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柳夫人提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初夏将至,厚重的衣裳逐渐收拢衣柜,换上的,是轻薄的春衫夏衣,忠县伯府也不例外,下人一水儿的新衣裳,脸上挂着欢快的笑容。

    “小橘,这是大小姐的衣裳,你快给送去,仔细别勾着树枝了。”

    “章娘子,我晓得喱。”名为小橘的小丫头捧着手中一袭鹅黄的春衫衣裙向着逍遥小筑走去,一路上还哼个小曲儿。

    来到小筑,却逢田敏颜带着大丫鬟吉祥姐姐走出来,她忙的退到一边,恭敬地低头行礼请安:“奴婢见过大小姐。”

    “嗯,不必多礼。”田敏颜温和的声音叫起,见是个没留头的小丫头,看一眼她手上的衣裳,笑道:“你是针线房的?我记着是叫小橘吧。”

    小橘一喜,抬起头看着田敏颜,大大的眼睛眨巴着,笑眯眯地道:“是的,大小姐好记性。”

    田敏颜淡笑了笑,道:“多谢你给我送衣裳来了。”又朝一旁的吉祥说道:“给她抓两把糖吃。”

    吉祥笑着应了,从荷包抓了一把糖塞到那小橘的口袋,说道:“你差事办好,大小姐赏你的,把衣裳交给如意姐姐。”

    “谢谢大小姐赏,谢谢吉祥姐姐。”小橘喜滋滋地鞠躬。

    再抬头时,田敏颜已经走了,她看着那瘦高的背影,不由赞道:“大小姐人可真好。”

    田敏颜来到正院,罗氏正交代林孝全家的事务,便在一旁等着,等林孝全家的下去了,她才上前说道:“娘,您如今可是越来越有主母范儿了。”

    罗氏嗔怪地瞪她一眼,说道:“你倒是做个甩手掌柜,没人打理,我只有硬着头皮上,幸好有荣嬷嬷在一旁帮着,否则我真做不来。”

    “嘻嘻,娘聪明得紧呢,就是没我也做得极好。”田敏颜娇蛮地抱着她的手说道:“娘,现在搬来好些日子了,家中的事务也慢慢的上了正轨,咱也该递帖子拜访柳夫人或邀她来家做客了。”

    刚刚搬来,忠县伯府里乱得紧,也不好请人过府,搬来的第二天她也是让身边的嬷嬷去柳家送了礼节,只说一切都安定下来再正式拜访,柳夫人回贴也是这么说的。

    “都依你的,但我们初来乍到,理应我们先前去拜访的。”罗氏笑着道。

    “嗯,那我去替娘写帖子。”

    柳夫人接了田敏颜家的帖子,第二日,罗氏就带着田敏颜和小五他们前去柳家作客。

    “好姐姐,好久不见了。”柳夫人亲自迎在了而二门,一见罗氏,就快步上前握着她的手,两人相互行了个蹲礼,道:“你们才来京都,本也该是我先去打扰拜访你们的,就怕着你们要收拾安置,没敢去叨唠。”

    “还真别说,这初来乍到,啥都不习惯,家里也是一直忙乱的,这事儿多了,就觉着力不从心,好容易才上手了,这才巴巴的前来拜访你了。”罗氏笑着说道。

    “夫人,这还在门子呢,没得让贵客站在门里说话的理。”郑嬷嬷笑着提醒了一句。

    柳夫人一拍手,懊恼地道:“哟,瞧我,这一高兴上来就忘了,快进去。”

    几人又向里头走去,按着规矩礼节,先去给柳老夫人请安行礼,说了一会子话,老夫人说乏了这才回到正院里去说话。

    “左右不过是一两年不见,感觉就像过了好久,真真是光阴飞逝。”柳夫人一脸感叹地道。

    “可不是,夫人还是一如当初那般年轻,让我羡慕得紧呢。”罗氏笑眯眯地打趣道。

    听她这么说,柳夫人语气有些嗔怪:“你也学了你家闺女那嘴儿,抹了蜜呢。”

    “夫人可真真冤枉我了,今儿个我可是喝了苦丁茶才来的呢。”田敏颜听了立时苦着一张脸说道。

    “哟,这话可是怎么说的?”柳夫人挑着眉问。

    “前儿见她有些上火,就给喝了苦丁茶,这东西最是下火不过,是从咱们老家里带过来的。”罗氏笑着道。

    “难怪我就瞧着她今儿这么安静,苦着脸呢,郑嬷嬷,快去拿些蜜饯儿过来,让咱们慧敏县君过过嘴。”柳夫人抿嘴一笑。

    “哎。”

    “夫人又埋汰我,前些年叫我颜丫头,如今叫我这封号,这是要和我见外呢。”田敏颜故作伤心地道。

    柳夫人一愣,随即无奈地对罗氏说道:“好姐姐,你瞧瞧,这丫头是愈发会作了,我哪说得过她哟?”

    “她说的极是,夫人你也别埋汰她。”罗氏拿着帕子掩嘴笑说一句。

    “那姐姐还埋汰我呐,我喊你一声姐姐,你倒是叫我夫人。”柳夫人哎了一声。

    “好好,这回是我错,柳妹妹。”

    “哎。”

    几人齐声笑了起来。

    正说着话,柳如玉和田敏瑞他们走了进来,笑眯眯的,倒也没像两年没见那般生疏。

    柳夫人便道:“如今你们一家子也是要在京都住下来的,瑞哥儿和小五他们学业也耽搁不得,可去学堂报名了?”

    “还没呢,正寻思着去京学堂报名。”罗氏说道:“夏大人也说了,让他们哥俩一同进学,得了空就去他那指点。”

    “那敢情好,我家玉儿也是在的京学堂,好歹有个伴,要是还没曾报,我这也使得上力,京学堂的山长和我家老爷也有几分交情。”柳夫人笑着说道。

    “那真真是要麻烦妹妹了。”罗氏听了顿时感激不已。

    “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那颜儿呐?这京学堂也设了闺学,好些人家的小姐都在里头学习。”柳夫人看向田敏颜笑问。

    读书啊,田敏颜摸了摸下巴,说道:“我这年纪?”

    “什么年纪不年纪的,你才儿十三岁,正是学习的时候,这闺学统共就是琴棋书画,也有骑射医术茶道什么的,其实也就是得个名头,给了个平台大家方便结交罢了。那些小姐们,家里大都请有女夫子的。”

    田敏颜抿唇想了想,上学什么的她还真没多大兴趣,不过是过日子罢了,哪里真是学习,不过,去见识见识也没差,要打入这圈子,结交是必须的。

    “那好吧,我就没脸一会,去见识见识好了。”田敏颜笑嘻嘻地道。

    柳如玉在一旁听了,脸上顿时一喜,说道:“颜儿去京学堂,若是有不晓得的尽可以来问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谢谢梓乾了。”田敏颜微微一笑。

    柳夫人见儿子那小脸微红的,再看田敏颜,目光清澈坦荡,神色自然大方,不由叹了一口气。

    “玉儿你又说混话了,男女大防,就是在学堂,也不能私下见面,传出去,有损颜丫头闺誉,知道吗?”她轻言斥了一句。

    柳如玉脸一红,有些羞愧,忙道:“母亲,是我想差了。”

    “你晓得就好。”

    “妹妹也别训他,他也是关心则乱,一时没想到罢了,我瞧着玉哥儿是个明事理的。”罗氏忙岔开话题。

    柳如玉更羞愧了,说道:“谢谢婶婶,也是我考虑不周。”

    “好了,出去玩儿去吧。”罗氏温和地笑了笑。

    柳如玉便看向柳夫人,她嗔道:“你婶婶饶了你,也不准轻狂,下回可记着了。”

    “是。”

    “下去吧。”柳夫人挥了挥手,让他带上小五他们出去,等人走了后,又对罗氏说道:“姐姐你也别笑我紧张,这京都就是这样,一点都错不得,要不,儿女清誉可就毁了,德行有亏,不管男女,都是一个污点。所以我说,京都看着繁华,其实远不比小镇自在安乐。”

    “该是这么谨慎没错。”罗氏也知道京都规矩更大。

    柳夫人见田敏颜一脸的若有所思状,便招手让她过去,轻搂着她说道:“颜丫头,你也别怪我小题大做,不让你们亲近交好。你若不怪柳姨话多,柳姨就提点几句。”

    “夫人,不,柳姨,我怎会怪您?我都知道您是为我们好呢。”田敏颜忙的说道。

    “好孩子,我知道你向来是个明事理的。在京都,可不比太平镇那般自由,更不如在杨梅村那般自在。想来你也看到了,这京都,女子出门,尤其是大家小姐,轻易不会让人窥见了容颜。私相授受的就不说了,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的事更是要不得,一旦传出去,就是你们二人成了亲,名声也坏了。”

    柳夫人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徐徐说道:“女子名声在哪都重要,京都这里更甚,尤其是身份显赫的人家,就越是注重名声,女子闺誉一等一的重要。你们家被封为忠县伯,想来有很多人都眼红嫉妒,也难免会使坏,你凡事都要多长个心眼,可别千万被人算计了去,否则,这辈子,也就毁了。”

    田敏颜如何不知道这些?柳夫人能跟她提点,其实是真心为她好,当下,便感激地道:“柳姨,谢谢你。”

    “我知道你这丫头是个聪慧的,既有贤王爷在你们后头站着,你又在宫宴上得了瑞敏公主的赏识,凭着你的心机手腕,想来也站得住脚,只是大宅阴私,防不胜防,多个心眼准没错。”柳夫人拍着她的手说道:“要是真真有人明目张胆的欺上来,就是王爷他们不好出面管,也大可以来找柳家,帮得了的,咱一定帮。”

    田敏颜面露感激,点了点头,说道:“谢谢留姨了。”

    “你瞧我,好不容易见了,又说这些腌臜的,忠县伯夫人可要恼我了,真是该打。”柳夫人转眼看到罗氏微白的脸,不由懊恼地自轻打了一下嘴巴。

    罗氏忙的说道:“好妹妹,你这真是折煞我了。你也晓得我,寒门小户出来的,虽也知道这些腌臜事,到底是和淳朴的庄户人家打交道多,也不懂,有你处处提点,我受益,颜丫头也不至于懵然不知了。”

    “也不怪你,你也是个淳朴的,只是这些腌臜事,我也不说了,防不胜防,不但女子要防,就是男子也要防上一防。”柳夫人苦笑道:“也不怕姐姐说我危言耸听了,再说一桩事,也就是前头的事,那翰林院侍读的公子不就是如此?不过是去参加个诗会,就被人算计了去,不得不娶了那女子,可怜见的,那公子也算得上是才俊了,学识也不错,又已经是举人功名,娶的那女子,却是个无颜的,这也罢了,听说为人还爱撩是非,真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其实也没什么,也就是撞破那小姐换衣裳,就被堵着了,真真是冤枉,这就要负责娶了。”

    “这。。。”罗氏惊愕的张大口,察觉到自己失礼,忙的用帕子掩着嘴,压低声音说道:“那不是强嫁?”

    “可不是,听说是那女子见过一眼那公子,心生爱慕,偏那公子已经有了未婚妻,就想了这么个法子,真真是作孽。”郑嬷嬷端着一盘子蜜饯出来,摇头说道。

    “那后来呐?”

    “后来只好退婚呗。”

    罗氏顿时唏嘘不已,田敏颜却想,也是这个侍读郎的公子是个愚笨的,被算计就算了,还要啃这死猫,怎么要也那家没脸。

    “虽说他冤枉,可这也说明了,这些个阴私腌臜是防不胜防,这么着,就多了一对怨偶,又怎么会有幸福可言?苦了两人罢了。”柳夫人长叹了一声:“所以说,不管男女,都要长心眼儿,知道避忌,轻易不能私相授受。”

    罗氏听了后怕不已,这京都说是个污水谭也不为过了,想起自己的几个儿女,都是从民风淳朴的地方来,看来真要时常提点教导了。

    田敏颜见气氛有些沉默,便咳了一声,说道:“嬷嬷,这可是你腌的蜜饯儿?真真是甜,还有没得了?”

    “那自然是有的,县君喜欢,多吃些。”

    柳夫人见她岔开话题,也乐得凑笑,便道:“你就一小吃货,郑嬷嬷,回头给她包上一灌带回去吃个够。”

    “那我就不客气了。”田敏颜吐了吐舌头嘻嘻地笑。

    罗氏见此摇了摇头,说道:“也亏得在你这里,否则,她这吃货样,到别人家,可不闹个大笑话。”

    “哪里,吃得是福。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有个交好的,颜儿也知道,就是那梁夫人,那天我再下个帖子,大家一起吃茶说话儿,多认识个人也好,你这忠县伯夫人,大家都想见见呢。”柳夫人笑着道。

    “我就怕上不的台面,丢了你的脸。”罗氏一愣,随即笑了,道:“若是不怕,你下帖子,我定是来的。”

    田敏颜看着两人说笑,心里却想,女子闺誉,那之前她和齐十七那般,岂不就是不清白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