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再动,我办了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江氏被大夫刺了两针后‘悠悠转醒’,这一睁开双眼,就要发作,可看到田敏颜那半阖的双眸,瞳孔一缩,竟不敢吭半句声。

    “老夫人并无大怒,许是水土不服,有些儿上火了,老夫给两服败火的方子吧。”大夫把脉半天,看了江氏一眼,像是看透了一般,淡淡地道。

    田敏颜听了眼神一闪,这大夫有些儿意思,便笑道:“如此劳烦大夫了。”从前江氏晕厥时吃的药,可都是糖水,想到这,她便道:“我送大夫出去开方子。”

    说着,就让丫头帮大夫拿起药箱一同走了出去,在廊下淡笑道:“大夫,听闻败火的方子都比较苦,也听说越苦,就越容易下火,可是这理?”

    那大夫眉眼一挑,撩了下眼睑说道:“所谓苦口良药,县君知道便是。”

    “如此劳烦大夫了。”

    田敏颜闻言一笑,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瞧,这仁和堂的大夫真真是个妙人呢。

    她送上诊金,并吩咐丫头送大夫出门并去把药方抓回来,等那药熬出来了,黑漆漆的一碗,老远闻着就苦的让人欲呕。

    “好好伺候老夫人吃药,苦口良药,这药方可是二两银子一剂的。”田敏颜捏着鼻子吩咐那伺候的丫鬟婆子。

    那些丫鬟一凛,忙的应了,自端着药去伺候了,至于是怎么伺候的,也就不知道了,只知道江氏吃了一碗就立即龙马精神,说病好了,不用再吃药。

    田敏颜听了自冷笑不理,江氏要是识趣就该安安分分的享她的福,莫闹什么幺蛾子,这家可不是由她说了算,想耍泼就耍泼的。

    而后来老爷子不知对江氏说了什么,江氏倒也不敢闹了,骂了几句就安安分分的,只是要这要哪,不大过分的,田敏颜都让人送了过去,只当买个安静。

    夜凉如水,月朗星稀,田敏颜的阁楼却仍然亮着灯火。

    吉祥用银簪挑了挑灯油,再看一眼更漏,劝道:“小姐,夜深了,明日再画吧?”

    “你且先去歇着吧?我还有一点就完了。”田敏颜头也不台,只拿着介尺用自己亲手做的炭笔画着手下的山庄设计图。

    她不睡,吉祥又哪里敢睡,只好坐在那陪着,撑着下巴不时点个头,田敏颜见了,便道:“吉祥,你去睡吧。”

    “可是画好了?”吉祥身子一震,说道。

    田敏颜看了看她眼下的青黑,再看手中的图,也完了,明日再润一润就成,便道:“嗯。”

    “那小姐快去睡吧,奴婢来收拾就好。”吉祥忙的说道。

    田敏颜也累了,点了点头,说道:“这图就压着,别动了,明早我再润笔。”说着就绕过屏风,躺在偌大的雕缠枝花的梨木床,昏昏欲睡。

    吉祥见她躺下,便吹了灯,自去外间守夜不提。

    时间似过了好久,也似才一下,忽闻吱呀一声,田敏颜唰地睁开双眼,她的手摸上了床内的一把小匕首,握在手上。

    似有人从窗户翻了进来,进了屋,田敏颜的心提了起来,眼见一个黑影慢慢走过来。

    她呼吸一窒,身子竟然无法动弹,眼见那黑影已经来到床边,她紧张得呼吸都停了,等那黑影摸过来,她忽然敏捷地弹起,右手握着的匕首朝那人刺去。

    却不料,那人似早有预料,一把抓住她的手一捏,匕首掉落地上,叮的一声响。

    “丫头警觉性不错。”

    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田敏颜紧张的心神顿时一松,诧异地叫:“王爷?”

    “小姐,怎么了?什么东西掉了。”吉祥在外头听到声音,向里头走来。

    田敏颜一急,忙道:“没什么,我碰到了桌子罢了,你去睡吧。”

    吉祥听了咕哝一声,脚步声又远去,田敏颜吐了一口气,走过去床幔后的烛台上点亮了烛火,透过昏黄的月光看着齐十七的脸,恼道:“王爷怎的这时候摸来了?你是那采,花贼不成?吓唬谁呐?”

    “采,花贼?”齐十七一怔后低笑起来,道:“嗯,这词倒有些贴切,只不知这朵娇花愿让爷采不?”说着,他轻佻地摸了田敏颜的脸颊一把,并把她拉坐在床上。

    田敏颜听他说话轻佻,气得不行,一把拍掉他的手,恼怒道:“王爷到这时候还开玩笑?这么闯进来,要让人发现了,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王爷是要让我一条白绫了结了自己不成?”

    齐十七听她语气是真恼了,便软了声道:“哪有人发现,爷这点子功夫还是有的,就是发现了又如何,横竖爷会娶你。”

    “你。。。”田敏颜真真是气得不轻,这是什么话,真当自己是那不知廉耻的,靠着这个赖上他么,当她什么了?他就这么欺负人么?

    这么想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齐十七没料到她来这一招,滚烫的眼泪落在自己的手心,竟然心里一慌,惊慌失措地道:“你,你别哭啊。”

    “在王爷眼里,我就这么不知羞耻?”田敏颜恨恨地控诉,委屈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不,我没这么想,怎么会,你自然是最好的。”齐十七见她哭个不停,心急之下低吼一声:“别哭了!”

    田敏颜被他这么一吼,哭声是止了,可是眼泪却更像是不要命似的滑落下来,扁着嘴道:“你凶我。”

    “我。。。”齐十七见她委委屈屈的,又娇又怯,心里是急又乱,去抓她的手,却被她甩开,一急一下使劲抓住往怀里一带,低下头就吻住那张唇瓣。

    田敏颜没料想他会这般,当下一愣随即是一羞,双手就往他身上招呼去,捶打着。

    齐十七原本只是词穷没办法才来这么一招,可吻上那张菱唇,胸膛被她挠痒似的捶着,倒觉得心里痒痒的,使劲抓住她乱捶的爪子,将她往床上一压,加深了那个吻。

    “呜。。。”田敏颜徒然睁大眼,这也,太欺负人了!

    她使劲挣扎,手脚齐用,他干脆的整个人压上她,修长的腿压着她的腿,用力的钳制着她。

    田敏颜从来吃软不吃硬,他这么一着反而激起了她的反抗心,挣扎的更厉害,躲避着他的唇,他却忽然松开她的唇,温声说一句:“别闹了,我只是想见你。”

    田敏颜挣扎的动作一顿,双眼灼灼地看着他的眼,他靠得那么近,近在迟尺,呼吸喷在她的鼻翼上,痒痒的,他的眼里,是自己。

    “你。。。”

    他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唇,又看她一眼,继而再啄,又看她,如此反复,田敏颜终是恼不过,用力抽出手来一把扣着他的脑带往自己,报复性的张嘴堵上他的唇,将被动转为主动。

    齐十七不知她这么大胆,身子一僵,反应过来后,热情地迎合,只觉得身上的血液往身下一点涌去。

    唇舌相依,辗转缠绵,田敏颜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小舌头描过他的唇形,感觉到压在身上的男人浑身一震,不由吃吃地娇笑出声,继而避开他的唇,身子一动,往下移了移,舌头滑过他的下巴,温润的唇瓣含住了他的喉结。

    齐十七浑身僵硬,感觉到她的舌头若有若无地扫过他的喉结,酥酥麻麻的,一种不知名的感觉荡漾开来,有些喜,有些痒,难受不已,直觉地想要更多。

    可这时候,她却停了,低头一看,她笑得贼兮兮的,眼中满是得意的算计,那张被他吻得微肿的小嘴说道:“这是给你吓我凶我的惩罚。”

    “你。。。”齐十七双手往她的腰一扣,瞧她笑得坏坏的,唇角邪魅地勾起,邪恶地道:“这是你自找的。”

    话音毕落,他重新吻上她的唇,丝毫不给她闪躲的机会,许是互不相让,两人似斗气似的吻着,到最后,却又沉沦其中。

    齐十七喉咙滚动,一手伸进她的亵衣内,唇也往她的脖子吻去,那灵活的手滑进肚兜,那软滑的肌肤让他身上每一处都觉得疼了,直到覆上那小小的椒,乳。

    他手上许是用过武器,有些茧,摸上去的时候,田敏颜浑身一颤,脑中嗡的一声,突然就清醒了。

    玩大了!

    她猛地想推开他,可齐十七却是情迷意乱的,在她脖子上乱啃着,一手也扯着她的亵衣,压着她的双腿摩擦着,田敏颜感到双股间那硬铁,脸瞬间涨红了。

    “齐祈,你起来。”她急得不行,她前世也不是未经过人事,哪里不知道那是啥意思?可她,才十三岁啊!

    “不。”齐十七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似是十分难受。

    田敏颜真是悔不当初,只好说道:“齐祈,我今年才十三岁。”

    齐祈听了身子一僵,手也僵了,嘴也停了。

    “起来。”

    田敏颜推了推他,他却是狠狠地压着她,说道:“再动,我就办了你,管你十三十二岁!”

    田敏颜一怔,却也真不敢动了,只好一动不动的承受着他的重压。

    好一会,齐十七自她身上滚落下来,躺在一边,转过头瞪着她似恼似郁闷道:“你怎么长得这么慢?”

    小陌说,这章其实有些邪恶,萝莉啊,未成年啊咳~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