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荒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因为有你。

    齐十七心里一下子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般,又酸又胀的,那颗向来冰凉的心,像被什么拂过,暖暖的。

    她双眸如星,樱花似的粉唇微微扬起,梨涡深深,连带着眼睛都弯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他。

    齐十七心里一动,手一翻,将她的脖子搂向自己,炽热的唇压上她的。

    田敏颜嘤咛一声,伏在他身上,予取予求,唇舌与他的缠绵地缠在一起。

    齐十七搂着她翻了个身,一手扣着她的脑袋啜吻,一手向她的腰爬去,轻扯着她的腰带。

    热,如火浪一般的涌来,田敏颜被他吻的头脑发晕,混混沌沌的,身子一阵阵似陌生又似熟悉的感觉从脚趾尖蔓延到周身,微微轻颤着。

    “齐祈。。。”她突然叫了一声。

    压在身上的人身子一震,唇舌从她的脖子上移开,看着她哑声说道:“再叫一声。”

    “嗯?”田敏颜睁开迷蒙的双眼,乖巧地又叫了一声:“齐祈。”

    扣在腰间的手一重,他忽然朝她绽开一记灿烂的笑容来,那笑,从嘴角弯起,到那双勾人夺魄的桃花眼,像是一朵桃花在晨光中缓缓盛放,光彩夺目。

    “你叫得真好听。”他沙哑着声说了一句,又俯身吻向她。

    这是第一次,她叫他的名字,不是十七爷,不是王爷,而是他的名字,娇娇怯怯的,又软又糯,让人酥到了心底里去。

    “齐祈。。”田敏颜乐得取悦迎合他。

    “乖!以后没人都这么叫。”齐十七重重地吻住她,双手齐下。

    胸口忽然一凉,田敏颜从混沌中清醒过来,一把抓住他行凶的手,羞红了脸。

    齐十七抬起头,见她一脸恼怒的,笑着叫:“颜儿。。。”

    “你又犯规。”田敏颜低头看一眼自己的开衫,那粉黄色肚兜抹胸已经露出大片,上面的绣花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了。

    齐十七呵呵地笑,手腕灵活地一转,挣开落下,恰好罩在了她的胸上,邪邪一笑:“比上回大了些。”

    轰的一声,田敏颜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双腿下意识地去揣,齐十七却反应更快,双腿飞快地一把将她的腿夹住,动弹不得。

    “齐祈!”田敏颜恼羞成怒了,挣扎着身子。

    “丫头,我快要忍不住了。”齐十七重新吻向她,比刚刚更用力用投入,而下身,也使劲的压着她,不时隔着衣衫动一下。

    “别,别这样。”田敏颜吓坏了,她就是再开放,再不介意,骨子里再是一个成年现代人,也得要考虑到以后啊。

    “齐祈,我想和你走得更远。”她幽幽地说了一句。

    齐十七身子一僵,却是不动了,长长地叹了一声,看着她说道:“你啊。”

    他翻身下来,仰面躺着,看着彩霞漫天的天际,一声不吭。

    田敏颜拉好衣裳,怯怯地看着他,手指戳了一下他:“生气了?”

    齐十七也不看她,只是手一扬,将她拉到怀中,阻止她挣扎,道:“别动,就这么陪着我。”

    田敏颜只好动也不动,伏在他身上,听着他噗通噗通的心跳声,竟然觉得天地间无比的平静和安宁,只盼着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才好。

    “还有一年半。”齐十七忽然说了一句。

    田敏颜一愣,随即嗯了一声,还有一年半,她及笄,他来聘。

    花表两枝,皇宫,坤宁宫。

    邱皇后手中的蝶戏牡丹的薄胎茶盏从手中滑落下来,惊愕地看着坐在下首的娘家嫂子邱夫人,一副见鬼了的模样。

    “你说什么?”她惊疑不定。

    “娘娘,臣妾知道这不合情理,但冥婚自古也不是没有,活人给死人守寡的也大有人在。而且,她嫁过来只是帮宏儿守个香火,将来过个嗣子在名下,荣华富贵自然享之不尽,而宏儿也叫后继有人了。”邱夫人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道:“娘娘,宏儿死的太惨了,也太无辜了啊,臣妾每晚都梦见宏儿他没头的飘过来,娘娘。。。”

    “住口!”邱皇后一拍凤座的扶手,气得身子都颤了起来,腾地站起来怒道:“大嫂你也知道这不合情理?冥婚冥婚,也就只是两方夭折了的儿女才去结这个吃香亲,你让人一个黄花大闺女嫁你死去的儿子?大嫂你是失心疯了,竟糊涂至斯?”

    最糊涂的是,她竟然妄想让自己下懿旨赐这个冥婚?荒唐,简直荒天下之大缪!

    为一个死人赐个冥婚,还是赐一个活生生的女子,这别说是下旨,就是传出去,她这皇后都别想当了。

    邱夫人是想让自己陷入万劫不覆的漩涡,背负这千古骂名么?

    邱皇后越想越气,也越想越怒,恨不得将邱夫人狠狠的打醒才是,怎么就?就有这样糊涂损阴德的想法?

    “娘娘,宏儿是您唯一的嫡亲侄儿,您要为他做主啊,他年纪还这么轻,在下面孤零零的没个伴,这可怎么办啊娘娘?”邱夫人嚎着嗓子哭道:“那姑娘说什么县君,不就是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算得了什么县君?只要许多些好处和荣华富贵,她自然肯。”

    “放肆!”邱皇后冷喝一声,对身边宫女使了个眼色,那宫女忙的带着两小宫女走了出去。

    邱夫人忘了哭泣,不明白这小姑子怎的生这么大的气?

    “那是皇上赏封的慧敏县君,份位比这宫里的一个容华还要高,岂是嫂子你能腹诽议论的?你是想对皇上大不敬,陷邱家万劫不覆不成?”邱皇后厉声骂道。

    “娘娘,您是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皇后娘娘,这点子小要求,皇上不会放在眼里的,娘娘,要给宏儿招个伴啊!”

    “糊涂,大嫂你糊涂透顶,这旨意若下了,别说本宫做不成这皇后,就是邱家也会被唾沫星子给淹死。”邱皇后恨极,咬牙切齿地道:“这话就是传出去,别人怎么看你邱家,怎么看本宫?还有,你心心念念着宏儿,嫣儿也是你女儿,也要说亲了,你这么做,别人怎么看?嫣儿还怎么说亲?”

    若不是糊涂了,又怎会有这样的念头,这嫂子的脑子向来就拧不清,如今被丧子之痛给折磨得更是愈发糊涂了,为了复仇,竟不管不顾了。她也不想想,除了儿子,还有女儿呢。

    邱夫人一怔,却是嚎道:“娘娘。。。”

    “你要给宏儿招个伴,这京城里,未成年已逝的贵女多的是,你且先回去,本宫自会给宏儿寻一个门当户对的贵女结这阴亲。”

    “娘娘,最贵的贵女也不是那贱种的心头肉,娘娘您不也是想要除掉那贱种吗?也为大皇子铺路啊娘娘。”

    “住口!”邱皇后心里一跳,脸色骤变,脑门儿突突地跳痛,对身边的女官喝了一声:“还杵着做什么,国舅夫人的病犯了,还不送回国舅府去。”

    “娘娘,求娘娘恩典啊。。。”邱夫人尖利地叫,却是被强拉着走了。

    邱皇后气得不轻,一身力气像被抽进似的颓然跌坐在椅子上,宫嬷嬷忙的上前劝道:“娘娘,仔细身子。”

    “嬷嬷你活了一把年纪了,你见过这么荒唐的吗?大嫂她是越来越糊涂了,自打宏儿死后,就越发的疯癫了。竟还打了这念头?简直。。。”邱皇后说到最后都咬牙了。

    她私底下不是没少干阴私之事,却是从没想过这样的主意,别说这荒唐,这从来也就没强让一个活人嫁给死人当妻的。

    当然,这订了婚男女一方死了的,守节不再嫁娶的也有,可这也是有了名分的未婚夫妻,你儿子和人家无名无分的,凭什么让人嫁你守这节?

    她敢相信,若是依了邱夫人这一求,这御史的弹劾立马就堆满皇上的案桌上。这弹劾是轻,最怕的就是那贤亲王疯起来,邱家元卵皆无。

    邱皇后一想到齐十七那似笑非笑的冷厉表情,就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

    “夫人也是忆子成狂,入了魔障了,才糊涂了些,娘娘莫气了,为这事气坏了身子才不值当。”宫嬷嬷帮她按摩着头部轻言劝道。

    “去,去给本宫查。本宫要看看是谁出的馊主意,本宫不相信,这是大嫂想出来的。”邱皇后恨恨地道,想了一下又道:“去将国舅爷给传进宫来。”

    朝中对大皇子的不满越来越高,而支持二皇子的呼声则是越来越高,要再出这么一件事,支持大皇子的人就更少了。这到底是损人阴德的事啊,试问这世道谁会找个活人来配阴婚?有点良知的都不会,她决不能让大皇子因此而连累了。

    “娘娘,这点数,宫里是要下匙了,国舅到底是外臣。”宫嬷嬷迟疑了一声。

    邱皇后一愣,道:“瞧我,这真是气糊涂了,嬷嬷你拿本宫的腰牌去国舅府上走一趟,吩咐国舅爷让邱夫人好好静养,莫要随便出来走动。你就说,这是本宫的懿旨。”

    宫嬷嬷心里一凛,皇后娘娘是真的怒了,这是变相的要禁锢邱夫人了,不过如此也好,省得邱夫人作出什么事来连累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