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合计再分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老爷子神色恹恹地回到老宅,田怀德他们就喜滋滋的迎了上来。

    “爹,如何了,老三可说会帮儿子起复?”

    “爹,老三答应带咱去京都享福了么?”田怀孝搓着双手兴奋地问。

    “哎呀,那俺可要去拾掇拾掇行装了。”李氏一拍大腿呲牙笑道。

    “你傻了你,京都啥没有?还要收拾啥子?说你土你还不认了你。”田怀孝瞪她一眼。

    “对对,老爷你说的对。”

    老爷子看着这几个儿子媳妇,再想到田敏颜那毫不留情面的训话,心里又是酸又是怒。

    “够了,一个个作什么春秋大梦?谁说去京都了?老三富贵与你们什么事?有那想心还不如踏踏实实的种二分田。”老爷子指着田怀孝和李氏骂道:“瞧你们那德行,好吃懒做,这好日子还能从天上掉下来呢,美的你们。”

    田怀孝他们被老爷子这么一训,有些愣愣,看老爷子脸色实在不对,便小心翼翼地问:“爹,咋的了?”想到老爷子是从老三他们家回来的,便沉着脸道:“爹,可是老三他们给气您受了?我找他去。”

    “你给我住嘴。”老爷子见田怀孝这犟着脖子的样子,越发觉得田敏颜训他的话十分的无地自容,不由怒道:“就你这暴性子,这还好是在乡里,要出去外头,早惹一身臊了。”

    田怀孝有些忿忿地反驳:“爹,您咋这么说,我哪有出去惹是生非。”

    “爹,可是老三说啥难处了?”田怀德小心地问,陈氏双眼期盼地看着老爷子。

    老爷子看了一眼满脸忐忑的大儿子,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大啊,爹是怕了,你这性子,确实不适合在官场里混,我也想过了,不当官也好,你也是要当爷爷的人了,平时做些轻省事带带孙子也好。”

    “爹。。。”田怀德惊愕无比。

    “老三他们说了,改日他们去京都,这村里的田产肯定要佃出去,也得有人帮管着,老大你旁的不行,算个帐该是不会差的,老三的意思是看你愿不愿管这事?”老爷子一脸疲惫地道:“我也想过了,老三这边的田地也不少,与其让人佃了,不如咱们佃了种,人手不够,就请个长工短工啥的料理。进项好了,也能买些地,当个小地主也不愁吃喝了。”

    田怀孝一听不对,睁大眼急问:“爹这是咋的话?你说咱不去京都了?”

    “爹,老三他们真这么绝情,富贵就不认穷兄弟了?”李氏也急了,嚷嚷着道。

    “都住口。”老爷子一脸嫌恶地看着这两口子,冷哼道:“京都那是什么地方,就你们这德行去了,能作什么?整日撩是非么?要冲撞了哪个贵人,我看你们有几条命使。”

    “爹!你被老三骗了。”田怀孝捶腔顿足地道:“老三他们是忠县伯爵,颜丫头又是县君,后头又还有贤王爷护着,谁敢欺负他们?老三他这是故意不带咱去才说的那么可怕呐。”

    “俺就说嘛,老三一家子都是奸猾的不行了。”李氏哼了哼道。

    “老二你也甭说老三如何,你这性子如何,爹不说,你自己也清楚。”老爷子斜乜着田怀孝说道:“富贵,也要有命享才是。你非要闹着要去京都,爹也不拦你,但你脱了宗族出去,也省得你连累田家一家。”

    “爹。”田怀孝不敢置信地看着老爷子,见他脸色冷峻,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不由傻了几分。

    “爹还是那句话,老三家的田,咱佃租来,只要勤恳些也能过着日子。还有,开了春,就送金蛋和狗剩去学堂,爹没几年好活了,日后你们分家了,也始终要人撑起门户来,这几个孩子,不能耽搁了。”老爷子淡淡的说道:“大房现在就指望着林哥,至于二房,三郎在老三的铺子也做的不错,老三也说了,再过些日子,就将他调去作个小管事。”

    田怀德听着不对,老爷子这话像是交代后事一般,不由有些慌乱,说道:“爹,您还健壮着哩,咋的就。。。”

    老爷子点燃起手中的旱烟,吧嗒地抽了一口,透过烟雾看着几个儿孙,叹了一口气,说道:“爹老了,现在还能筹谋几分,日后爹不在了,你们就只能靠自己了。”

    “爹!”田怀孝抿着嘴,问道:“老三真不管咱们死活?”

    “你们也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还是那句话,富贵,也要有命享才行。”老爷子看他一眼,说道:“老二你也老实的待着,三郎是个孝顺的,短不了你的吃喝。”

    田怀孝听到这里,知道老三是真不会带他们去京都了,再看老爷子,又看看田怀德,重重地哼了一声,一甩袖子走了出去,李氏见此也跟了上去。

    老爷子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由摇了摇头,要说最担忧的,还是二房一家,好在,三郎早就跟了老三他们,如今也混得还行,日后,二房可就靠着三郎了,至于大房?

    老爷子又看着田怀德和陈氏,再想到那精明的孙媳妇,要是能掌起来,日子总不会太差就是。

    “你们也去吧,好好想想我的话,要怎么把日子过起来。老大,你书读的比老三多,老三一家当初也是啥也没有,有今日,也全是他们自己挣回来的。”老爷子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爹,我晓得了。”田怀德低着头恹恹地应了一句。

    等正房里安静下来时,江氏就忍不住的开口:“这是咋的一回事儿?老三果真是撇下咱去独享富贵?”

    “你也别听大丫说那有的没的,你要去京都,谁都不拦你,老三也说了,只要咱们去,就跟着一道去。就是不去,也短不了吃喝,大房二房不供,老三也供着咱。”

    “那不就得了,带上他们有啥打紧的,还能缺了几口饭吃?大丫说了,要是去了京都,文茹两丫头的亲事说不定能说个好的人家。”江氏哼道:“我去和老三说,我就不信他不听他老娘的话。”

    “你又犯了毛病了是吧,我说了你要去,没人拦你,就你自己去,你要去说,把那点子情分都说没了,我不理你。”老爷子敲了敲炕桌,怒道:“你和大丫说,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别乱折腾。”

    “你,你这死老头,冲谁泻火呐。。。”江氏被他这么一喝,气呼呼地开骂。

    老爷子听她骂的不成样子,狠狠地一瞪眼,下炕趿上鞋走出去了。

    北屋,田怀孝满脸阴骘地坐在炕上,眼中满是不甘和不忿。

    李氏絮絮地骂了一通,尖着声说道:“他爹,老爷子这么说,该是不会让咱去京都了?要我说,老爷子也太看不起人了。老大是他眼珠子,老三也富贵,就咱们二房是地底泥。”

    李氏这么一说,田怀孝脸上的阴骘更重,冷哼道:“老头子偏心是偏到咯吱窝里去了,自小他就偏着老大,现在老三好了,他又偏着老三护着老大,压根忘了我也是他儿子。”

    “可不是。”李氏附和一句,又问:“他爹,那如今可咋办?就这么算了?”

    “算了?没门儿,我不好过,大家都甭好过。”

    “对,爹,他们也太欺负人了,当咱二房没人了呢。”二郎也跳起来。

    丁氏眼珠子转了一圈,扯了扯二郎的手冲着田怀孝说道:“爹,其实不去京都也好,这京都规矩大着呢,见着贵人都要跪着行礼的,说错一句话就要砍头。老爷子刚刚不是说了要佃租三叔的地么?其实啊,咱们这房人多,还都是劳壮力,就是单过也不比大房差。三叔要是去了京都,他们家这房子就空下来了。爹,咱要是住进去,那。。。”

    “对啊!他爹,这京都是好,但那规矩也太多了,去了京都还不是看着老三他们的眼色做人,哪有自己当家作主那么好?”李氏被丁氏这么一提醒,双眼一亮道:“俺瞧着二郎媳妇说的对,老三他们去了京都,那房子就是空着,咱们搬进去好了,也住住大房子。”

    丁氏敛了眼皮,左手压了压自己的腰间,那里藏了一只金镯子,是田敏颜前儿送她的,让她必要时提点这公婆两句。丁氏虽也想跟去京都,可也知道田敏颜不会答应,她也不是好相与的,还不如卖个好。按着田敏颜的意思他们这房分出来单过,有田有地的当个少奶奶,也不缺吃喝。

    “分家?”田怀孝挑起眉。

    “可不就是。”李氏越想越觉得可行,说道:“你想想,如今去京都也没指望了,现在没分家合着过,这地里的活都是咱们二房做,大房有几个劳动力,咱吃大亏了。要是分了家,老爷子他们是跟着大房的,大房那肩不能抬的,林哥又读书,媳妇也有嫁妆,不愁吃喝,还种什么田?他们搬去镇上住,咱们就住老三那屋子,把老三的田佃租过来,再请上长工,舒舒服服的当老爷太太。”

    田怀孝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是这样没错,现在大房根本就不挑事,林哥读书就算了,大房压根没劳力做事。没错,这家必须得分了。”

    “爹,就是分家,咱也要合谋合谋,多争取些。”丁氏趁机说了一句:“比如三叔的房子。”

    “对,老三那房子真真是好,暖和得很。”李氏也说道。

    田怀孝的眼睛眯了起来,是该合谋合谋。

    东厢房,田怀德脸色郁郁的,连声叹了几口气。

    陈氏递了一杯茶过去,说道:“也别想了,爹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不成的了。”

    “你说老三他们咋就这点子忙都不帮,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田怀德很是郁闷地道。

    “爹,这还用说,人家是怕咱粘她金糠呢,我瞧着田敏颜那得意的嘴脸就恶心,我看她能得意到哪去。”田敏婷恶毒地道:“京都那地方,就她那土包子样,说不准住两日就哭着回来了。”

    “婷儿,不许胡说,你忘了那两巴掌了你。”陈氏呵斥一声。

    田敏颜脸色一变,摸了摸自己的脸,眼神更恶毒了,尖着声道:“我偏要说,她不会好过的,她这恶毒的土包子,端着架子敢打我。”

    “你这丫头,要我说什么好?”陈氏过去搂住她说道:“忍一忍吧,如今颜丫头是县君,打你也是轻的,要是她往外说你什么不好的话,你日后还说不说亲事了?”

    “她敢!”田敏婷眼神一凝,恨恨地道:“当初咋就没淹死那土包子。”

    陈氏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飘渺,当初,要是当初田敏颜乖乖的嫁去谭知是家,会是怎样的光景?这人各有命,还真是的。不过两年,三房一家就大大的翻身,反观他们这最风光的一房,落个落魄收场。

    不过如今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看向田怀德问:“老爷,如今咋办?我瞧着老爷子这意思,怕是过不了多久会分家,咱们这房劳力没两个,老爷你可得合计合计。”

    田怀德一愣,说道:“分家?”随即摇了摇头,说道:“不会的,爹如今最后悔的就是当初分了家,不会分的。”

    陈氏对丈夫这态度有些无语,想了想说道:“要真的分,那又怎样?”

    “分了更好,咱们和大哥大嫂一道搬去镇子住,我再也不要整天和牛粪鸡粪为伍了。”田敏婷冷哼一声,越想越觉得分家好,便撺掇道:“爹,让阿公分家吧,当个村姑,我以后要怎么嫁人呀?你看我手都粗了,谁喜欢一个村姑呀。”

    马氏撩了一下眼睑,眼中划过一丝讥讽,心想就凭这姑子的脾性,还想说个皇亲国戚不成?

    “老爷,就是咱不分,二房呢?他们肯,我看这分家,二房肯定会提出来。”陈氏抿着嘴道:“要真分家,趁着老三一家还在,咱们可要合计着好。”

    分家是必然的,趁着老三一家在,怎么分,怎么才能捞多些好处,可真要好好想想。嗯,要是分出来了,他们大房跟着老三做些生意,说不定也还能翻身。

    请某些读者别言语攻击,作者是人不是神,有没有存稿或者发多少都是作者自个安排的事,不爱不喜请高抬贵手移动右上角红色叉,THX~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