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房要迁户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八月,要说京都最火热的地方当数锦绣山庄,最火热的游戏活动则是篮球,篮球玩起来的人数比蹴鞠人少,这运动兴起来后,便有好几支队伍崛起,叫什么必胜队,火球队。。。更出现了好几个好手。

    仁德帝听了锦绣山庄的进账,眼睛闪了几闪,又听了那颇为新颖的运动,也来了兴趣,便说今年秋冬万圣诞时去行宫围猎时,也来一场比赛。至于挑选那支队伍比赛,田敏颜提供了一个点子,按着现在的十六选八初赛,八选四决菜,四选二半决赛,二选一总决赛。

    田敏颜这点子得到仁德帝大力赞同,这皇榜一出,又引起好一股热潮,前去礼部报名的队伍一下子就多了起来,而锦绣山庄的两个篮球场,立即就紧俏起来。

    篮球场供不应求,田敏颜又趁机和齐十七瑞敏公主商议过后,按着时辰来出租场地,为了公平,每个队伍都能有一个半时辰练球,如此,就都保证了十六队球队练球的时间。

    公主府,月亭水榭,轻纱随着微风飘荡,白玉桌上,摆了各色瓜果,微风习习,茶香寥寥。

    田敏颜和瑞敏公主齐十七坐在水榭里,一边吃茶一边说话儿。

    “这差不多一个月过去,锦绣山庄的出息竟有这么高,就是本宫也吓了一大跳,也难怪惹了长公主二公主她们眼红了,巴巴的来寻,想要参一份股。”瑞敏公主淡笑着道。

    田敏颜微微一笑,搁下手中的春柳拂水定窑白釉茶杯,道:“人都爱图个新鲜劲儿,想来下个月这盈利就会下降不少。”

    “我看未必,就是锦园盈利降了,秀丽园怕是只升不降。”瑞敏公主挑眉说道。

    田敏颜微笑着,古今不论,这最好赚的,还是女人钱,尤其是那些个去美容馆做美容,练过瑜伽的,这变化是显然易见的,谁愿意看自己一副黄脸婆的样子啊,谁不想夫君多看自己一眼啊,银子自己不花,那些小妾们可就帮你花了。

    “听说好些官员家的小妾,绞碎了好些帕子,那卖瓷器的铺子,生意也突然好了起来呢。”瑞敏公主又揶揄着笑了一句。

    齐十七听她越说越不像话,咳了一声,目光似有不愉。

    瑞敏公主便有些讪讪,转了话题道:“颜丫头,你大哥过几日就下场了吧?可是有把握?”

    “我见他神色颇为轻松,该是不成问题的。”田敏颜笑了笑道:“夏大人也说他应该能中。”

    “嗯,你们家虽赐了爵,可两个公子却是白身,有功名自是更好些,也让那些个碎嘴的人看看,你们家可不是外强中干。再者,他们出息了,将来你也有个撑腰的。”瑞敏公主意味深长地道。

    “我代哥哥弟弟谢过公主的提点了。”田敏颜起来笑着行了个福。

    瑞敏公主还欲说话,可在看见齐十七的脸色后,便勾起唇角道:“咳,驸马该寻了,本宫不说了,否则有人就不高兴了。”

    田敏颜见她打趣,扫了齐十七一眼,脸红了红,低头不语。

    瑞敏公主走后,齐十七见她还是一脸羞红的样子,勾了勾唇,道:“人都走远了,还装。”

    田敏颜抬起头来,嗔怪地瞪他一眼。

    齐十七有些乐,倒也不取笑她了,说道:“你放心,即使他们没功名,爷也能护你周全,爷为你撑腰。”

    “你还说。”田敏颜啧了一声,捻起一颗葡萄朝他扔了过去。

    齐十七张口咬住,笑道:“真甜。”

    田敏颜见他越发没个正形,便低下头,暗怪他在没人的时候越发痞。

    “你也别担心,要是真怕,往青州那便打个招呼也没事。这京中,哪个贵家子弟的功名是真靠科举考来的?”齐十七以为她担心瑞哥考乡试不顺,便说了一句。

    田敏颜刷地抬起头,双眼瞪着他说道:“你可别,别人是别人,我们家是我们家。功名,要么是实实在在的考,要么就别考。反正家里也有生意。他们考不了便打理生意罢。”

    “那你担心什么?”

    “我哪有,只是不知瑞哥这次回乡赶考可是会顺利罢了,毕竟只有他自己回乡,就怕他担不着事。”田敏颜撑着下颌说道。

    因为他们迁出来京都的时候,户籍并还没迁出来,所以瑞哥考这秀才,是要回去清平考的,他拒绝了田怀仁的陪同,硬是自己带着个小厮独自回去。

    “这户籍也该迁一迁了。”齐十七听她这么一说,皱了皱眉,毕竟乡试后还有会试什么的,老跑来跑去也不是个事。

    田敏颜也是这么想的,只是,这迁户籍并不是说迁就迁的,当初分家时也就是分家,并没分籍。这要迁户籍,就要从老爷子的户头迁出来,另外起户头,才算是真正的单过了。

    对于另起户头,她是早就想好了的,只是碍于田怀仁的想法,就没提,如今再提,指不定那边会闹成什么样呢。

    “要是有难处,我可以。。。”齐十七也知道她家里的老太太是个什么样的性儿,便想着把事儿揽过来。

    田敏颜差点没跳起来,嗔道:“你也是糊涂了,这事哪是你能插手的?旁的人知道了,该说我大不孝,以权压着家中老人呢。放心吧,这事我有主张的,家都分了差不多三年了,这户头是该分了。”

    从公主府回来,田敏颜就去正院,巧的是今儿田怀仁也没有出去,在屋里逗着丫丫。

    “姐姐。”小丫丫如今已经会跑会叫,梳着两条小朝天辩儿,扎着粉色的红绸带,白白嫩嫩的特可爱,正是最好最好玩的时候。

    田敏颜将她抱着,很是亲香一会,然后才把她交给一旁的小星和奶娘,带了下去。

    “爹,娘,乘着你们在,正巧说个正事儿。”她浅笑吟吟地道。

    田怀仁和罗氏两人见她一脸郑重,不由对视一眼,等着她的后话。

    “爹,我们三房已经分出来快三年了,如今又搬来京都安家了,这户头是不是该迁出来了?”田敏颜看着田怀仁说道。

    她的话音一落,田怀仁手中的茶盏差点没抓住掉落在地上,愣愣地瞧着自家闺女。

    “迁户头?”他惊愕地问。

    “嗯。从前咱们在杨梅村的时候,倒不觉什么,可爹爹如今已经是忠县伯,我们一家又是在京都安下家了,这户籍也该迁出来了。”田敏颜淡笑着道:“哥哥和小五都要考科举,总不能老跑回清平县去,这户籍迁出来,也省不少事,不然,要办些什么事儿,还得跑回清平县去呢。”

    田怀仁放下茶盏,想了想皱着眉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你阿公那边。。。”

    “按理阿公该也是没话说的,毕竟咱们都在京都安家了,而且京都也要人口登记呢。说起来,咱们的户籍还没迁出来,还真是黑人黑户呢,就是买个田,也要户籍登记的。”

    田敏颜抿了一口茶,他们搬来京都已经好几个月了,这几个月一直在适应这边的生活,也就没其他什么事儿,买卖房产的事儿更是没有过,今儿个说起,还真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

    而且,他们迁出来也好,日后也好自成一宗一户,这日后开族谱的事也更为的理所当然。

    “我看囡囡也说的对。”罗氏这时插进话来,说道:“这到底是分家了,也不是说我们如今富贵了就看不起旁的人,只瑞哥他们参加科举就是一个麻烦事。瑞哥这回自己回乡去了,他看着是沉稳能担事的,可我这心里啊,就跟生生挖了一片似的,总担心他遇着个啥事儿,到底是才十三岁呢。”

    田怀仁撩了下眼睑,也不说话,只等着她爹开口。

    事关两个儿子的前程,田怀仁自然是紧张的,想了一会便道:“也是,那我这就去和爹说道说道。”

    “爹,趁早儿的办吧,娘不放心,我也不放心哥哥,你这回回乡去迁这户头,也顺道照看哥哥呗,反正哥哥也就出发几天,等于前后脚就到清平了。”见他答应了,田敏颜这才笑着提议。

    “正是这理。”罗氏一听是眼睛一亮,这也好有个照应呢。

    三人说定,便一道去松柏院,把这事给两个老人交个底。

    松柏院,老爷子有些恹恹的,鸟也不逗了,和江氏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

    “你要挂心,干脆就让老三他们将他们都接过来,这么大个家业,就不信养两房人也养不了了,我看把大丫头幺丫她们都接来也使得。”江氏一边做着针线一边说道。

    “胡说。”老爷子瞪了她一眼,道:“当谁都跟你拧不清的?这儿是什么地方,旁的不说,还有舅爷养着外嫁女的?也不怕别人笑黄了脸。”

    “怎的就不成了,准她大把大把的好东西捎回去外家,就不准老三接济两个姐妹了?你看看那中秋节的节礼,给罗家是整整的捎去了一车子的节礼。给大丫头她们有什么?”老爷子这么一训,江氏的脸登时拉了个老长,吊着三角眼不悦地道。

    “老三明里暗里也给了你不少,你当三嫂她们不知道,就是只眼开只眼闭,你给大丫头她们暗地里贴补了多少东西?这节礼不也弄了半车去?”老爷子把脸一沉,道:“你这人就是不知足,恨不得整个忠县伯府都是你的才好。”

    江氏把针线篓子往旁一放,拉着脸说道:“我拿我的东西去贴补闺女怎的了?这忠县伯府是我儿子的,我就是拿了都没得话说。旁的人家可都是老夫人在当家,谁个像她,跟个铁桶似的管的死死的?”

    老爷子见她越说越登鼻子上脸,不耐烦地道:“成了成了,你大字不识,管个啥家?再说了,你一把年纪了,曾孙都抱上了,还管家?这福你享着就是我老田家祖坟上烧了高香了,还争那有的没的。”

    “你懂个屁你。。。”江氏把眼一瞪,正要开骂,外头却听得咳的一声响,她立马停了声音。

    “老太爷,老夫人,老爷夫人和小姐过来请安了。”是丫头的声音,说着就打起了帘子。

    自打进了京后,老三一家就都按着大户人家的规矩来,早晚都会过来请安问好一番,原本老爷子说不用的,乡下人没那个讲究,可他们还是雷打不动的到点了就过来,渐渐的许是因为也没个人说话,也就习惯了。

    可这时间,也没到黑得时候,咋过来了?

    “爹,娘,在磕叨呢?”田怀仁笑着问侯,罗氏和田敏颜都跟在后头行了个福礼打了招呼。

    “哎,老三今儿咋这点在家了?没出去忙活?”老爷子笑吟吟地问。

    “山庄的事儿也稳妥了,今儿得空就没出去。”田怀仁答了一句,他如今也帮着管理山庄的事儿,其实也没什么,也就是巡视,也学着应酬交际。

    “原是这样。”老爷子恍然地笑,又看田敏颜她们问:“颜丫头不是去了公主府?”

    “公主有事儿,我早早的回来了。说起来,我们搬来京都都快要半年了,老爷子在京都住的可是习惯?”田敏颜笑问。

    江氏一听,便阴森森地问:“咋的?这是嫌我两老东西碍眼,赶我们走呢?”

    老爷子登时把脸一沉,轻斥道:“胡说什么呐,孙女孝顺咱问候一句,你倒是净想着杂七杂八的,满嘴喷粪。”

    田敏颜眼睑一撩,端起丫头奉上来的茶抿了一口,遮住嘴角的冷意。

    田怀仁见江氏的脸拉的老长,忙的打圆场笑说道:“正是呢,娘,你和爹爱住多久都是使得的。你们是我亲爹娘,做儿子的哪有嫌弃的理?”

    江氏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可见到罗氏那沉着娴静的脸,又气哼哼地道:“只怕有人嫌我碍眼,哼!”

    老爷子见她如此,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这才看向田怀仁他们,问:“老三你们今儿这么齐全,可是有什么事儿?”

    “爹,正是有事要和你说呢,瑞哥自个回乡去赶考,我和孩子她娘商量过了,到底是不放心,就想回去一趟,也照应一下孩子。顺道把我们这房的户头给迁出来京都,就想来和爹你商议是个怎样的章程?”田怀仁将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