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攻自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敏颜并没有说是个什么样的法子,她只让齐十七去寻京都地势较高的地儿,位置要开阔,最好是郊野之类的地方,除此以外,还准备许多柴火,还有锣鼓之类激昂的乐器。

    不仅如此,她还让齐十七去钦天监帮忙观察气象,自己也在观察,等到皇上起行祭天求雨回来的第三日,乌云密布的天空黑压压的,闷热得让人恨不得脱光了身子行走。

    田敏颜让齐十七着人拖了之前准备好的家伙,去到寻好的高处地势,指挥着人堆了好几十堆的柴火。

    不仅齐十七奇怪,就是带来的王府亲兵等人都特奇怪还不满,这算个什么事儿?大热的天还点篝火玩儿么?

    田敏颜却笑着不解释,除了让人堆这篝火,也让人搭了个临时雨棚子,等到或火把都点起来,她再看看天上那乌云,对齐十七说道:“可以点火了。”

    齐十七挑眉,对身边人点了个头,那人高叫一声:“点火。”

    每个柴火堆前都站了个点火的人,听到这一声令下,像是听到施令军队似的,齐齐点燃了身边的火把。

    “击鼓。”田敏颜又说了一句:“用力的击敲。”

    顿时,击鼓声响震天空,有好事的人听见了吓了一跳,纷纷跑过来看热闹,莫不是要打仗?

    擂鼓声声,没有半点停歇,田敏颜让人不断添加柴火,一时间,浓烟滚滚,那大大的烟雾就是在京都的人都看见了,有些人以为起火了,甚至有卫兵骑马出来查看。

    柴火不断的添加,添柴火的人来回奔跑,本来就闷热的空气越发的闷热,人像被架在火上烤一般,每个人的脸上都大汗淋漓。

    “这是在搞什么?”齐**声地在田敏颜耳朵喊。

    田敏颜冲他一笑,抬头看上空的乌云翻滚,有丝丝的湿意传来,心中一喜,大声回了一句:“快下雨了,去躲一躲。”

    齐十七显然不信,依旧站在那,心想她这什么求雨的方法,闻所未闻,幸而也没向皇上禀明,就是不成,权当陪着她玩一遭罢了。

    有亲兵上前,询问齐十七,还继续吗?这火都烧了近一个时辰了,到底是要干什么?

    齐十七也没见田敏颜说停,便让继续添柴。

    田敏颜又指了指身后不远的雨棚子,见他不去,跺了跺脚,只好自己跑过去,一会有他湿身的时候。

    就在田敏颜刚刚走进雨棚的时候,忽然一滴,两滴的水滴滴落干枯的地里,很快的渗透,又是一颗,两颗,继而密集起来。

    “小姐,真的下雨了。”吉祥看得分明,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田敏颜嗯了一声,眼睛却是直愣愣的看着地面,一颗两颗可算不得,要连续落才好。

    齐十七皱着双眉,忽然感觉到脸上一凉,愣了一愣,抬起头来。

    真下雨了?

    雨水像是在上空有了倒水似的,一下子变大,豆大的雨点落下来,一串串的。

    鼓声忽然停了,那击鼓的,添柴的,包括围观的百姓都傻站在了那里,下雨了?

    不知是谁欢呼一声,下雨了,齐十七傻傻的回头,看着田敏颜在朝他招手,眨了眨眼睛。

    田敏颜见他傻站在那里,就是不过来,不由啧了一声,飞快地冲过来,一把拽着他的手往雨棚里冲,掏出帕子往他身上打水,一边嗔怨道:“咋就傻站在那呢?”

    齐十七看着她白皙的小脸,似嗔似怒,再看雨棚外头,雨水哗哗的落,人们在欢呼,在转圈儿,在尖叫嬉笑。

    久违的雨水啊!

    齐十七收回目光,看向田敏颜,一双桃花眼熠熠发亮,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样来雨的法子,她是如何知道的?她一个十三岁的姑娘,还是个农女,是怎么知道这样做会催发下雨?

    齐十七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她每做一件事,那神秘的面纱每撕开一层,又还有一层,却让他越发的想要发掘更多。

    田敏颜咳了一声,这要怎么说啊,跟他说什么暖云催雨,什么气流流通之类的话么?她自己都说不出所以然来呢。

    “又是从那什么异域志看来的?”齐十七见她一脸苦恼的样子,挑高了眉问。

    田敏颜忙不迭地点头,见他一脸不信的样子,便有些讪讪,低下头绞着双手,别说他,就是自己都不信呢。

    齐十七眼神闪了闪,却没再问,只淡淡地说了一句:“皇上果然是真龙天子,一祭天,这雨就来了。这一下雨,说什么皇上不仁的谣言,自会不攻自破了。”

    田敏颜听了心头一震,聪慧如她,如何不知这话里的潜意思,便道:“王爷说的是,这雨是皇上求来的。”

    齐十七斜睨她一眼,旁的不说,这丫头的聪慧却是让他十二分的满意。

    皇宫,养心殿里,仁德帝正一脸阴沉地看着各地灾情上报的折子,脸黑得像桌上的墨砚。

    忽然,一个小太监一阵风地冲进来,高声叫道:“皇上。”

    仁德帝脸一沉,这小太监也太不知规矩了,这什么地方,竟敢在他跟前大呼小叫。

    高宝一见来人是自己的小徒弟小夏,又见仁德帝满脸阴沉,心里暗叫不好,忙的赶在仁德帝之前喝骂道:“作死了你,这是在哪大呼小叫的,来啊,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那小夏公公一听,知道自己愈距了,连忙跪下认错:“皇上饶命,奴才也是欢喜过头了,一时忘了规矩,求皇上恕罪。”

    高宝见皇帝依旧面色不愉,便道:“胡说,什么事儿这么欢喜?连规矩都不动了。”他一边说,一边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快说。

    小夏公公那里不知道师傅的意思,当下就喜道:“回皇上,是外边下雨了,京郊西塘下雨了。”

    下雨?仁德帝一听连忙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夏公公跟前,激动地问:“你说什么?京郊下雨了?这是真的?

    “皇上,奴才不敢欺骗皇上,正正是下雨了,还下的大雨,贤亲王爷正向宫里赶来向皇上禀告呢!”

    仁德帝一怔,随即想起之前御史的弹劾,说贤亲王爷不为朝政出力,反而嬉戏玩乐,招大批亲兵带锣鼓去郊外游玩作耍。

    这两者,莫非有什么关联?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