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赐爵封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因为救驾受伤,原本准备参加完宫宴就回清平的田敏颜只好滞留在京,过起养猪的日子。

    有齐十七在,皇宫的秘药源源地用在她的伤口上,皇上的赏赐也落下来,药材那是一车一车的赏,田敏颜的伤口没几日就结痂了。

    关于那场刺杀,田敏颜从齐十七口中知道,是前朝的余孽,真真是狗血,看来哪一本小说都有前朝余孽呢,还都有女主撞上,她自嘲的一笑。

    躺了几日,天气越发冻了,田怀仁都恹恹的,整日不出屋,田敏颜知道,他想家了,其实她何尝不想?也是时候告辞了。

    遇刺后的第六日,田敏颜在屋里百无聊赖第拿着白子和黑子自己和自己下棋,忽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她头也没抬,懒懒地道:“什么事儿?”

    “姑娘,快,圣旨要到了。”紫衣和蓝儿等人一溜烟的进来,也来不及沐浴熏香的了,七手八脚的将她推到梳妆台上,一人拿衣裳,一人绾发戴首饰,一人净面,那动作叫一个麻利爽快。

    田敏颜装扮完毕,就被领到了大门口,齐十七已经领着众人等在那了,没一会,内侍就捧着明黄的圣旨到了。

    烟雾寥寥的案几后,宣旨的太监尖着嗓子唱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青州府田怀仁其心可表,忠心为国,因种出棉花有功。。。特封为忠县伯,享三等爵俸禄,赐居忠县伯府一座,黄金千两,良田百顷。。。择日来京。其女田氏敏颜,救驾有功,聪慧机敏。。。封为四品县君,封号慧敏,其妻封为四品恭人。。。钦此!”

    内侍这一番长长的话读下来,众人都傻了,田怀仁更是张大口看着那内侍太监,接旨都忘了,这跟被一个偌大的馅饼生生的砸下来一样啊!

    “忠县伯,接旨啊。”那内侍太监笑眯眯地举着圣旨。

    田敏颜见此轻扯了一下田怀仁,他才回过神来,语无伦次地道:“谢谢皇上。”

    田敏颜暗翻了个白眼,只好大声地谢恩:“谢皇上恩典。”

    齐十七摇了摇头,对宋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也是个精明的,把早就准备好的银票塞到那内侍手上,笑道:“劳烦公公跑这一趟了。”

    那内侍看也没看那银票的额度,贤王爷深得皇上疼宠,就是不给赏,也没二话,见宋管家这么说,忙的打千说道:“宋管家客气了,这是洒家该做的。王爷,皇上让您前去宫里一趟呢。”

    “本王知道了。”齐十七背着手淡声道。

    内侍笑说了几句,便告辞了。

    田怀仁怔怔地看着手上的圣旨,感觉像是梦中一样,忠县伯,那是什么官儿?他要当官了?

    谢城忠是欢喜得不行,又跪了下来对田怀仁和田敏颜拜道:“奴才拜见忠县伯,慧敏县君。”

    他这一拜,身后的人都哗哗地跪下来,整个院子,就只有齐十七和田怀仁两父女是站着的。

    田怀仁傻傻的分不清状况,有些不知所措,还是田敏颜说道:“都起吧,都赏,每人打赏一两银子。”

    “谢慧敏县君赏。”下人都喜不自禁,贤王府的月钱不低,但三等丫鬟奴仆都只是几百钱的月俸,这县君一赏就是一两银子,出手也不低了。

    “宋管家,伺候县君和忠县伯的人都赏一月月俸,其它的赏半月月俸。”贤王爷又加了一句,看着田敏颜说道:“这是本王另外赏的。”

    下人更欢喜了,忙的又谢了恩,田敏颜冲他抿唇一笑,目光落在那明黄的圣旨上,眼中露出一丝若有所思。

    别说旁的人觉得不可思议,她自己都觉得这赏赐大了,简直就跟一暴发户似的,中了个**彩特等头奖一般。

    她却不知道,皇上赐这个嘉赏的时候,朝堂上很是有一番争议,说不过是一个无根基的农户,种了棉花,而且其他试验点也种出来了,只奖赏一家,实在不公。

    梁汉庭当时就说了,这棉花的种植法子流程是田家给提供出来的,若不是田家,他们大南国也不知能种的出来否,而且,田家也是种出棉花产量最高的,还有之前的稻田养鱼,土豆,全部都是利国利民的事儿,赐个无实权的闲爵也算是安慰民心,至于嘉奖其它点的,不是或大或小的升了官么?

    这话驳得那持反对的人无话可说,紧接着,又有人跳出来说话,就是田家有功,那田小姐,一个默默无闻的乡下小丫头,也当不上县君这份位,县君该出自名门闺秀如何这般。

    贤王爷听了这话就不干了,淡淡地扫了一眼那说话的人,嘴角冷勾而起,这是和乐家交好的大人礼部郎中,便道:“如谭大人所说,区区一个县君之名竟然还比不上皇上的命了。哦,原来谭大人的心里,县君的位份比皇上更重要呢!”

    轻飘飘的话,没有半点火气,却吓得谭大人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惶恐地道:“皇上,臣绝无此意,求皇上明鉴。”

    “谭大人也别嫉妒,谁让你家闺女离得远远的,不过就是离得近了,你家闺女,也断不敢扑上来替皇上挡箭吧。”贤王爷又说了一句。

    谭大人家的女儿很多,可真没几个上的了台面的,唯一一个好些的,却又是个庶女,贤王这意思是说谁让你家闺女不去救皇上,谁让你没个勇猛的女儿,他这是犯嫉妒呢。

    “皇上,微臣惶恐。”谭大人匍匐在地瑟瑟地抖。

    臣子都跪在地上认错,皇帝也不会死抓着不放,假意说了几句,又感叹地道若不是慧敏县君挡了那一箭,自己怕也不会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慧敏县君是大功臣,是福星,百官有啥不明白的,当下就跪在地上说皇上鸿福齐天如何这般,这事就这么揭了过去。

    倒是那谭大人,后来听说家里有几个铺子突然都供货不足,有两个还迅速关了门,细心的人一打听,就知道是贤王爷旗下的生意给断了他家的供货,这下谁都明白,新的郧贵忠县伯和慧敏县君,是贤王爷给罩着的,得罪了他们就等于得罪了贤王。

    齐十七去了宫里,田敏颜和田怀仁他们回到院子里,这下,屋里剩下的人就只有他们原本的下人了。

    谢城忠他们几个又跪在地上拜了一番,田敏颜笑着让起,嗔道:“成了,拜来拜去,你们这纯粹是想多讨赏钱。”

    “县君,这是天大的福气,咱们也是想多沾些县君和忠县伯爷的福气呢。”谢城忠笑眯眯地道。

    “就你嘴最甜,你们跟着来也是辛苦,每人再赏二两银子。”田敏颜瞪了他一眼,笑道。

    “谢县君赏。”谢城忠顿时又打了个千。

    田怀仁抓着圣旨,又打开来看,结结巴巴地道:“囡囡,这这是真的么?咋跟做梦似的?”

    “那自然是真的。”田敏颜轻掐了他一把,说道:“爹你疼不。”

    “疼,真疼。”田怀仁呵呵地傻笑,像个孩子似的搂着圣旨不放,笑了一会后又问:“囡囡,这忠县伯是官儿么?是多大的官?”

    “这不是官,是爵位,但是没有实权的,就是官个名声,享三等俸禄,也是从三品的吧。”田敏颜笑着回道:“虽然没实权,但有品阶,爹爹,那些位份比您低的人都要向你行礼磕头的。”

    “这样啊!”田怀仁呵呵地笑,顿了一下又道:“那择日来京,是要来京都住?”

    “圣旨上是这么说没错。”田敏颜点了点头,让他坐下来,想了一下说道:“既然圣旨也说了,皇上也赐了府邸,爹爹,日后我们一家子肯定要来京都住的。”

    田怀仁皱了皱眉,说道:“那家里的田地?”

    “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过来,杨梅村那些地儿肯定得打点好,家里的地也租佃出去,这是必然的。”田敏颜一下子也没想的太过仔细,只道:“爹,这个也不急,咱慢慢打算。现在爵位都赐下了,也有府邸,女儿就想着,先去那府邸看看,打点一二,然后再回家,您看如何?”

    “爹听你的。”

    田敏颜看着田怀仁还没回过神的样子,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她爹老实一辈子,突然做了县伯,也还得要历练历练了,不然在这京都,这么多的郧贵人家,怎么适应得了?

    “姑娘,不,慧敏县君,宫里的赏赐来了,是抬到院子里吗?”紫衣在外头进来说道。

    田敏颜站了起来,笑说道:“走,咱们去看看赏赐去。”

    皇宫,仁德帝和齐十七在下着棋,茶香寥寥,两人谁也没说话。

    “如今你可满意了?”仁德帝落了一子,也不看他,只淡淡地开口。

    “这是她应得的。”齐十七一手抚摸着下巴,似在想怎么走,一手夹着一只圆润的白子。

    仁德帝被噎得一呛,抬眼瞪他一眼,说道:“你倒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一封就是从三品县君,谁能有这福分?”

    “她不就有这福分?”齐十七啪的落下一子,看了一眼仁德帝说道:“以身挡箭,勇救皇上,这就是福分。”

    “你。。。哎。”仁德帝叹了一声,深深地看着这个自小疼爱的小弟说道:“十七,就是封了县君,她到底是个出身低的,你。。。”

    “四哥,我一不是要继承皇位的皇子,二无大志,不过是个闲散王爷,要个出身高的作什么?出身高,谋的东西也多,京都的这些郧贵,亲事哪个不是绑在利益上的?夫妻同床异梦有何意思?弟弟也不求什么,只求舒舒服服的过这辈子,无拘无束,老婆孩子热炕头。”

    听他喊自己四哥,仁德帝的心软了软,眉目更温和了,说道:“但是,也太委屈你了。”

    “委屈?”齐十七放下手中的白子,说道:“四哥,除了出身,我还不是普通人一个,她比你想象的要好。”

    “哎。。。”仁德帝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倒是为她筹谋了,只不知她值得否,那丫头十三岁了吧,到及笄还有两年,要是能再有些功绩,及笄再提一提份位,在身份上,倒也不会落了太大的下乘。”

    “皇兄要是舍得,过两日你再封她个郡主也使得。”

    “你是活回去了,这郡主说封就封?跟大集市买菜似的,一买就俩?”仁德帝把眼一瞪,没好气地道。

    齐十七勾了勾唇,笑道:“那就再添些功绩。”

    仁德帝看着他无所谓的样子,摇了摇头,要不是知道这弟弟的性子,他会退让?只希望那丫头别让他失望,否则,让一个人消失又如何?

    齐十七回到王府,就听身边的小厮说慧敏县君在暖阁等他,心里微暖,嘴里淡淡的说知道了,脚下却快步走了过去。

    来到暖阁,田敏颜歪在靠窗口的榻上正拿着一本书看,见他来了,便笑着站了起来,福了一个身:“你回来了。”

    你回来了,像是一个妻子对丈夫说的话一般自然和谐,齐十七的只觉得心里涨涨的,看她温婉浅笑的样子,耳际有些热,咳了一声,故作板着脸道:“身子还没好,费什么神看书,仔细养着。”

    田敏颜笑着任他抽走手中的书本,给他倒了杯茶,两人坐在榻上,中间隔着个小几,她觑了他一眼问:“是你的主意吧?”

    “什么?”齐十七斜睨着她。

    “赐爵。”

    田敏颜淡淡地的道,不是齐十七,再大的功劳,也不能得这样大的嘉奖吧。

    “那是你该得的。”齐十七见她似是有负担的样子,说道:“天底下最大的事,也比不上皇帝的命,你救了他,别说一个县君,就是一个郡主也当得,别给我想那些有的没的。”

    田敏颜低头笑了笑,道:“也没想什么,只是觉着,跟个暴发户似的。”

    “暴发户?”齐十七怔了一下,随即勾起唇道:“确实有几分像。”

    田敏颜娇嗔地剜了他一眼,好一会才道:“我让你来是有事要说的,这马上就要过年了,现在事儿都定了,我该走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