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京学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随着时间的飞逝,田敏颜一家搬进京都已经有大半个月,有好些人在观望这新晋郧贵的作为,而随着忠县伯夫人开始带着儿女到顺天府尹柳家走动,又和司农寺寺卿夫人吃茶逛街时,再有人见到慧敏县君出入瑞敏公主府后,京中贵人的心思开始活跃了。

    有和柳夫人梁夫人相熟的开始打探,顺便透出结交的意思,而当初和田敏颜他们一道进京的那个高夫人,也有意无意的赞了忠县伯一家好几句,有心思结交的就渐渐地多了起来。

    这些田敏颜都不知道,她忙着做山庄的策划书和设计图,而且,柳夫人也派嬷嬷来说京学堂那已经报上名了,她该去选课时。

    一大早,田敏颜便匀面梳妆,分别和瑞哥小五乘坐马车前往京学堂。

    学堂跟前,柳如玉早就等在了门口,见忠县伯府的马车停下,便笑着迎了上前,第一个马车自然是瑞哥他们的,第二辆马车才是田敏颜乘坐的。

    她搭着吉祥手下得车来,透过纱幕一看,高大开阔的门户,牌匾上书京学府三个龙飞色舞的大字,她眯着眼仔细看落款,竟然是皇上亲笔所书,难怪这学府的门槛也相对要高,一般寒门学子可轻易进不来上学。

    “慧敏县君,我领你们一道进吧。”柳如玉走过来,温润的笑着,双眼看着她,满是喜悦。

    “多谢梓乾了。”田敏颜点头,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没外人,你大可以叫我名字。”

    柳如玉听了,嘴角温润的笑更显温和,嗯了一声,事实上,他叫她的封号是很有压力的,总觉得她高人一等了,自己难忘其顶,距离也极其远,只是在外面,一切都要守礼。

    因着有亲兄弟在,还有各自的小厮丫鬟跟着,田敏颜倒也不怕别人说闲话,跟着柳如玉向学堂内走去。

    男女学馆是分开的,一个在左一个在右,柳如玉有些为难,私心里,他想送田敏颜进去,可又不好随意进。

    田敏颜也知道避嫌,便道:“就到这里好了,我可以自己进去。”她又看向瑞哥,说道:“哥哥,一切小心,莫要做出头鸟,也不必怕了谁。记住了,你除了是忠县伯府的大公子,还是童生身份。”

    “妹妹,我晓得了,你自己也小心。”田敏瑞拉着左看右看的小五,沉稳地点头。

    两拨人分别后,田敏颜带着吉祥和青枝走了,进入女学馆,她变摘了纱帽,露出一张白净明媚的鹅蛋脸来。

    走在曲径鹅卵石路上,她一边慢慢的参观,一边往里走,不得不说,这京学办的极好,女学这边布置清新雅致,处处透着淡雅清幽,课室都是敞开的,如一个偌大的亭子,摆了些小几,和在电视上看到的祝英台那学堂差不多。

    这走着走着,她便听到女子的娇笑声远远的传来,越来越近。

    “小姐,有人来了呢。”吉祥小声地道。

    “嗯,正好,问问她们报道处是在哪方?”田敏颜点了点头笑道。

    这么说着,再走了一小段路,拐了个弯,迎面就碰到了几个少女,为首的还是她曾见过的,左相府的千金,姚玉莹。

    田敏颜眨了眨眼,真真是好巧呢。

    姚玉莹也很是一愣,显然也认出了田敏颜,站在那里浅笑吟吟的,只是那双欲语还休的眼睛尽是打量。

    在姚玉莹身边,那和姚玉莹交好的乐怡也在其中,同样是一眼认出了田敏颜,眼珠子却是滴溜溜的一转,站了出来。

    “喂,你是谁,怎的从没见过你?”乐怡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见她穿着打扮素净,也无太多的首饰,只是在头上插了一支珊瑚点翠步摇,耳朵两只水晶坠子,眼中便露出一丝鄙夷。

    果然是乡下来的,土包子一个,瞧那穷酸样,还县君呢!

    她却不知,田敏颜穿得素净,可身上那衣裳的料子,却是云锦,还是今年最新的渲染,天青渐变色,行走间,流云若隐若现,就像踩着云朵一般,很是飘逸。

    “京学府也越发放松了,什么穷酸也乱放进来,回头我可真要跟夫子说上一说,省的降低了咱的身份。”乐怡对身边的几个少女说道:“你们说可是?”

    那几个少女向来追捧姚玉莹和乐怡,自然纷纷附和,只不过有一两个聪明地闭上嘴,还退后两步,毕竟进得了学府的,身份非富则贵,在不明身份的情况下,还是少招惹为妙。

    田敏颜自然是将这些个少女的表情看在眼里,对那两个后退的少女还多看了一眼,聪明人就是在不明情况下,不会像只疯狗似的,冲上来就咬。

    她可不相信姚玉莹和乐怡没认出她来,尤其是乐怡,那贼溜溜不屑鄙夷的眼神,明显的就是故意羞辱她。

    真是无聊!

    田敏颜不但没有恼怒,反而淡淡地勾了勾唇角,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乐怡,那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小丑似的。

    乐怡看她不说话,就那么看过来,眼睛一缩,竟有些心虚,却也无比的恼怒,大声道:“你是聋子还是哑巴,问你话呢,咋不回话?果然是乡下来的,没有半点教养。”

    她这话一出,吉祥横眉一竖,就要开口训斥,田敏颜却是把手一摆,眼眉一挑,嘴角那笑,变成讥诮了。

    这不是自打嘴巴么?既然没见过她,咋说她是乡下来的呢?

    乐怡也知道自己说漏嘴,顿时一脸懊恼,更是恼恨了,刚想要开口,姚玉莹却是看她一眼,她动了动嘴皮,不甘地后退一步。

    姚玉莹浅浅地笑着,上前一步,看着田敏颜柔声说道:“可是慧敏县君?听夫子说今日慧敏县君会来报道,我曾在宫宴远远见过县君一眼,我没有认错吧?”

    田敏颜心道,你没有认错,只是你故意的装作不认识罢了。

    正欲开口,忽然一个欢喜激动的声音插了进来:“慧敏县君,原来你已经进来了,我还特意去接你呢。”

    田敏颜转身一看,却是高夫人的女儿高玉兰和梁夫人的女儿,梁芳儿,便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来。

    经过柳夫人的牵线,田敏颜也随着罗氏参加了几次茶会,也认识了好几个官家小姐,眼前这司农寺卿的嫡女梁芳儿和当初在路上偶遇一道进京的高玉兰就是其中二人。

    梁芳儿心性儿高,为人不喜庶务,最爱与琴棋书画为伍,性子孤高却率直,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直来直往的不会有太多弯弯道道,也就是那种称呼人少得罪人多的性子,颇让梁夫人头痛。

    而高玉兰为人圆润,轻易不会得罪人,配着一张可喜的圆脸,很是让人容易亲近,再加上她那交际手腕配了一张巧嘴,天生就是那做公关的。

    相对而言,梁芳儿性子孤高,但田敏颜还是比较喜欢她的相处,毕竟这样的人没心机,虽然直肠直肚,却没有坏心,也不用去猜她心里的弯弯道道。

    两人相携而来,因着田敏颜是有诰封金册的县君,按礼她们这些没有诰命封号的小姐,是要行礼的,所以二人都依着礼节行了个福礼。

    “起吧,不必多礼。”田敏颜哪会真让她们行礼,没等她们完全蹲下身子就已经虚抬一把。

    而姚玉莹身边的那些闺阁少女听说这就是那新晋的郧贵,慧敏县君,想及自己刚才的无礼,不由脸白了一白,而那两个聪明的少女则是暗吁了一口气,忙的上前屈膝行礼。

    那乐怡见此脸都黑了,要她向个乡巴佬行礼?做梦!

    她拿眼看向姚玉莹,见她依旧浅笑盈盈的,心里忽然有些没底,玉莹姐姐这是怎么的?

    她却不知,姚玉莹心里已经翻起了巨浪,尤其是见着这些少女向田敏颜行礼,而田敏颜站在那,一双眼睛清澈妩远,晶莹璀璨,粉色的菱唇噙着淡淡笑容,恬淡悠然漫,气度不凡,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刚从乡下来的姑娘。

    在她心里,田敏颜不过是一个被大馅饼砸中的暴发户罢了,骨子里脱不了土气,又是从偏远乡下来的,免不了小家子气,可如今一看,人家那风华气度,比起她们这些从小被礼节规矩耳目渲染长大的闺阁小姐,丝毫不差,甚至更有气度。

    自己虽然是左相府的千金,可对方却是有封号的县君,是有诰命的,再不情愿,她都要行礼。

    “原是我没猜错,玉莹见过慧敏县君。”姚玉莹再度出声,那声音清脆优美,宛如黄莺出谷,让人听了心里便为之一酥一软,再配上那精致完美的脸蛋,真可谓是倾国倾城了。

    姚玉莹都行礼了,那几个少女怎么敢站着,只好跟着一道行福礼,当下,只有乐怡傻傻的站在那,一副被雷到了的样子。

    田敏颜笑吟吟地看着乐怡,吉祥早就不耐了,见此冷声道:“这位小姐可有诰封?然则见着我家县君如何不行礼?莫不是对个皇上不满?”

    “我。。。我。。。”乐怡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脸都涨红了。

    “吉祥,不许无礼。”田敏颜瞪了她一眼,对那几个少女说道:“几位小姐都起吧,不必多礼。”

    “谢县君。”

    田敏颜便看向高玉兰她们说道:“你们怎的也在此,我正要去报道处报名。”

    “我们就是怕你找不到路,这才接你去呢,我们一道去吧?”高玉兰笑眯眯地道。

    田敏颜笑着点了点头,又对看着她的姚玉莹点了点头,和高玉兰她们一道走了。

    等她一走,乐怡就恢复了脸色,不屑地冷道:“什么县君,装的倒挺像,整一乡巴佬。”

    “乐怡。”姚玉莹蹙起眉,很是不赞同地摇摇头:“莫要妄言,田小姐是圣上亲封的县君,你这么说,岂不对皇上不敬?若让人听到了可怎么了得?你爹爹该又要禁你足了。”

    乐怡听了脸色一白,想起上次宫宴之后,爹爹被皇上敲打了,全因自己在宫宴之上妄言,爹爹狠狠将她责罚了,还罚跪祠堂,禁足一个月,就是娘亲求情也没用。

    要是再禁足?她打了个冷颤。

    都怪那乡巴佬,要不是她,爹爹不会禁她的足,乐怡恨恨地想。

    却说田敏颜和高玉兰她们自报道后,选了几个课时,就游览起这京学堂来。

    “我倒是不知道县君会选骑射和茶道这一学呢,琴棋书画,你倒是只选了棋,我本以为你都会选的。”高玉兰很是意外地道。

    田敏颜笑了笑,淡淡地道:“高姐姐还是叫我名字吧,惯别扭的。”

    高玉兰和梁芳儿的年纪都比她大,既然大家要做朋友,再叫封号就显得生疏了。

    高玉兰听她这么说,自然很是欣喜,便道:“是我不对,田妹妹。”

    田敏颜哎了一声,又道:“我自小就在乡下长大,说白了就一野丫头,琴棋书画的哪有条件去学,我也没那耐性,也学不来,索性就不献丑了。”

    选棋,是因为她想学,所谓观棋如观人,学了,有好无坏,至于其它,也就罢了。

    梁芳儿向来花少,听她这么一说,便清冷冷地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比起那些不懂装懂的要好。”

    高玉兰闻言一僵,马上去看田敏颜的脸色,见她依旧笑吟吟的,心便吁了一口气,心道梁芳儿说话也太直了些。

    “那自然是,有芳儿姐姐在,我岂敢班门弄斧?”田敏颜毫不介意地笑说一句。

    梁芳儿咳了一声,乜她一眼,说道:“你若想学,我也可教你便是。”

    “那相对于弹琴,我还是喜欢听琴。”田敏颜吐了吐舌头道。

    几人这么说着话,就听见一阵悠扬的琴声传来,众人看去,只见琴室上,一个容貌极美的少女微歪着头,嘴角噙着淡笑,十指在琴弦上轻拂,悠扬的琴声从她指尖上奏出,悦耳动人,不由纷纷停驻脚步。

    “听说这姚小姐弹的琴能引得鸟儿停足,果不其然,琴艺非同一般。”高玉兰痴迷地道。

    田敏颜笑了笑,弹得好不好她无法作评论,毕竟前世听的音乐会,基本都是现代乐器多,古典音乐倒不是她喜爱的。

    只不过,这姚小姐比较爱现罢了,瞧她,身边围了一大堆少女,个个如痴如醉,她更是乐在其中。

    “走吧。”正要离去,却听琴室上方传来悦耳的唤声:“慧敏县君且留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