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各出奇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家宴客,戏班子助阵,宾主尽欢,直到天黑了,人仍舍不得散去,津津有味地说着那几场大戏,田家那气派。

    田敏颜送走最后一个客人,累得只想蒙头大睡,吉祥却来说:“大小姐,刚刚吉庆来说,前院那闹起来了。”

    田敏颜俏脸一沉,红唇微微的抿起来,真是半刻也不消停。

    祠堂摆了喜筵,也就是招待邻里乡亲的,一些女眷自然安排在宅子里,就是男客也摆了几桌,老宅那边就占了一桌。

    田敏颜来到前院,还没进门,就听见田怀孝拍桌子低吼的声音,一脚踏入门口,浓郁的就酒味儿就直直地钻入鼻尖。

    入目,田怀孝一脚踩在椅子上,一手还按在桌子上,一张方正的脸也不知是因为发怒还是吃多了酒,而涨得满脸通红的。

    而田怀仁,坐在桌边,很是尴尬和无奈,田怀德耸拉着头,老爷子则吧嗒吧嗒地抽着烟,见她进来,眉皱了起来。

    “吉祥,去把窗户打开,本县君是看二伯父黄酒灌多了,脑子有些不清醒,开个窗子让他醒醒酒。”田敏颜对老爷子的皱眉视而不见,只微微侧头,淡淡地吩咐。

    吉祥脆声应了,麻利地走到窗子前推开窗,寒冬的冷风卷了进来,吹得人打了个寒颤。

    田怀孝也被吹得脑瓜子清醒了几分,见灯光下田敏颜那张脸孔一片寒霜,不由咽了咽唾沫,把脚放了下来,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有些讪讪。

    “这大老远的就听见二伯父拍桌子的声音,可是有什么不满的?莫非是嫌弃咱们家招呼不周?”田敏颜坐了下来,接过荣嬷嬷递过来的热茶啜了一口,将茶杯盖咯的一声盖上,话锋凌厉地一转,看向一旁伺候的吉庆斥道:“吉庆,你们是怎么伺候的?过门即是客,竟让客人这般不满,看来是平时夫人和我太惯你们了。”

    吉庆忙的跪下,说道:“是奴才伺候不周,求县君责罚。”

    “二伯父,你瞧,这要怎么罚?这些奴才都怪我平时太纵容了,愈发的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看看自个是什么身份,这是什么地方,敢拿腔拿乔当自己是主子呢。”田敏颜语调清冷,漠然地看向田怀孝,冰冷冷地道。

    田怀孝再愚钝,也知道田敏颜这话里的意有所指,指桑骂槐,这分明是拐着弯骂他呢,不由脸一阵青一阵白,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老爷子也是听明白了,看向田敏颜,见她神色淡漠,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心道莫非身份真的能决定一个人的气质?这个孙女是愈发的让人忌惮了。

    “颜丫头怎么过来了?客人都走了?这都是爷们,一屋子酒味,你忙活一天也累了,去歇着吧。”老爷子笑吟吟地道,话里的深意就是这里都是男人,你来这实在是不合宜,快走吧。

    田敏颜呵呵地笑,说道:“这客人还没走,主人家哪能就歇了呢,这可不是该有的礼节,嬷嬷,可是这样?”

    “回惠敏县君的话,是这样没错,虽说老爷子是老爷的父亲,可既然老爷分家另过,老爷子和两位大伯爷来了,那便是过门是客,主人家该招待着,这才不失规矩礼节。”荣嬷嬷淡淡地道。

    老爷子他们的脸色微窘,讪道:“这,有你爹爹在就得了,不用你一个女娃子作陪。”

    “说起来我也有话想和老爷子说呢。”田敏颜抿了一口茶说道。

    “哦?”老爷子心里突然有些不妙,直觉田敏颜接下来的话很是不好。

    “老爷子想来也听过皇上下的圣旨,皇恩浩荡,在京都给咱们赐了忠县伯府一座,这开了春,我们举家就要搬去京都了。老爷子老夫人劳碌了大半辈子,也到了享清福的时候了,我们商议过,想着让老爷子老夫人跟我们一道去京都,也见见世面,安享晚年,老爷子您看如何?”

    “什么?”

    田敏颜的话音一落,在座的人脸色大变,田怀孝和二郎跳了起来,声音都尖了起来,而田怀德,急切地看向老爷子。

    老爷子皱起眉,还没开口,田敏颜又笑着道:“我知道老爷子的意思,觉着分家时跟着大伯一家,不好再跟着咱。咱也不是要跟大伯抢人,只是想尽尽孝,接老爷子老夫人跟咱们住些日子。若是在京都住的不舒坦了,再回来和大伯他们共聚天伦也是成的,老爷子你看如何?”

    田敏颜这可是把话都说的清楚明白了,他们一家不日会迁去京都,会接两老一道去,但是大房二房,就不好意思了。

    老爷子老脸微沉,看向田敏颜,她目光清澄,笑容淡淡的,却是带着毋庸置疑的坚定。

    “老三,你们这是啥意思,撇下咱们独自去享福了?老三你这是要忘本啊。”听到田敏颜这把他们大房二房甩下的话,田怀孝不淡定了,再管不得看田敏颜的脸色,大叫起来:“老三你也不怕被人戳着脊梁骂。”

    “二伯父这说的是什么话?”田敏颜把茶杯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搁,凌厉的目光射向田怀孝,沉声道:“什么叫独自享福和忘本,还请二伯说个清楚明白。”

    “你们自己去京都,不管咱们大房二房的死活,这不是忘本是什么?”二郎腾地站了起来,咋呼着道。

    “这话可真好笑了,我们三房一不偷二不抢,也没沾过谁的光,当初分家时,咱们家只得六亩田,一个破房子,银子是没得一分,大伯当官时咱也没死皮赖脸的要赖上去享什么富贵。”田敏颜站起来,指着屋子冷道:“这一砖一瓦,这所谓富贵,全是咱们一家子辛辛苦苦挣来的,没靠过谁一分,没人帮忙,咱自己动手做,起早抹黑,绞尽脑汁才有今日的富贵,二伯说我们三房忘本,敢问我们忘了哪个本?”

    “这,这个。。。”

    “若说二伯说老爷子生养咱们,咱可是短了老爷子老夫人的吃喝?你问问老爷子,就是分家了,该供养老爷子他们二老的粮食,我们一分没少。从前我娘要安胎时,还是问老爷子借的银子,可后来咱孝敬的银子,咱已经还清了,孝敬的也没少给,二伯,我们忘了哪个本?二伯是帮着咱割过禾还是下过地?”

    老爷子听着,双手都攒成了拳头,脸色发黑,田敏颜这话说的凌厉,却是事实啊。

    田怀孝他们的脸色也是黑的跟过锅底一样,面对田敏颜的逼问,有些招架不住。

    田敏颜冷冷一笑,道:“皇上的圣旨也写得清清楚楚,这赐封的是我爹的名字,是我和我娘的名字,赏的是我们一家人。我还真不知道,这单独赐封,必须要惠及已分家的兄弟,咱们搬家,还要带上兄弟们一起搬,否则就是天理不容。荣嬷嬷,有这个规矩么?”

    “回县君的话,以大南国律例,若老人尚在未分家,赐封一人,全家得利,也就是说圣上赐了宅子给老爷,大老爷和二老爷也可以一道住进赏赐的宅子去。若是已分家,那只是同宗,奴婢也从没听过分家了的兄弟在有家有室的情况下厚着脸皮再回来住的。”荣嬷嬷福了一个身,鄙夷地道:“除非落魄投奔。”

    “这,这个。。。”二郎结结巴巴的。

    “别跟老子说规矩,老子就一粗人,老三你说,是不是要将咱们给抛下。”田怀孝气急败坏地叫道:“是不是富贵了就不认咱们这兄弟。”

    田怀仁眨了眨眼,将求救的目光看向田敏颜。

    田敏颜冷着一张脸,说道:“二伯这是威迫?”

    “你闭嘴,大人说话,你一个女娃插什么嘴。”田怀孝吼了一句。

    “大胆,你胆敢冒犯慧敏县君。”荣嬷嬷冷喝一声,上前一步。

    田怀孝缩了缩脖子,后退一步,看着荣嬷嬷那张威严的脸咽了咽唾沫。

    “够了。”老爷子突然一拍桌子,看着田怀仁说道:“老三,爹知道你们孝顺,但爹在杨梅村大半辈子,京都那样富贵的地方,爹这样的粗人也呆不惯,咱就不去了。”

    “爹。。。”田怀孝几人异口同声地惊呼。

    田怀仁也满脸复杂,看了看田敏颜,欲言又止。

    田敏颜却是悠然地重新端起茶杯,看也不看他们,旁的或许可以商量,但唯独带去京都这事,她一步也不会退让。

    他们家以一小小农家的身份,以坐火箭的速度成为新晋郧贵,这已经惹了很多人的眼红,除了贤王爷,他们可算是无权无势,在京都那样的狼虎之地尚且要如履薄冰步步为营。

    若是这些亲戚安分的也就罢了,可田怀孝他们是什么人,性子无赖暴躁冲动,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的,京都那样的地方,扎堆贵人,哪个都不是他们能得罪的,真要闹出了事,他们一个无实权只有虚名的忠县伯,拿什么来救他们的命?

    说句不好听的,要是再来个贪婪,被人怂恿犯了法,他们还能有命出来?她不敢赌。

    就是说她自私也好,她可不想成天到晚去帮他们擦屁股收拾烂摊子,也得给瑞哥和小五留些余地,日后他们可要考科举的呢。

    老爷子站了起来,深深地看了田敏颜一眼,说道:“老三,今儿的宴席做的很好,咱们吃的好喝的也好,爹承这个情了,就先回去了。”

    “爹。。。”田怀仁皱起双眉。

    “你们跟我回去。”老爷子冲田怀孝他们喝了一声,往外走去,见身后没动静,又转过身来大骂:“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田怀孝他们这才不甘不愿地跟着走了,田怀仁不放心,一直送出去。

    田敏颜回到正房,罗氏正和高氏她们低声说着话,见她回来,便拉着坐下问那边的情况。

    田敏颜粗略地说了,罗氏沉着脸道:“我就知道,半点都不消停。”

    高氏皱起双眉,说道:“这人啊,能厚颜无耻到这地步,也是第一次见了。”

    田敏颜冷笑一声,说道:“人至贱则无敌,要是他们啥也不争,那才奇了怪了。”

    “那你要如何?看你这么说,老爷子怕是心里也膈应了。”高氏问。

    “舅娘,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这是必须的,我有分寸的。”田敏颜淡淡的笑道。老爷子再想一家富贵,也要拧得清,是富贵重要还是命重要,她说清楚了,老爷子依旧想要大房二房去,那就带去吧,别后悔就成。

    老爷子憋着一肚子气回到老宅,田怀芳她们正和江氏说着体己话,见老爷子他们回来,均是一愣。

    “爹,这是咋了,这是谁给您老气受了?”田怀芳最是会察颜悦色,见老爷子这副脸孔便讨好地问。

    “还有谁,不就是老三,还有那臭丫头。哼,如今富贵了就不认穷亲戚了,都摆起架子来了。”田怀孝气咻咻地道:“老三想撇下咱,没门儿。”

    “你给我闭嘴。”老爷子一把坐在炕上,怒瞪着他冷道:“就你那德行,那暴性子去京都装大爷惹事?”

    “爹。。。”

    “你再说,就给老子滚出去,哪富贵哪去,老子不稀罕。”老爷子狠狠地用烟枪一敲炕桌。

    田怀芳见此不对,便好言相劝地道:“爹,别气着了身子,有话儿好好说,老二,你也少说两句。”她冲着田怀孝使了个眼色,又笑着道:“爹,老三向来是个孝顺的,你就和我娘一道去京都享福去,要是住久了你想我大哥和咱们了,和老三他们一说,他们还能不接过来共聚天伦?”

    “他们真敢不孝,我就告到皇上跟前去,看他这爵位还能不能当了。”江氏早就被田怀芳洗脑了,冷冷地道。

    “娘您也是的,老三他们最是孝顺不过,皇上也是以仁孝治天下,他们咋会不孝?”田怀芳嗔道。

    田怀孝也不闹了,一脸敬佩地看着自己大姐,以退为进,这招高啊。

    老爷子对老三一家不管大房二房的态度是不满的,在他心里,是希望每个儿子都过的好,那才是真正的兴旺,可老三他们处处捏着理,他也反驳不得,如今大闺女这么一说,也是个理,去了京都,到时候再接来还不是一个样?老三还会驳了不成?

    想到这,老爷子心中的郁气去了一半, 却不知道,这世道还有事与愿违这一说。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