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气晕江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回府的马车上,吉祥有些意难平,看着田敏颜欲言又止,像是一只猫儿似的总挠不到后背,烦躁不已。

    田敏颜歪在车内的软枕上,手里拿着一本四海志在翻阅,头也不抬地道:“可是身上长了虱子了?动个不停。”

    青枝听了,噗哧一声笑,见吉祥扫过来,忙的正襟危坐,可眼里却是止不住笑意倾泻出来。

    吉祥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又看向田敏颜说道:“小姐,刚刚那姚小姐她们挑衅也太明显了,你咋的不教训她们?”

    想起刚刚那些个千金小姐明里暗里的讽刺,吉祥就觉得很不岔,偏偏小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才叫人着急。

    田敏颜掀起眼皮扫她一眼,说道:“来了京都,你反而是越发沉不住气了,下次我该带如意出来才是。”

    吉祥脸一白,亟亟地叫:“小姐。。。”

    田敏颜放下手中的书本,接过青枝递过来的茶,轻抿了一口,说道:“说好听的,我是皇上亲封的慧敏县君,也只是皇上隆恩,占个名头罢了。我们初来乍到,行事当低调,若顶着这名号作威作福,少不得会被人说持宠而骄。你要知道,这县君赐得下来,也能收的回去。”

    吉祥闻言一骇,脸上十分惶恐。

    “这京学里的学员,非富则贵,每个学员身后都有一个家族,而其家族身后又还连有其他家族,可谓同气连枝,远非我们这无根基的忠县伯府可比,何必去无端得罪人?”

    “小姐。。。”

    “当然,也不是要咱们伏低做小,再无根基,也是皇上赐封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罢了。”田敏颜淡淡一笑。

    “但是,那茶诗会?”吉祥仍然有些担忧,那些个小姐明显就不安好心,明知道她们刚从乡下过来,还特意说小姐什么才名远扬,邀请小姐去那劳什子茶会,这其中一定有鬼。

    田敏颜放下茶杯,淡声说道:“做人低调是好,可一味退让,人只会认为你懦弱闪缩好拿捏,上不了台面。这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既然来了京都生活,总要出现人前,她们邀请,那便去好了,横竖也没参加过这些闺阁聚会。”

    “但是。。。”

    “怎么,担心你家小姐我出丑?”田敏颜斜睨她一眼,似笑非笑。

    吉祥脸一红,讪讪地道:“小姐你不是不喜欢那诗词吗?”

    “统共不会丢人就是。”田敏颜轻笑一声,重新拿起书本翻看。

    所谓茶诗会,少不了展现才艺什么的,她其实很不屑,不过是一些女子想出来的扬名法子罢了。

    至于才艺么,她没有,不代表她不会投机取巧,当初在青州时,她出的那个一字对,到现在都还没有人对出来,而悬挂在第一楼的大门上呢。

    翻看了一会书本,田敏颜感觉有些困了,便眯了一会,很快的,青枝就叫醒了她。

    “小姐,老凤祥到了。”

    田敏颜睁开眼睛,打了个呵欠,任由两个丫鬟帮她整理身上妆容,戴上纱帽这才下车去。

    惠安的好日子就要近了,今日她是来看她亲自设计的准备送给惠安县主做添妆的首饰,看做的如何。

    拾步上楼梯的时候,她却忽然往后看了一眼,街上行人来来往往,小贩在吆喝,她蹙了蹙眉。

    “小姐,怎么了?”吉祥见她突然停住脚步,不由疑惑地问。

    田敏颜摇了摇头:“没什么,走吧。”

    真是奇怪,她分明感觉到有人在瞪着她,可是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莫非自己来了京都就多疑了?

    她却不知道,等她进入铺子以后,对面街的一条小巷走出一个平凡无奇的男人,长吁了一口气。

    这慧敏县君,警觉性竟不是一般的高。

    从老凤祥出来,回到忠县伯府,就听得如意说,老太太在发脾气,夫人和老爷都在松柏院。

    田敏颜眸光一凝,江氏又作什么妖蛾子了?

    来了京都的这些天,才住了几日,就开始本性毕露了,还当着自己是杨梅村那田家要风的风,要雨得雨的老太太呢!

    来到松柏院,就听到里面摔了茶杯的声音,紧接着是江氏嚎号大哭的声音。

    院子里的丫头婆子都踮高脚尖往里张望,并交头接耳,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田敏颜眸色一沉,朝吉祥使了个眼色。

    “都伫在这做什么?当木头吗,活计都不用做了?”吉祥得了眼色,上前一步厉声斥道。

    那些丫头婆子一惊,回头一看,田敏颜满脸阴沉的,忙的过来行礼:“大小姐。”

    “看来忠县伯府是太过清闲了,养得你们平日都是吃饱了没事干的,闲的在这听主子是非了。”田敏颜冷冷地说道:“吉祥,取了身契来将她们攀出去,我忠县伯府养不起闲人。”

    “是。”

    两个丫头婆子听了忙的噗通一跪,瑟瑟发抖,连连磕了几个响头说道:“大小姐饶命,奴婢下回不敢了,再不敢了。”

    在忠县伯府,最有威信的不是忠县伯,也不是夫人和少爷,而是被封为慧敏县君的大小姐。前两日才有个婆子因为喝酒误事被打了二十大板给攀了出去,慧敏县君狠起来,从来没情理可讲。

    田敏颜也不过是说说,见她们嗑得额头都红了,便冷道:“都下去做事儿,今儿这事谁要敢乱嚼舌根,直接攀出去。”

    “谢大小姐开恩。”几人忙不迭地磕头,一骨碌爬起来各自忙活去。

    田敏颜走进屋子,只见江氏坐在地上嚎哭,老爷子脸色铁青,罗氏和田怀仁十分狼狈。

    “这是在闹什么?”田敏颜冷喝一声,对吉祥说道:“吉祥,去扶老太太起来,堂堂一个老夫人坐在地上像个泼妇似的闹,像什么样子?”

    江氏眼睛一缩,见田敏颜一脸阴沉的样子,也不敢哭了,顺着吉祥的手就站了起来,坐在椅子上。

    她可没忘记,前两日田敏颜打那婆子的狠辣劲儿,这孙女,可不再是当初那孙女。

    她惹不起!

    “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田敏颜冷冷地看向江氏。

    江氏撇了撇嘴,被她看得有些发虚,那凌厉的眼神,唬的她贴身的小衣都湿了。

    老爷子见田敏颜发怒,狠瞪了江氏一眼,牵了牵唇角道:“也没什么,你阿妈犯浑了,颜丫头你自去忙活吧。”

    “你才犯浑,他们就是不孝,我要去告官。”江氏原本有些心虚惴惴不安,一听老爷子这么一说,老脸就沉下来反驳回去。

    田敏颜听了眼睛一眯,冰泠泠的眼神射向江氏,说道:“不孝?老夫人,家里是短了你吃还是短了你穿。京都的水养人,老夫人来了京都养得气息红润,也富态不少,我们怎的就不孝了?”

    “这算什么,你们天天有事儿忙这忙活,我们一整天就在这院子转,那树上多少片叶子都数出来了。不过是想接两个孙女来住些日子,好陪陪咱两个老家伙,你们倒好,跟防贼似的防,一口就说不成。什么老夫人,这点子要求都不能应,我待在这还有什么意思?我要回去杨梅村,也不碍你们的富贵。”江氏脸一红,摸了摸自己胖了一圈的肚子,僵着脖子说道。

    “娘,我们才来京都,这事儿还忙乱着,就是咱们也还不认得路,接孩子过来做什么?”老三尴尬地道:“等都安定好了,你要实在想了,再接来不迟。”

    江氏一听,脸色一喜,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转,说道:“那就接上你大姐小妹她们一家子过来吧,人多,热闹,我也想她们了,反正这宅子也够大,也住得下。”

    呵,原来是为这般!

    田敏颜冷笑道:“原是老夫人想几个孙子孙女了,也想家了。正好,贤王爷有批货要送去青州,老夫人既然想家了,就一道回吧,好歹有个照应。吉祥,你去替老夫人收拾则个。”

    江氏听了这话,脸色一变,指着田敏颜说道:“你,你这不肖女赶我走?”

    “哪里用的着赶,老夫人不喜欢住京都,也念家,我们这是成全老夫人,也是一片孝心罢了。”田敏颜淡淡地道:“至于老夫人回去了,也不必忧心老爷子没人照顾,忠县伯府也没啥多,丫鬟婆子最多,自会照顾得老爷子妥妥贴贴。”

    这话是什么意思,谁都听得明白,老爷子皱起双眉,看着田敏颜满是陌生。

    而江氏,却是铁青着脸,腾地站了起来,指着田敏颜怒道:“你,你敢!”这意思是说给老爷子纳个妾来伺候么?

    “老夫人,在这里,没有我不敢的!”田敏颜冰冷地道。

    “你。。。”江氏一口气没上来,双眼一翻,厥了过去,软倒在椅子上。

    “老婆子。”老爷子大惊,有些恼怒地瞪着田敏颜:“颜丫头,你这是。。。”

    “老爷子,这是京都不是杨梅村,没有不透风的墙,家宅不宁,传出去就是一大笑话。老太太这么个闹,丢脸事小,只怕连累了瑞哥他们的前途。”田敏颜一脸凛然,半步不让:“老爷子好歹也劝着老夫人些才是,咱们三房,熬到今天也不容易。”

    老爷子一气然后一怔,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