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迁往京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春光明媚,一场细雨淅沥,万物苏醒,处处鸟语花香。

    一艘大船在江水中缓慢地移动,船头甲板,一个穿着春衫罗裙,头顶青丝绾成几条辫子的姑娘走了出来,紧跟在姑娘身后,一个梳着双髻的丫头拿着一件薄披风披在她的身上。

    “小姐,这虽然已经开春了,可乍暖还寒呐,夫人要是知道你又穿得这么单薄的出来,又该责罚奴婢了。”

    那小姐扭头苦笑道:“吉祥,你愈发碎嘴了,你小姐我可不是瓷娃娃,一碰就碎。”

    吉祥替她系紧披风的带子,说道:“小姐,这可不同平日,你来着小日子,瞧这小脸白的,待会王爷见了,又该骂奴婢照顾不周了。”

    这两主仆,正是田敏颜和她的贴身丫鬟吉祥,听她提起小日子,田敏颜就觉得腹部痉挛地抽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好,说道:“好吧,又是我的错。”

    一满十三岁,她就来了月经初潮,这头一次来,疼得死去活来的,罗氏却是抱着她喜滋滋地说我家囡囡长大了,成大姑娘了,一阵心肝肉的叫,把她郁闷的。

    当女人不好受啊,经痛,生子痛,咋都不是男人来受呢。

    “小姐,你看,你看,那是不是王爷?”吉祥忽然兴奋地指着远处一点叫了起来。

    田敏颜凝眸看去,远远的码头上,站着一个颀长的身影,只看不清是谁,不由好笑地道:“你眼也太利了吧,又不是千里眼,这就看到了?”

    “我看一准是,秦姑姑不是说了,王爷会来接你的么?”吉祥喜滋滋地踮脚眺望。

    “别胡说。”田敏颜脸微红了红,看到看过来这边的船夫,低声道:“这话日后不要说了,尤其在京都,女子闺誉很重要。”

    吉祥吐了吐舌头,说道:“小姐,我知道了。”

    田敏颜看向远处,那身影,是他吗?也有小半年没见了,心里微微有些雀跃起来。

    “也快到码头了,你去船舱通知一声,让老爷子老夫人他们先起来走动走动,省得在船上坐久了腿麻了就不好了。”田敏颜侧头吩咐吉祥。

    “哎。”

    这次来京都,到底拒绝不了田怀仁的游说,老爷子和老夫人说跟着来京都,说是来见识见识,住上几个月,等天气凉了再回去杨梅村。

    原本大房二房也想来人的,陈氏更是让田敏婷跟着来,美其名伺候老夫人,而李氏也不甘落后,想让田敏静也来,说是给田敏颜当个丫头。

    田敏颜就觉得李氏脑子秀逗了,让自己妹妹给自己当丫头,传出去,这名声还能要?

    于是,她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就连老太太说要带上田怀芳的两个宝贝闺女,她也坚决地说不,把老太太气得很是没脸,闹着说不来,田敏颜还巴不得她不来呢。后来不知老爷子和田怀芳说了啥,她又拉着脸的跟上来了。

    除了这,秦姑姑也回来京都了,据说是齐十七让她回来的,贤王府需要个可靠的姑姑来掌管后院。而除了秦姑姑,还有京中通政司参议高良兴的家人,其夫人和一双儿女,还有老夫人和一个妾侍一个庶女,这是半路遇上的,她们乘坐的船只坏了,又都是女眷,这就一起走也好有个照应。

    这次来京都,除了一些不好带的家当,她都带来了,连人带物装了两条船,而家中的奴仆,也一并的带来了。至于家中宅子,和田怀孝他们签了契约,让他们搬了进去,只是正房和东西厢房决不能住。

    家中签了死契的长工,要不就在庄子上,要不就在杨梅村那西头宅子住下,或者去了青州那最大的庄子,罗家庄落脚。

    罗家庄已经开垦出来,这第一茬庄稼就种棉花,佃户也不少,至于其它产业,都各自有管事看管,半年对一次帐,处处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站在船头上,越来越近码头,船夫在抛锚吆喝,田敏颜看到码头上,那人,双手背在身后,遥遥的看过来,不由微微一笑。

    真是他,齐十七,好久不见了!

    靠岸的船只有很多,人声鼎沸,搬运的,吆喝的,很是热闹,田敏颜站在船头上,看着那一身墨绿青衣的男人,唇角的笑容越咧越大。

    她比了一个手势,见他无动于衷的,不由跺了跺脚,什么啊,没点反应,恨恨地瞪他一眼,转身要回甲板,却见他的手动了。

    见他表达的意思,田敏颜眼睛都笑弯了,又比了一个动作,急匆匆地走下甲板。

    他想她,他的手势这么说。

    京都不比旁的地方,田敏颜也免不了要落俗套,下船的时候戴上了纱帽,齐十七已经骑在了马上。跟着他来的,还有一些侍卫,蓝儿也在其中,谁都在猜测,这是来接谁的。

    田敏颜扶着罗氏他们过来,和齐十七相互见了礼,透过纱帽,他似乎看到她那双黑溜溜的眼睛。

    “谢过王爷来接了。”田怀仁毕恭毕敬地道。

    “忠县伯不必客气,我奉皇上之命前来巡视边界,恰逢忠县伯进京,不过是凑巧罢了。”齐十七朗声道。

    田怀仁一愣,随即领悟地道:“是,巧遇,巧遇罢了。”

    一众人上了马车,田敏颜左右看了看,掀起纱帽,朝他甜甜一笑。

    齐十七一愣,很快就皱起了眉,说道:“脸色怎的如此差?又在路上生病了?”

    田敏颜摸了摸脸颊,蹙起秀眉道:“什么叫又,我健康着呢。”

    “健康还有这样的脸色?”齐十七的眉拧成一团。

    吉祥在一旁噗哧地笑了,说道:“王爷,小姐她不是生病,而是小。。。”

    “吉祥!”田敏颜忙的轻斥了一句。

    齐十七越发不懂了,不是生病,脸色怎的这般差?

    一旁看了个首尾的秦海棠摇了摇头,便轻言提醒了一句:“王爷,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回城再说吧。县君她,这段日子也受不得冷。”

    齐十七看一眼秦姑姑,见她抿着嘴微笑,再看田敏颜那羞涩娇嗔的样子,忽然了然,耳际有些发红,嘴角一下子扬了起来,对蓝儿说道:“去把手炉找出来点上,让慧敏县君拿着。”

    田敏颜听了,脸一下子红了,瞪了他一眼,就爬上了马车,真是丢死人了。

    把迁京都的行装都装好,整整十几辆马车,同通政司参议的高夫人拜别后,浩浩荡荡的回城。

    车轮轱辘地转动,伴着马蹄声,想到那人就在外头,田敏颜忍不住掀起车窗的帘子偷偷看出去。

    齐十七骑在马背上,正和身边的杨官说着什么,似是察觉到她看出来,便停了谈话,看过来。

    “仔细冷着了,回去。”齐十七见她微白的小脸,唇角淡淡地勾起道。

    田敏颜脸微微红了红,瞪他一眼,再看那匹高头大马,好想也骑马,前世她也有去马会玩过,才学会要领,就穿了。

    齐十七似是看穿她心里的想法,勾着唇道:“等你好了,日后我教你骑马。”

    这人,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田敏颜恨恨地剜他一眼,放下帘子,脸有些发烧,再看到吉祥她们偷偷掩嘴笑,不由低声嗔道:“再笑,我可要撕了你们的嘴。”

    秦海棠见她一副小女儿娇态,摇了摇头,再听到齐十七在外头说话的声音,眸光微转。

    “敏颜,你过来,我与你说说话儿。”她招手让田敏颜坐到她身边去,京都不比杨梅村那样与世无争的小地方,有些事她要心里有数。

    随着说话的时间,马车缓缓进入京都的东城门,忠县伯府位在东城北大街,占地近百亩,花园亭台,屋舍楼宇,一样不少,经田敏颜规划,还让人推翻了三亩地准备做试验田。

    忠县伯府门前是两尊大狮子,这在京中的郧贵人家门前都会摆狮子,以示身份地位,农门小户,甚至官阶在五品以下,都不让摆的。

    朱门敞开,下人分列两旁,都是田敏颜之前置下的,有的是齐十七后来给她补上的,眼见田敏颜他们下车,都恭敬地道:“恭迎忠县伯,夫人,慧敏县君和少爷回府。”

    田怀仁有些不习惯,可他却还是端起架子,淡笑道:“都起吧。”微微侧头看一眼田敏颜,见她笑着点点头,不由暗吁了一口气,胸膛都挺了起来。

    而站立在一边的老爷子和江氏,俨然是被这阵仗吓傻了,老爷子最先反映过来,看着宛然变了一个人的老三,目光复杂。

    环境能改变一个人,这话可真没错,这哪还是那木纳老实的儿子啊。

    “忠县伯初到京城,本王就不打扰了,等忠县伯安置下来,本王再请忠县伯喝酒。”齐十七背着手淡淡地说道,目光却是看向站在田怀仁身边的田敏颜。

    田敏颜眼神闪了闪,别开眼,田怀仁已经打了个揖,笑说道:“谢王爷一路护送。”

    齐十七摆了摆手,再看田敏颜一眼,这才走了。

    等他一走,田敏颜便吩咐下人搬行李进府安置,这可有一大段时间要适应了。

    作者说想打造纯种田,所以京都风云会相对较短,或许平淡,感情戏会多些,当然,还是会继续奋斗然后幸福的~欢迎大家给意见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