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情敌出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京都突然有了新的八卦,听说贤王府入住了一位娇客,颇得贤王爷的看重,那位娇客就是咳嗽一声,贤王爷也大惊失色,要宫里只替皇上掌脉的宁御医前去诊症。

    “这算什么,听说那位娇客只是笑一笑,贤王爷就恨不得将这天底下的好东西都拿到她跟前博她一笑呢。”

    醉香楼里,有食客在说着近期最新的八卦。

    “莫不是真是个美人?传说贤王爷只好男色,身边是连个通房都没有的,这是何方神圣?”

    “谁晓得呢,听说是从青州来的。”

    醉乡楼的一个厢房里,坐了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一个年纪约十五岁,穿着鹅黄衣裳,长了一张桃心脸,丹凤眼水汪汪的勾人,只是唇形略有些尖刻的样子,与她的脸型十分不搭。而另外一人,年约十六七,穿着一身月牙白衣裳,肤如凝脂,瓜子脸,身材娇小,体态纤薄,两道柳叶眉弯弯,似蹙似拢,让人忍不住想要抚平。她一双美目含情脉脉,像是会说话一般,睫毛长得似羽扇,樱桃小嘴不点而朱,言行举止端庄娴雅,端的是弱质纤纤美人一个。

    “什么娇客,分明就是一个乡下村姑子,这些人也太能掰了,玉莹姐姐,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谁能比得上玉莹姐姐你?”鹅黄少女气愤地道。

    但见那被称为玉莹的美人斜坐在椅子上,白如羊脂玉的手托着下巴,如漆的黑发垂着她的微微低头倾下,浅笑嫣然地看了对面的少女一眼,似有些落寞地道:“纵是千娇百媚,也换不来他一眼关注,再负盛名又如何?乐怡,你也别安慰我了。”声如珠玉落盘,滴答作响。

    那唤作乐怡的少女立即说道:“玉莹姐姐你何必妄自菲薄,你是左相大人唯一的嫡女,又是京中有名的第一美人,更是大家公认的才女,那村姑子如何比得上?我爹爹说了,是皇上见她种出那劳什子棉花,所以才赐她住进贤王府的。贤王爷哪会看上一个野丫头,又不是眼睛瞎了。”

    姚玉莹,年方十六,当朝左相姚茂兴的唯一嫡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京都有名的才貌双全的第一美人,听说她弹的琴能让人闻者落泪,能让鸟儿停驻倾听,她画的花能吸引蝴蝶驻足画上。

    左相除了姚玉莹这个宝贝女儿,还有一子,但对嫡女的看重比儿子更甚,这位姚家大小姐,贤德端庄,对下人宽慰善良,就是一只蚂蚁都不舍得踩了的,是真正的善良的大家闺秀,而她的容貌,更是在上上乘,弱质纤纤,是男人见了都想揽进怀里呵护一番。

    姚玉莹年已十六,却并没听说有定亲的人家,按说以左相这样位高权重的身份,女儿又是这样富有才名,求亲的人应该踏破了门槛才是,事实上,确实是踏破了门槛,可姚夫人说女儿命中带煞,要年满十六才说亲,才拖到了如今。

    是不是命中带煞,尚且不知,事实的真相是姚玉莹在十二岁之时见到了当时刚刚回到京都的贤王爷,芳心暗付,从此眼中只有贤王爷一人。而左相和其夫人,也认为自己女儿当配皇子,这才一直拖着没定亲,这其实都是公认的事儿。

    如今,姚玉莹已经十六岁,也拖不下去了,再拖,可就真成老姑娘了,姚夫人已经开始频频带着姚玉莹走访郧贵人家了。

    姚玉莹听乐怡说起那个姑娘,自己也有听爹爹提过,听说那棉花是冬天极能保暖之物,有棉花,边关的战士和普通百姓就不怕严寒,确实是极好的物儿。而这棉花,是那田姑娘提供的法子才能种出的,她自己也种出来,甚至比其它试验点出产还要高,也难怪皇上大喜。

    那个人,只是因为这样,才会让那姑娘住进王府的吧?姚玉莹幽幽地想。

    说了一会子话后,姚玉莹和乐怡相继走出醉乡楼,各自回到自家马车,分别归家。

    一路上,姚玉莹都在想着从酒楼里听到的话,两弯烟眉时蹙时愁,忽然感觉到自家马车停了下来,惯性使她晃了一下,幸好身边丫鬟知画扶着她。

    没等她开口,弄琴就问外边的马夫:“这是怎么回事,突然的怎么停下了,差点把大小姐给掼了。”

    “回大小姐,是一个马车和咱们府里的马车差点撞上了。”车夫在外面说道。

    姚玉莹皱了皱眉,弄琴见了,立即说道:“是谁家的马车,让他们避一下,先让我们小姐走。”

    外面没声音,顷刻间,那车夫语带惶恐地回道:“大小姐,是贤王府的马车。”

    京都郧贵人家众多,这各府的马车都会套个标志,以方便出行时行人避让或告知众人这是谁家车马。

    姚玉莹听了是贤王府的马车,立即坐直了身子,明知不妥,却还是让弄琴掀起一条缝看出去,确实是贤王府的马车,而且还是贤王齐祈专用的马车。

    “老黄,让贤王府先走。”姚玉莹二话不说就作出退让,她的声音有些颤,里面的,是贤王爷吗?

    而贤王府的马车,也几乎在同时响起一道俏丽淡薄的女音:“退后两步,让相府的马车先走。”

    姚玉莹听了那道声音,一愣之下,身子微颤了一下。

    贤王府没有女主人,也没有侍妾,就是丫头们出府要用马车,也用不着齐祈的马车,那坐在马车里的是?

    那个住在贤王府的娇客?

    两车彼此避让,倒一时半刻都停在了那里,姚玉莹咬着唇,想了想,就叫过知画耳语一番,知画点头,下了马车。

    田敏颜端坐在马车里,静静的等着那相府的马车先走,她也是差点被掼了,听说是车子停下的原因,又听说车夫说是左相府的马车,她就让对方先走。

    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就是暂住在王府,和齐十七有那么点关系,也知道不是能持宠而娇的,左相府,那可等于总理了,里头的人,不是她此时能得罪的,而且只是马车避让一步罢了。

    可就这么等着,马车都没有动静,马车外,反而响起一道陌生而娇俏的女声。

    “敢问王府马车里的娇客是何许人?我代我家大小姐来行礼谢谢了,多谢姑娘避让让我家马车先走,还请姑娘出来受我一礼。”

    田敏颜一愣,看向紫衣,紫衣便小声道:“左相府的大小姐姚玉莹,是左相大人的唯一嫡女,也是城中有名的才女。”

    田敏颜了然,大家闺秀啊,果然礼节周全,只是,一个奴婢却口口声声的用我字,还让她出去受礼,呵呵,有意思。想到这,她便看向紫衣。

    紫衣自然也知道这外头的奴婢不妥,便打开马车,扬声道:“姚小姐客气了,区区小事不足为提,也不值当提谢字,我家姑娘请姚小姐先走。”

    知画原以为那出来的会是那什么娇客,可一见紫衣,脸色微微一变,忙福了一个礼,笑道:“原是紫衣姑娘,也不知里面是哪位小姐?我家小姐让我前来致谢。”

    紫衣是贤王府的丫鬟,也是常出来走动的,她既然做的小姐身边的大丫鬟,自然知道紫衣的身份,虽同是丫鬟,可她却是王府王爷身边的,比自己的身价高多了。

    “不必谢了,我家姑娘和惠安县主有约了,耽误不得,姚小姐先请。”紫衣淡淡地道。

    知画心下一惊,脸上半点不露,忙福了一个礼,便匆匆地走回自家马车。

    她们的对话,姚玉莹也是听到了的,心里同样大惊,不是说是乡下来的野丫头么,竟然和惠安县主认识?

    “小姐。。。”

    “我知道了,我们先走。”姚玉莹手一摆,打断她的说话。

    马车一动,姚玉莹禁不住挑起车帘看过去,恰好见到贤王府的那辆马车也打起帘子,一张清秀白皙的鹅蛋面露了出来,那女孩似乎也很惊讶,却是勾着唇角微微地笑着点了一下头,姚玉莹慌得连忙放下帘子。

    那女孩,那双眼睛,竟像是会看进人心里似的。

    田敏颜同样疑虑,刚刚那绝色美人可真漂亮,只是,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却怎么看怎么复杂莫名,这是为啥?

    带着这样的疑问一直到了惠安县主说的铺子位置,下了马车,惠安就迎上来责怪她怎么迟了。

    田敏颜忙说道临出行时发现马车坏了,不得已换了一架,来的时候又遇到一点小障碍,并将自己遇到姚家小姐的事儿说了,末了道:“奇怪的是,那姚小姐见了我,竟然有些发慌,还很是复杂的样子。”

    惠安听了眼神闪了几闪,挑高眉看她,田敏颜不由问:“怎的,有不妥?”

    “你不知道么?有传闻,左相家的大小姐一直未婚配的原因,是因为人家等着贤王爷,一片冰心在玉壶呢。”惠安捏起茶杯抿了一口茶,似笑非笑地看着田敏颜道:“这些天,贤王府入住了一位娇客,早就传的沸沸扬扬的,贤王爷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不怪得人家不多想啊。”

    田敏颜一怔,了然,原来是这样啊,是情敌啊。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