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立规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家得了泼天富贵了!

    田怀仁因为种棉花有功,被封为忠县伯,而田敏颜因为救驾有功,也被封为慧敏县君,就是罗氏也夫荣妻贵,被封为恭人。这样的消息,在这个除夕,如同那声声爆竹一般,炸响了杨梅村,也炸响了各乡各处,飞快地传了开去。

    田家奉旨上京谁都知道,衣锦还乡时更是声势浩荡,那一车车的赏赐,那代表身份的华服,晃花了众人的眼,谁都说,田家祖坟冒了青烟了这是。一时间,也不准备年饭什么的了,都涌到了田家看热闹讨赏去。

    “我家老爷说了,年初四在村里祠堂大摆宴席三日三夜,也请戏班子来唱三日戏,届时欢迎大家都来凑个热闹,也不拘认识的不认识的,只管来吃喝凑趣。”林管家挡着流水般的人,红光满脸大声地道。

    人群里顿时爆出欢呼声,纷纷离去,奔走相告,这可是大好消息啊。

    林管家笑眯眯的,眼睛远远的扫到老爷子江氏被一大家子浩浩荡荡的来了,眼神一闪,端起招牌的笑脸。

    “林管家,我三弟呢?快让他出来接接,老爷子老夫人来了。”田怀孝双眼放光。

    “二老爷,忠县伯和慧敏县君刚进家门,一路赶路辛苦得紧,正在歇脚,你若是来贺喜的,要不过了晌午再来?”林管家笑呵呵的客气地道:“老爷和县君得空了自会召见你。”

    “你算个什么东西,老三当的官再大,这也是他老子娘,我是他二哥,该他出来接,你磨叽个什么?滚开。”田怀孝把眼一瞪,就要往里闯。

    林管家身子一挡,脸上有了几分厉色,声音也带了几分冷意,说道:“二老爷,我家老爷被皇上封爵,从三品爵,你硬闯府邸,这是对爵爷不敬,对皇上不敬,这是藐视贵人,是要吃板子的。二老爷不知,旁的人,就是知府大人,也得恭恭敬敬地递帖子拜见呢,也没敢说一声接。”

    这话一出,老爷子他们的脸色就变了,这意思就是说知府都要递帖子拜见,你算老几,兄弟就了不起啊?

    田怀孝气不过,还想说什么,老爷子大喝一声,说道:“老二,你给我闭嘴。”他又转向林管家,心里虽不满,却还是端起笑脸说道:“林管家,我们就是好久不见老三他们了,心里念着呢,也就是想见见老三他们。”

    “老爷子,不是我不让您进,实情是忠县伯和慧敏郡君刚到家,好多事儿没整理,您要是不怕等,就在偏厅坐着吃茶。”林管家装出为难的样子说道。

    “没事,我们也是得空着,也不怕等这一时半刻。”老爷子呵呵地道。

    林管家心里闪过不屑,心道郡君真是一掐就中,知道老宅的人会来,事先就吩咐了,既然不怕等,那就等呗。

    于是,他依旧笑眯眯的,脸上半点不显,领着他们到了待客的偏厅。

    后院里,田敏颜早就得到了消息,她知道这些人是不会错过打秋风的机会的,而且,要知道他们举家搬去京都,也一定会赖着跟去。

    不过,她可不是田怀德,也绝不会带着这些无赖去京都,这事要怎么筹谋,可要好好想呢。

    “知道了,送些茶点过去,让他们等着,莫让他们到内院这来。”田敏颜对来报信的如意淡声吩咐。

    如意恭敬地应了,退了出去,心想到底是封了县君,姑娘这气度比过去更让人敬畏了。

    转身回到屋里,田怀仁正和罗氏他们说着话,笑意融融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个笑容来。

    “这到底是怎么的,你们快给说说。”罗氏迫不及待地问道。

    田敏颜看了田怀仁一眼,便细细地将到京都的事慢慢的说来,当听到田敏颜挡箭的时候,罗氏的脸色唰的白了。

    “你这孩子,怎么就去做这事,这要是有啥事,你让娘咋办?”罗氏拉过田敏颜嗔怪地道。

    “娘,没事,不都说我是有大福气的人么,如今伤口都好了,不信晚上你给我看看。”田敏颜忙的认低伏小。

    “你。。。你这孩子让我说什么好,日后可不要再做这种事了,什么荣华富贵,也得有命享才行,娘只求咱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富贵倒在其次。”罗氏絮絮地道。

    田敏瑞见话有些沉重了,便道:“娘,今儿个是大好日子,就不说这些扫兴的事了。妹妹是有大福气的,如今不是成了县君?娘你也是有品阶的诰命夫人呢。”

    “是啊,娘,日后你不用再看旁的人脸色了,你是四品的诰命夫人,别人见了你,是要磕头行礼的。”田敏颜也笑着说道:“而除了比你品阶高的,你要不喜欢,就可以不行礼。”

    “这个,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做,太多规矩了。”罗氏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娘,荣嬷嬷和古嬷嬷会教你的,要是不懂的,你问她们便是。”田敏颜笑着说道。

    这两个嬷嬷都是宫里出来的老人儿,规矩教养什么的那是最懂不过,这也是齐十七给找来的,本来就是要荣休出来的,齐十七给弄到忠县伯府,就是想着教导田敏颜和罗氏她们等女眷关于京都里的规矩,免得日后上京都了,啥都不懂,而闹了笑话。

    她们本就是荣休出来的,这家里也没人了,也不好再嫁人,既然到了田敏颜家,田敏颜日后是要给她们养老送终的,当然,身契也在她手中捏着。

    而这两个嬷嬷,荣嬷嬷脸容古板严肃些,有些不近人情,很是威严,规矩也严谨,古嬷嬷为人慈祥,会做一手好膳食,平易近人,但只要识货的,只听她说话就知道不简单,弯弯道道可懂得多了去了。

    有这两个嬷嬷教导,田敏颜相信,规矩什么的,在这几个月,学不了十足,也能学个七八分。

    “那两个嬷嬷,言行举止看着就和咱们这里的人不一样,到底是宫里出来的,我就怕要供着敬着。”罗氏皱眉说道。

    田敏颜勾唇一笑,目光微微有些冷,道:“娘,仆就是仆,咱们供着,她们有分寸的也知道个度,要想来个奴大欺主,那就别怪咱不客气了,懂规矩的,京里也不止她们俩。”

    奴大欺主,她是绝不会容的,哪怕她们是宫里出来的,也是一样,都翻身作主了,还让个奴仆骑到头上,那可不是和善,而是无能。

    一家人又说了一会子话,这回跟着回来的,除了两个嬷嬷,还有两个小厮和几个丫头,田敏颜给各自取了名,打算着这几个月培养熟悉起来,到时候去了京都也得用。

    他们在这边说得起劲,在偏厅里老老实实坐着等的老爷子他们可就特么不得劲了。

    “爹,这都一个时辰过去了,老三再忙,也得空了吧,我瞧他是富贵了就熊起来了,故意抬着架子好等咱去三催八请呢,我找他去。”田怀孝第一个不耐烦的起来,拔腿就要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老爷子一敲手中的老烟枪,说道:“你要等不得,就给我回老宅去,没人拦你。”这四六不懂的混账,还当老三他们是从前闷不出声的老三呢!

    “爹。。。”田怀孝愤愤不平,却在老爷子的瞪视下回到座位。

    “老爷子,当家的说的也对,这都等了老久了,三叔他们是故意晾着咱呢,晌午都要过了,咱年轻的还能熬着,爹和娘您们都上了年纪了,小的也是长身体要吃饭的时候呐。”李氏也不耐烦了,哼哼的道:“就是要摆架子,要摆够了。”

    老爷子沉下脸,正要发作,却听离他最近的田怀德肚子咕噜一声响,不由看了过去。

    田怀德脸红了红,有些讪讪,说道:“爹,二弟妹也说的是,这都晌午了,要不支使个丫头去唤一声?老三怕是忙过头给忘了。”

    “哪用丫头,俺去看看吧,这家里俺熟。”李氏双眼冒着青光,也不等老爷子说话,就快步走到门口,听说老三他们回来,那赏赐可是装了好几车呢。

    老爷子嘴唇动了动,见着一屋子神情萎顿的子孙,到底是没出声,田怀孝见此,知道有戏,便眼巴巴的看着门口,恨不得也跟出去。

    只李氏一脚还没出门口,就被逼了回来,是田怀仁他们过来了。

    眼见田怀仁他们来了,老爷子激动地站了起来,迎了上去,见到老三一身光鲜,红光满脸意气风发的样子,心里先是一顿,然后堆起了笑脸。

    “老三,你可回来了,爹就盼着你回来吃个团圆饭了。”老爷子抓住田怀仁的手,上下看了又看,赞叹道:“出息了,果然出息了,这听他们说皇上赐了爵,我还不敢信,还真的是。老三呐,你果然是有大出息的。”

    “爹,让你挂心了。” 田怀仁淡淡地一笑,转头看向田敏颜,说道:“都是托囡囡的福气。”

    老爷子见到同样光鲜,浑身贵气的田敏颜,眼神一闪,激动地说道:“好,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果是对的,颜丫头,好。”

    “爹,我早就说过颜丫头是个有大福气的。”陈氏满脸讨好地上前,瞪着田敏颜说道:“颜丫头啊,从前伯母许是不对,你可别跟伯母念上了。”

    “老三,这爵位是怎样,还有啥赏赐,咱们家也有份吧?”田怀孝挤开陈氏眼巴巴地问。

    “三叔,我。。。”

    “颜丫头。。。”

    田敏颜见着涌过来七嘴八舌的人,淡淡地笑,再看到那双像是死鱼眼一般瞪着自己的田敏婷,嘴角微勾了勾,微微侧头。

    “大胆,你们见着忠县伯和慧敏县君,如何不磕头行礼?”荣嬷嬷冷喝一声。

    荣嬷嬷这话乍然一出,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都看着那梳着圆髻穿着得体满脸威严的妇人,脸色齐齐一变。

    磕头行礼?

    老爷子也是一愣,笑脸一僵,看向田怀仁。

    田怀仁也没料到,有些为难地看着荣嬷嬷,艰涩地道:“荣嬷嬷,这是我爹和母亲。”

    “就是,你是哪来的妇人,懂不懂规矩,这是在哪里撒野呢?主子说话轮得到你一个下人说话?”田怀孝也反应过来,冷哼道:“有长辈向儿子下跪的理吗?老三,还不将这妇人拖出去?什么东西。”

    “放肆。”荣嬷嬷冷喝一声,上前一步,说道:“本官是皇上亲封的女官,官拜七品,岂是你一个小小刁民能命令呵斥的?你这是藐视皇权,还不跪下。”

    她又转向田怀仁说道:“忠县伯爷,您是皇上亲封的三品爵爷,皇上没有加封您的父母,按说他们一届白身都该向您和县君还有夫人行礼请安,以示对皇上赐爵的尊重。父母为大也就算了,但是这些人,全都该向您行跪拜礼,否则,该治一个不敬之罪,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老爷子的脸色一白,变了几变,在他身旁的江氏差点就忍不住要跳出来,老爷子眼疾手快地死死地抓住她的手,死命地瞪着她。

    田敏颜见了,敛下眼皮,嘴角冷勾而起,江氏到这时候还拧不清要跳出来,那可真是有好戏看了。

    要是聪明的,就该知道,荣嬷嬷背后肯定有人支使,否则,她断不敢初来乍到就自作主张的要人立规矩。

    老爷子看了一眼田怀仁,再看田敏颜,见她看过来,目光淡淡的,根本就没打算开口给台阶,不由瞳孔微缩。他算是知道了,这是田敏颜给下马威,要立规矩。

    没错,田敏颜就是要立这个规矩,要下这个马威,她要他们知道,这个家是谁当家作主,他们得看谁眼色行事。

    “嬷嬷,这个。。。”田怀仁皱着眉。

    “忠县伯爷,规矩不可废。”荣嬷嬷一副不容置喙的样子,冷道:“见皇上亲封之爵不跪拜,这是对皇上不敬,乃大不敬之罪,重则杀头。”

    “爹。。。”田怀孝他们被吓住了,荣嬷嬷这宫里出来的,又是七品女官,那周身气度可是比知县夫人都要凛冽。

    “跪!”

    老爷子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众人齐齐怔住了。

    别催作者啊,咱讲究慢工出细活哈~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