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算计不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乍然听见女儿这么问,田怀仁眼神很是复杂,他当了半辈子的农民,这突然就变成了大贵人,能习惯吗?这人老实惯了,也不是一时就能摆起架子摆谱的,田怀仁就是如此,觉得富贵了,也不该以势压人,说白了,他骨子里有些实,尤其是面对自己的亲血脉父兄。

    田怀仁张了张口,欲言又止,最后道:“囡囡,他们到底是亲人。”

    “亲人?有整日算计的亲人么?”田敏颜冷笑一声,说道:“爹许是觉得女儿太不近人情,才回来就摆这样的威风,可女儿想告诉爹爹的是,女儿已经不耐烦这样的算计,是故意的杀鸡儆猴。”

    “这,爹也说了是来祝贺咱们的。”

    “爹你信?二伯他们还问这爵位可有他们的份儿呢?”田敏颜嗤的一声,道:“爹,明年我们家肯定迁往京都的,若是老爷子他们要跟着一起去京都,你该如何?”

    田怀仁一下子被问住了,举家迁往京都,可是老爷子他们呢?

    田敏瑞见田怀仁被问住,也知道这事急不来,便道:“爹,今儿个大团圆,那些个不愉快的就先不说,咱吃个团圆饭才是正经。”

    田敏颜也没打算让田怀仁现在就作出决定,只不过是提前打个预防针,让他有个心理准备罢了。

    “可不是,不准提那有的没的,我可不高兴了。”罗氏也开声打圆场。

    田敏颜便起来说道:“是,忠县伯夫人。”

    她这俏皮的一逗弄,一家子都笑了起来,就是田怀仁,也暂时抛开了那不愉快的想法。

    老宅那边,可就不愉快了,正房里,哭哭啼啼的,要不就是在怒骂,老爷子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眉心拧成了一团。

    “哭,大过年的哭啥,回屋子里去抹药。”江氏骂得累了,指着陈氏两母女骂道:“就是你这扫把星,大过年的还来给我晦气呢。”

    “娘,这与我什么事,现在是婷姐被人打了。”陈氏忍不住还了一句。

    “你还有理了你,把个女儿教成这个样,人家没把她打死就该偷笑了。”江氏一拍炕桌,怒声大骂。

    陈氏呜呜地哭,见公爹也不说话,便哀怨地看一眼田怀德,见他也是愁眉苦脸的,心里恼恨,只好拉扯着田敏婷回屋去了。

    “爹,老三也太不是个事了,当了爵爷又咋的,您和娘是他的亲生爹娘呢,咱也是他亲兄弟,竟然真要咱们跪着给他行礼。”田怀孝恨恨地道,跪是跪了,一点好处都没捞着,这跪是白跪了。

    “可不是,还有颜丫头,真真是好大的架子,还有那身边啥荣嬷嬷,指不定哪天就要娘你给她们磕头行礼了。”李氏也不忘挑拨。

    “他们敢!”江氏把眼一瞪,怒道:“要我老婆子跪下行礼,她也不怕折寿,她受得起吗?”

    “娘您就该端起架子来,您是三叔的母亲,是这家里地位最尊的老夫人,他们不敢不孝。”李氏连忙又给戴高帽,眼中算计不断。

    “那就是,她是当媳妇的,就该来老婆子跟前立规矩,我倒要看看,她是真的敢把我老婆子当奴使。”

    “够了!”老爷子烦躁得不行,瞪着李氏他们,冷道:“都给我下去做饭去,一天到晚就只会挑事。”

    李氏撇了撇嘴,想要说什么,却被田怀孝扯了一下袖子,收到警告,只好扭着腰下去了。

    老爷子见她那副样子,直摇头,有这样的媳妇,真真是家宅不宁啊,真是娶差了。

    正房里,就只剩下田怀德两兄弟,还有老爷子和江氏。

    田怀孝仔细看老爷子的脸色,小心地道:“爹,想不到老三竟然还有这造化,这真是我们老田家的坟头冒了青烟呢,以后看谁还敢对咱家指指点点的。”

    老爷子冷睨了他一眼,这儿子想打什么主意,真当他老得不知道么?

    田怀孝见老爷子不接招,心里暗恨,再看一旁耸拉着脸的田怀德,眼珠子一转,故作兴奋地道:“大哥,看来你也时来运转了呢。”

    田怀德抬头看他一眼,问:“这话怎么说的?”

    “大哥,你想想,如今老三当了爵爷,只要老三给拉一拉线,大哥说不定就能起复再当官了。”田怀孝徐徐说道。

    老爷子抽旱烟的手一顿,迎头看到大儿子的双眼,里头迸射出自罢官回来从未有过的光彩,心里不由发酸。

    自罢官后,老大一直郁郁不得志,种不了田,想去找个坐馆教书的,人家都不愿要他,生怕他误了人家子弟,就一直呆在家,在村子里也不走动,怕见人。

    他知道,这儿子是怕丢脸呢。

    老三那爵位据说是三品的,说不定还真能帮老大拉扯一把!

    田怀孝见老爷子意动,心里冷哼一声,只要牵涉到老大,老头子就没法不注意,偏心偏到胳肢窝去了。

    可眼下,他也不好说什么,只继续道:“爹,只要到了京都,凭着老三,还有贤王爷的关系,稍稍走动,大哥就能再当官了,说不定还能当个六七品的官呢。”

    田怀德也有些激动,便附和着道:“爹,不如就求求老三吧?我要能再起复,林哥的前景也能好些。”

    田怀孝听了不以为然,大房一家都是自私的,只想到自己,从来就没想过二房,这要争富贵就只能靠自己了。

    老三封了爵,日后肯定是搬去京都的,只要能撺掇老爷子跟着一起去京都住,那富贵还能少了去?从前横河算得什么富贵,京都那才是真正的黄白之地呢!

    田怀孝越想双眼越是放光,同时也懊恼,当初分家的时候,要是跟着老三那就好了。

    他想的美,却也没想到事情是不是就如他所愿。

    老爷子被说的意动,却也知道好歹,看着两儿子的眼睛,再想起田敏颜那一身凛然的气势,长叹了一声,老三一家,哪是这么好糊弄的?旁的不说,就拿田敏颜今日这一作法来看,她这是先把后路给堵死了,杀鸡儆猴,这是让他们知情识趣,别轻易的打主意算计呢!

    可惜的是,这两个儿子都没想明白那一点,老爷子有些恹恹,大房二房这样,他如今还在就好点,若是老了,这两房没个能撑家的人,可要怎么办呐?

    大年初一,田敏颜早早的起来,穿了一身喜庆的华服,和田敏瑞小五他们兄弟来到正房给田怀仁罗氏拜年。

    “爹爹,娘亲,新年好,新年万事大吉,恭喜发财。”三兄妹跪在蒲团上齐声恭贺,就连小小的丫丫也被小星扶着跪在,奶声奶气地恭贺新年,只不过她慢了一排,贺语也含糊些。

    “乖,快起。”田怀仁和罗氏两人也是穿戴一新,看着几个子女都很是欣慰,递出红包。

    几兄妹一一接过,小五年纪小,当下就打开看了,是个足有一两重的海棠金锞子,不由笑眯了眼道:“哥,姐,你们看,是金锞子,爹娘今年大方了。”

    罗氏嗔他一眼,说道:“难道爹娘平日还短了你们的嚼用不成?”

    小五嘻嘻地笑,小丫丫也流着口水翻出那金锞子,举高说道:“哥。。。哥,丫。。。丫也有,金金。”

    “小妹,你还小,哥哥帮你藏起来好不好?等日后我们丫丫嫁人的时候再拿出来。”小五蹲下来,捏了捏丫丫肉嘟嘟的粉白脸蛋。

    丫丫却是飞快地把手一缩,一脸的警惕,捏着金子藏在身后,奶声奶气地道:“丫,丫自己。。。藏。”

    她这副小财迷的样子把田敏颜他们逗得开怀大笑,田怀仁更是喜爱地将她抱起来亲了又亲。

    正在这时,古嬷嬷走了进来,说下人们给老爷夫人们拜年了。

    田敏颜他们整了整衣裳,一个个端正着坐好,脸上带着笑容,下人一拨拨的按着等级进来请安拜年,吉祥话听了又听,当然,红包也发了不少。

    田敏颜家封了爵这样的喜事,下人本就与有荣焉,都庆幸自己跟对了主子。而既然有了爵位,日子又过好了,那红包自然比去年更大了的,一时间,宅子里人人笑容满脸的,欢声笑语好不快活。

    拜年后,田敏颜又召集了下人,安排这几日的事儿。他们家封爵的消息传出去,相信从今日开始,来拜年的人会踏破门槛,还有年初四开始连摆三日席宴,也要安排妥当,这人手都要规划好,各司其职,以免到时乱的不成。

    吃过朝食,田敏颜他们就向老宅去给老爷子他们拜年,一路上,见到不少乡亲,都停下来相互拜年见好,神色有些恭敬艳羡,田怀仁他们也不端架子,和善得很,对于小孩子也有给红包。

    老宅大门口,田敏林他们已经侯在那里,见田敏颜他们来了,快步迎上来。

    “三叔,三婶,新年好。”田敏林笑眯眯地打千拜年,站在他身边的马氏跟着道了好请了安后,笑眯眯地道:“老爷子他们早就在屋里等着了。”

    进了正房,一屋子都是人,只有田敏婷不在,田敏颜挑了一下眉。

    见到田怀仁他们来了,老爷子有些激动,没等田怀仁他们跪下就已经叫起,并每人都给派了红包,江氏虽没有几分笑容,却也给了红包。

    向老爷子拜了年,田敏颜几个小辈也向田怀德他们几个长辈拜年,只不过没有跪地磕头,只是福身行礼罢了。

    得了红包,田敏颜他们就被安排着坐下,田怀仁更是被老爷子拉着坐到了炕头上,那是向来只有田怀德坐的位置。而江氏,破天荒地拿出一个崭新的蒲团给田敏颜和罗氏垫椅子坐。

    田敏颜他们坐下,大房二房的小辈就给田怀仁罗氏拜年,新媳妇马氏丁氏也敬茶,罗氏一一派发了红包,二房狗剩当场拆开见到是银锞子欢呼地满屋跑,丁氏尴尬得不行。

    过年时,外人给的红包,当场就拆看给了多少,那是很不礼貌的。

    “三叔三婶可真大方。”李氏呵呵地笑着恭维一句。

    老爷子瞪了她一眼,说道:“让孩子们都出去耍吧,吵闹闹的。”

    很快的,几个小孩都跑出去了,田敏瑞他们已是半大,也就坐在那有一句没一句的陪着磕叨。

    “老三,年初四你们要请席宴,是怎么弄呢?有啥子要帮忙的,尽管吱声,都是亲手足,没计较的。”老爷子笑着说道。

    “爹,人手都在准备呢,至于叨忙那些,我们打算着直接让第一楼的伙计厨子过来煮,戏班子也派人去联系了。”田怀仁回道:“爹你们到时候只管去坐席听戏就成。”

    “那招呼客人呐?三叔,咱们可以帮着的。”陈氏巴巴地说了一句。

    “帖子来不及发,单独宴请的也就只有比较要好的几家,也不知能不能得空来。过年都是坐席,都忙呢,到时若不够人,就请大嫂去招呼。”

    “哎,那感情好。”陈氏听了眉开眼笑的,看到一旁自己的媳妇儿,又道:“你大侄媳妇,也是大家出来的,她也能帮着一二呢。”

    马氏可比陈氏内敛多了,只笑着福了一个礼,说道:“三叔三婶若吩咐到了,侄媳一定没二话。”

    田敏颜抬了抬眼,看向那马氏,见她淡定从容,虽也有讨好,却也并不刻意,也不知是真的不在乎,还是装的。

    她敛下眼皮,忽然感觉到一道炙热得有些锐利的目光瞪着她,抬头向那方向迎去,只见江氏死死地瞪着她头上的首饰,见田敏颜突然看过来,她来不及收回目光,不由有几分被看穿的狼狈,脸色便有些不愉。

    田敏颜微微一笑,这是,羡慕嫉妒恨呢!

    田怀孝眼看着老爷子和老三说话,总不到点上,不由有些着急,便撞了撞李氏。

    田敏颜眼角余光瞧见了,再看田怀德,同样有些焦躁,便放下茶杯,说道:“爹,家里该来人拜年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准备一二,免得客人来了,咱不在家就不好了。”

    老爷子被田敏颜打断,听到又是要走的话,心里就有些不满,笑容也淡了些。

    “颜丫头,你们先回去吧,这大过年的,我们几爷们和你爹吃两盅酒。”田怀孝一听就急了,忙的说道。

    这话一出,田敏颜心里更肯定他们必有所求了,眼睛便朝田怀孝看了过去。

    多谢亲们红包,今天拼了,万更走起,好累,睡觉~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