸,有本事你也学狐媚子去吹枕头风去,捞多多的银子,爱怎么送怎么送。”

    李氏被喷得满脸的口水花,臭烘烘的,见江氏一个大火山似的,知道在那边受了气了,自己倒霉撞上枪头了,忙不迭的跑回屋。

    江氏见她跑了,骂得更凶,后又转个位置,叉着腰对着田敏颜他们家的方向狂骂一通,直到老爷子出来喝止了,才罢休。

    而这事以后,江氏和罗氏的关系更恶劣了,已到了明着撕破脸的地步,此乃后话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