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明嘲暗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江氏打扮一新的被两个媳妇和孙媳簇拥着走了进来,昂首挺胸的,好不倨傲,可当她看到穿着一身暗红妆花绣万字寿纹的高氏,脸就黑了几分。

    因为是来姑奶奶家坐席,而且又是封了爵,罗家去年因着田敏颜的提携,日子也过得滋润起来,罗家的几个女眷都穿戴得很是光鲜,虽比不得罗氏富贵气派,却也比老多庄户农妇要得体许多了。

    就拿高氏来说,符合身份年龄的衣裙,高髻上插了赤金步摇并两支银钗,后髻又插了一支银簪,手上戴着的,是一对赤金雕花镯子,比起以往富贵多了。

    再看她的大媳妇和妯娌,同样是穿戴光鲜,各有各的品相不同,反观自己身边的几个,虽也有几根首饰,可也水头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层次上面的。

    江氏心里越发不悦,越发觉得罗氏是把好东西都往娘家捎去了,她也不想想,这些其实都是人家亲手挣回来的。

    “哎哟,亲家太太,过年好啊。”高氏假装才看到江氏,笑眯眯地站了起来迎上去:“老久不见,您老身子还是那般康健啊。”

    “托你的福。”江氏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一句,眼睛落在她抓住自己手上的手腕,那目光都快要把两金镯子给射穿了。

    陈氏见高氏脸上有些不愉,心里暗骂一声老太太不会做人,忙的笑着打圆场说道:“亲家舅太太的气息也比从前要好多了,瞧这气派的,可是有啥喜事?”

    “嗨,哪来啥子喜事,只是家里人口简单,和乐,这人自然养的气息好。若要是整天你算我我算你,吵吵闹闹,再富贵也是虚的,家宅不宁啊,气息能好?她大伯娘你说是不是这理?”高氏一甩手,爽朗地道。

    陈氏听得脸色微僵,讪讪地道:“可不是这理。”

    高氏扫一眼黑着脸的江氏,又笑道:“我如今呐,平日就做做家事,逗逗孙子,这日子咋过咋快活,这一把年纪了,还争啥子?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孩子们的富贵就让他们自个赚去。”她说着说着话锋一转,又走到江氏身旁说道:“就像老太太,真真是有大福气的,儿子成了爵爷,这孙女也是个县君,日后啊,这孙子考了秀才进士,那才是一等一的长脸,老太太你说是不?”

    江氏的额角抽了抽,想要抽离被高氏抓住的手,硬是一句话说不出,憋得满脸通红。

    “可不就是,现在罗家村谁不说老太太你有福气,都羡慕得紧呐。”高氏的媳妇周氏也跳出来笑说一句。

    “都一样,都一样,舅太太也是有大福气的。”陈氏见江氏沉默不语,紧着说了一句。

    高氏对于江氏这样的死性子,是清楚得很的,也说得够了,便把话题扯了开去,只是,她性子爽朗利落,说话也得体,处处占着理,让人想要反驳都无从反驳,江氏便愈发阴郁了。

    “老爷子和老太太也劳碌了大半辈子,早就该享儿孙福了,这回干脆就跟着仁哥他们开开眼界,儿孙自有儿孙福,让他们自个闯去,要住得闷了,再回来住也是一样,他大哥二哥不都在这么。”高氏笑呵呵地,又故作不悦地对罗氏道:“三娘,你这性子看上去绵软,骨子里就是个倔的,你公公婆婆他们也操劳了大半被子,虽说分家了,两老跟着大房,你们也是独户单过的,但这孝顺可分不了。如今你们富贵了,也该接上两老一道去享享福。”

    罗氏一听,便知道嫂子这话是啥意思,便一脸惶恐地道:“大嫂,我晓得的,我也想着让老爷子和老夫人跟着我们的,相公和几个孩子也是同意,就怕老爷子老夫人不愿。”

    “享福还有不愿的?”高氏嗔了她一句,便又笑眯眯地对江氏说道:“老太太,我这妹子就是个口硬心软的,您也是知道的,甭怪她不懂事,这婆媳也是一种缘分呢,是不?”

    江氏还不懂高氏这九转十八弯的话,陈氏当了一年多的官夫人,可是听的清清楚楚的,高氏这话说的漂亮,其实就是把话说死了,让他们别打主意,跟着老三他们去京都呢。

    想通这点,陈氏脸色微变,暗道这舅娘真真是个精的,明明就是一个妇人,也不知哪学来的心思,滑不溜鳅的。

    她却不知道,小时候高氏娘家家里穷,她曾经被卖去大户人家做了几年丫头,只是签的是活契,日子过好了就赎回来了,大户人家的腌臜事她也耳目渲染,说话自然也学了些。

    “瞧舅娘说的,爹和娘既然跟了我们,自是大房养着的,哪有分开的理?”陈氏笑了笑,又叹了一口气道:“爹最是和我们老爷亲香,前儿老爷还说,之前不知事伤了老人的心,日后定要时时孝顺承欢膝下呢。”

    高氏心里冷笑,江氏是个跋扈的,陈氏是个奸猾的,这李氏是个无赖的,真真是不要脸不知羞。

    她端起茶吃了一口,淡淡地说道:“这也就是各人的缘发了。”

    “哎,要我说呐,这还是一大家子住一块的热闹,就是过着年也是热热闹闹的,尤其这屋子住大了,越是嫌冷得慌。”李氏早就憋不住了,大声道:“三婶你们人少,要不嫌,咱还跟以前那般一块住,就是说话也有个人不是?热闹。”

    高氏听了几乎没一口茶喷出来,看向李氏,那是话都懒的说了,目光净是鄙夷。

    江氏看到高氏这眼光,觉得自己在亲家跟前丢了脸,便狠狠地瞪了李氏一眼道:“不会说话就甭乱喷粪,巴巴的贴上去,也不知羞。”

    周氏也是心里明堂的,便笑道:“三姑姑家人口也不少了,两男两女,再过两年,又得娶媳妇儿了,就是三姑也还年轻着,说不定呐,今年就又给咱三姑父添个儿子呐。”

    罗氏羞得两颊飞上红霞,嗔道:“海哥媳妇,说的啥话。”

    “你也别害羞,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你们两个都年轻着,如今日子也不比从前,再生他两三个也养得起。”高氏呵呵地笑道:“等瑞哥娶了媳妇,再添个孙子,亲家老太太,你就又添个重孙了。”

    “有这福分再说吧。”江氏不冷不热地瞄了一眼罗氏的肚子,火气蹭蹭地往上升。

    高氏一听不乐意了,这话是咋的,你再不喜欢也不带这么说的,这是什么话?

    “那也是,福分也不是人人都有的,就像我妹子,如今双儿双女,女儿贵为皇上亲封的县君,自个又是四品诰命,将来两儿子有了功名,那还能往上提,可说这福分,也是得看人。”高氏笑着道,眼中,是掩不住的对江氏她们的讥讽。

    江氏被刺激得脸都绿了,把眼一瞪,就要发作。

    “夫人,县里的大姑奶奶还有二姑奶奶来了。”林家的进来禀告。

    江氏一听是两个宝贝闺女来了,只好把火气压下,却还是满脸不愉。

    “请姑奶奶进来吧。”罗氏看了一眼江氏,淡淡地吩咐。

    江氏见她坐着不动,也不去迎一迎,心里有气,要是娘家的人来了,怕是巴巴的迎上去吧。

    “夫人,大小姐说知县夫人到了,让你去迎上一迎。”又有丫头跑进来说道。

    罗氏听了,便站了起来对高氏歉然地道:“大嫂,你瞧我。。。”

    “没事,客人重要,自家人没打紧的,我可随意着,这不有老太太在一块说话么?孩子我也看着,你去忙乎吧。”高氏大度地道。

    罗氏便笑了笑,快步出去了。

    江氏见她一走,便冷哼一声,说道:“我这媳妇啊,最是会做人不过,这外人永远都比自家人重要。”

    高氏知道她说的是啥意思,无非是说罗氏不去迎两个姑奶奶,紧着外人,便道:“亲疏有别,自家人自然没那大规矩,这外头来的客人,那又是不同,三娘作为当家主母,对方又是诰命夫人,是该迎上一迎,这是礼节。”

    江氏说话总是直来直去的,远没有高氏这么弯弯道道,这一听就要发作,陈氏忙拉着她说道:“哎,娘,大姑奶奶她们好久不来,咱们一块到前边去迎迎去。”

    今天是田敏颜她们宴客的日子,要是闹出了啥妖蛾子,说不好看那是轻的,下了田敏颜他们的脸面,那才是重的,谁知道那鬼丫头有什么后招对付她们?江氏这老太太,就是爱争一头的。

    江氏有气没处发,便把气都发到陈氏身上,明嘲暗讽的道:“就你会做人,旁的人都不会了,都是傻的,她们是自家人,就这么一个鸟笼子,还能走丢了不成?”

    陈氏被训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再看高氏她们,也不看这边,两婆媳只顾喝茶,小声聊天,不由脸颊都热了,说道:“那媳妇去外头帮这叨忙。”说罢也不理江氏,飞快地走了。

    出了门口,转身对着门的方向,咬了咬唇,恨恨地瞪了一眼,要不是为着自家,她才不理这老太婆怎么闹将。

    却说田怀芳她们到了田家,见到打扮得一身光鲜,浑身贵气的罗氏走来,原以为是迎她们的,忙的笑着迎上去,笑道:“三弟妹,过年好啊,恭喜了。”

    田怀兰看着罗氏穿戴无不贵重,眼中闪过一丝妒色,也谄媚地道:“三嫂,过年好。”

    “你们快喊人啊。”田怀芳对身后几个子女说道。

    “三舅母新年好。”黄文媛最有眼色,行了一个礼,黄文茹不甘不愿的,却也叫了一声。

    罗氏嗯了一声,对身边的丫头说道:“带姑奶奶她们去内宅坐着吧。”

    田怀芳听了脸色微变,这不是来迎她们的?正要说话,却见罗氏已经越过她快步向门口去,欢快地道:“温夫人,可盼着你来了,咦,方夫人,你们也到了?”

    田怀芳看过去,脸红了红,确实是出来迎客,迎的,却是别的贵夫人,这几个夫人她也认识,既然见到了,也不好装作看不到,便跟了过去带着几个子女行礼请安。

    那几个夫人见到田怀芳,也只是淡淡的点头,只是对罗氏恭维,对于田怀芳的插话,压根是不愿答理的。

    “瞧我,都净顾着说话,都忘了还在门口了,快屋里坐着吃茶去。”说了一会子话,罗氏便歉然地道。

    一众人又往内宅去,一边说着话,环佩叮咚,好不热闹。

    到了正房,见了老太太,又是一番相互见礼,说起闲话来。

    “咋不见慧敏县君?”坐下不久,温夫人就笑着问。

    “她正忙活着席宴的事儿呐。”罗氏忙的回道,似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是个不顶事的,还不如她。”

    “你该知福才对,养得闺女这般好,真真是羡煞旁人。”温夫人嗔道。

    “可不是,可惜我那小子配不上,要不我真要抢回家当媳妇儿去了。”方夫人也笑着赞了一句。

    “呀,白天还别说人,这不就来了吗?”张夫人眼尖地看到一个少女从外头走来,笑道。

    众人看去,只见一个上身穿着镂金丝钮牡丹花纹蜀锦衣,配一件银红色缠枝纹褙子,下穿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三千青丝绾成飞仙髻,髻上插了一支镏金点翠镶紫宝石步摇,插一叶白玉嵌珠翠扁方,鬓边插着红宝石小珠花,双耳坠着一对滴珠紫宝石耳环,脚蹬一对镶珍珠的蜀锦绣花鞋,腰间还挂了一个藕荷色荷包,一只羊脂白玉佩,端的是贵气逼人。

    她浅笑嫣然,双手交叉在胸前,行走间,裙裾不晃动一分,真真是大方得体,优雅从容。

    等她盈盈拜下,手腕上的一只鸡血红玉手镯,刺的人眼都红了,众人才反映过来,忙的叫起,没诰命的夫人甚至还了个半礼,而张夫人她们带来的小姐紧接着向她行全礼。

    黄文媛两姐妹在一旁见了,眼中震撼比谁都胜,这还是当初那抓泥巴玩的黄毛丫头?分明是换了一个人啊,那贵气,那气势,让她们都觉得自惭形秽了。

    而江氏她们,见着田敏颜比前些天打扮的更为贵气,眼都红了,这样的首饰,随便扔出去一件,都足以让穷苦人家过上好几年的日子了啊,可她们却没得一件。

    高氏将她们的反应看在眼里,和自家媳妇对视一眼,露出一丝讥讽,现在眼红,迟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