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菊宴打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敏瑞中了秀才的消息在京中一传开,就掀起了一股子风潮,要说忠县伯府是个暴发户,如今人家的儿子可是有真材实料的功名在身了,秀才不是没有,可十三岁的秀才,还真是屈指可数。

    皇上听说忠县伯府的大公子考中秀才,也很是意外,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田敏颜从齐十七的口中得知,皇上的期望似是颇高。

    田敏颜听了便有些惴惴,田敏瑞自己都还不知道将来是为官为商呢,皇上许了期望,万一将来田敏瑞要为商,那可咋办?

    不过如今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按着报喜的人说,知道中了秀才,田敏瑞就打算着和田怀仁在乡下处理一下那边的生意田产,一时半刻还不会回京,也让田敏颜她们莫要摆宴。

    于是,忠县伯府并没有大肆庆祝,可还是有人送礼上门,不好拒收,田敏颜只好一一按着交情回礼了。

    只是,礼物易回,这聚会,可真不是谁都能推的,尤其是护国公夫人下的帖子。

    “我家夫人说了,知道慧敏县君难请,让您和忠县伯夫人一定要给面子呢。”偏厅里,一个穿着体面,头戴金步摇的嬷嬷捂着嘴打趣笑道。

    田敏颜苦笑了声,从开了锦绣山庄至今瑞哥中了秀才,自家是越发的炙手可热了,聚会帖子是一个接一个的送,可护国公夫人却不是谁,护国公府也是拥皇派,这面子也不好不给。

    而且,这来的唐嬷嬷,还是护国公夫人跟前儿的红人呢。

    “嬷嬷说笑了,你只准和护国公夫人说,说我谢她盛情邀请了,一准儿准时到。”田敏颜笑眯眯地道。

    “哎,那可说准了啊,县君可不能又应了旁人,到时候,我家夫人可是得来接的。”唐嬷嬷听了登时眉开眼笑的。

    “那是自然的。”

    那唐嬷嬷得了准信,也不久留,看了看天色便道:“夫人还等着奴婢去回信儿呢,这就家去了。”

    田敏颜和罗氏便站了起来,作势要送,那唐嬷嬷见了更加欢喜,笑容越发的灿烂,却也知道好歹,不会真让送,便开口道:“夫人和县君且坐着别送,要不,我家夫人该会怪奴婢无状了。”

    “荣嬷嬷,你替我和夫人送送唐嬷嬷。”田敏颜笑着吩咐。

    “哎。”

    这荣嬷嬷可是宫里出来的老人儿,唐嬷嬷可不敢托大,忙道:“可不敢当,县君派个丫头便是,哪里使得?”

    “唐嬷嬷,咱们也不是头一回见了,从前也说上话儿你呢,莫不是老姐姐不认我这妹子了。”荣嬷嬷笑说了一句。

    唐嬷嬷连声说不敢,又告了一声罪,这便离了忠县伯府,等回了护国公府,她把忠县伯府的见闻给细细的说了,赞道:“那些个丫头,都规规矩矩的,走个路也硬是没声儿,做事有条有理的,真调教得规矩得很,让人看不出是乡下来的呢。”

    护国公夫人看了一眼手中的钻石镯子,笑道:“嗯,慧敏县君可是个妙人儿呢!”

    而忠县伯府,罗氏苦笑着看着田敏颜道:“那什么赏菊会,别又是个鸿门宴的。”

    田敏颜笑着安慰道:“娘,护国公府是拥皇派,不参与争储的。这聚会,咱应了也无妨,而且,那护国公夫人也是个妙人,结交也无坏。”

    罗氏叹了一声,说道:“这贵妇圈子,交际起来,真比种地还累,说句话也得仔细琢磨了。”

    田敏颜笑了笑,可不就是这样,做人还是简单点好,可有句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这京中,有几个是真正的简单的?

    又过了几日,已是深秋,因为秋闱放榜不久,在京中逗留的学子还很多,那些酒坊乐坊画舫更是夜夜笙歌,这京中的繁华,又有多少人能舍得?

    田敏颜撩起马车里车帘的一条缝,看向街上,人头熙来攘往,很是热闹。

    马车一直驶到护国公府的侧门,坐在车辕上赶车的小厮向门房递过帖子,那两婆子立即放了门槛,自有人去报信。

    有婆子一直带路到二门处,出来迎接的是护国公夫人身边的唐嬷嬷,见着田敏颜她们,便笑道:“这下夫人可安心了,就怕着你们有事儿来不成了呢!”

    田敏颜笑道:“既是应了,自是要来的。”说着,微微侧头,身后的吉祥如意将备下的礼递了过去。

    “莫怪我家夫人说,慧敏县君忒是客气。”唐嬷嬷见了,立时又笑了。

    寒暄过后,又换了国公府的清油布小车,向内宅而去。

    小车在月亮门停下,田敏颜和罗氏各自扶着丫头的手从车子上下来,抬头一看,远处一溜排开的五间正房,青砖瓦黛,端的是大气恢弘。

    唐嬷嬷在前方引路,说道:“今儿是赏花宴,我家夫人将宴席都摆在花园了呢。”

    田敏颜微微一笑,跟在罗氏身边作乖巧状,很是端庄大方,礼仪得体。

    转出了花园的月亮门,就见姹紫嫣红的花园中,好些夫人小姐或站或坐的说得欢畅。

    田敏颜大致扫了一下,见和自家交好的柳夫人梁夫人高夫人都在其中,相熟的小姐也在,便松了一口气,总不至于没说话的伴儿。

    护国公府的花园极大,放目看去,假山磷石,亭台水榭一个不少,花花草草的品种繁多,虽是深秋,却是青翠葱郁,各色花儿点翠其中,一簇簇,一团团的,形成一片花海,真真是繁花似锦。

    护国公夫人早就得了下人报来的消息,正和身边的夫人说着花,这时瞧着她们来了,便止了话头,笑盈盈地看了过去。

    只见花海尽头,一个穿着胭脂色华服的贵妇并一个明媚的少女遥遥地穿过花海而来。

    田敏颜今儿着一身蜜色细碎洒金织锦上裳,下配一条闪银珠片镶珍珠的锦裙,裙摆绣着蝴蝶穿花,行走间,那繁杂的蝶儿像是要飞起来一般。她挽了一个桃心髻,头上挽一支长长的坠在耳边的菊花纹珐琅彩流苏镶珠步摇,薄施粉黛,浅笑嫣然,不紧不慢地走来。

    因是深秋,阳光并不猛,护国公夫人的赏菊宴设在下晌申时,此时已是申时两刻,深秋洒金的阳光柔和的投来,将她整个人隆罩其中。

    此时她袅袅婷婷的走来,阳光落在她裙摆上的珠片上,金银交织,随着步伐摇曳生光,秋风拂来,各色花朵在她身侧轻摇,一时间,竟有人有种花仙子踏花而来的错觉,让人移不开眼来。

    护国公夫人站了起来,笑赞道:“瞧瞧,咱护国公府今儿还来了个花仙子了。”

    原来和护国公夫人说话夫人听了,也都引颈而望,眼中闪过惊艳之色,或真或嫁的附和着夸赞起来。

    田敏颜跟在罗氏身边来到护国公夫人跟前,盈盈地朝着她施了一礼,举止大方自然,得体稳重,护国公夫人更是心喜了几分。

    她亲自扶了起来,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后冲着罗氏说道:“这姑娘啊,是一天一个变,这才多久没见,慧敏县君竟又更漂亮了几分。忠县伯夫人可真真是好福气呀。”

    “护国公夫人快别夸她,这丫头就是在外人跟前能装个样子,在家里可野得紧。”罗氏谦虚地道,可眼里,却是自豪不已。

    “这么周正的闺女,就你藏的深呢。”护国公夫人嗔怪地说了一句,然后又介绍身边几个夫人,彼此相互见了礼。

    柳夫人她们早就认识了的,护国公夫人似也知道,安排的座位也是一道的,田敏颜不得不作感叹,这当家主母,可不是一般的要有能耐,就是这圈子里,谁家夫人和谁要好,都要调查得清清楚楚呢。

    “去,你们年轻的小姐们也一处说话儿去。”护国公轻推了田敏颜一把,向年轻姑娘们那处努了努嘴。

    田敏颜也便走到梁芳儿她们那边,握手相互屈膝见了礼,闲聊起来,而其中,也有相熟不相熟的小姐们过来打招呼,就是姚玉莹也走了过来。

    今日她又是一身素净的打扮,月牙白的衣裙,头上簪着白玉簪子并几簇珠花,越发的出尘脱俗。

    “你就是那什么慧敏县君?”

    正说着话,一个尖锐的声音插了进来,田敏颜看过去,只见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女快步而来,裙摆绣满了花儿,行走间像是滚浪一般,可她眼中,却是仇视厌恶的目光。

    田敏颜眨了眨眼,这人是谁?自己得罪了她么?

    “是邱小姐。”姚玉莹眼神一闪,亲热地拉过邱凝嫣,对田敏颜说道:“慧敏县君深居简出,怕是不认得,这是国舅府家的小姐邱凝嫣,皇后娘娘的嫡亲侄女呢。”

    邱凝嫣听了便得意地扬起下巴,斜睨着田敏颜,眼中满是愤恨,若不是这什么慧敏县君,自己的母亲会被父亲幽禁,还剥夺管家权利?

    不过是个乡下的野丫头,还妄想一飞枝头当凤凰呢!哼!

    田敏颜神色淡淡,这什么邱凝嫣,一副孔雀的样子,当谁都顺着她?

    当下,她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继而对梁芳儿说道:“听说国公府有许多名菊,你不是想画一幅?咱们去赏赏?”

    “好啊!”

    邱凝嫣没想到田敏颜这乡下丫头会当众给她没脸,一愣之下是一怒,冲着田敏颜的后背尖声道:“什么慧敏县君,分明就是一个野丫头,见了人也不行礼,没教养,我呸!”

    “邱小姐,莫这么说,慧敏县君深得皇上赞赏呢,许是和你不熟才淡漠了些。你看,那边花儿开得正艳,我们一同去赏赏吧。”姚玉莹柔柔地笑道。

    田敏颜瞥她一眼,眸子眯了眯,姚玉莹笑脸一僵,竟有种被看穿的感觉来,偏只一眼,田敏颜便掠过她转身走。

    “表里不一,皇姑父是被她骗了,乡下丫头,果然造作得紧。”邱凝嫣被姚玉莹这么一劝说,怒火不降反升,声音愈发高昂起来。

    田敏颜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她袖子一甩,转身时裙摆也跟着一摆,划出一个漂亮的圆来,蹙着眉尖冷笑道:“芳儿,才儿好好的,护国公府怎的来了疯狗呢,乱吠一通,实在惹人生厌。”

    邱凝嫣腾地走上前,瞪着眼怒道:“你说谁是疯狗!”

    “本县君就这么一说啊,哎呀,邱小姐,你莫非也看到了?”田敏颜淡笑着,说道:“邱小姐可要避开些,疯狗咬了可是有毒的,会传染的。”说着,后退一步。

    邱凝嫣气得不行,再看到周围窃窃的笑声,手一扬,就要往田敏颜打去。

    跟在田敏颜身边的吉祥见此,飞快地往前一挡,却被田敏颜扯了一把,邱凝嫣的手打在吉祥的手臂上。

    “邱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田敏颜把吉祥往身后一拉,收起脸上的淡笑,上前一步,双目凌厉地瞪着邱凝嫣。

    明明只有十三岁,可浑身气势却半点不输人,再配上那凌厉冷冽的眸光,邱凝嫣不由自主地往后一退。

    察觉到自己的动作,她脸色微变,却是挺起胸部,扬起下巴,冷笑道:“怎么,我的手突然不小心碰到了你的丫头,慧敏县君这是要如何?”

    “不小心么?”田敏颜嘴角冷冽地勾起,明晃晃的不小心,这不是要打她的脸么?不发火是当她hello kitty呢?

    姚玉莹在一旁看着热闹,这时也不出来打圆场了,瞥见田敏颜嘴角那抹冷笑,竟觉得无比熟悉,似在那见过一般,她想了想,是了,贤亲王爷冷笑时就是这般表情。

    慵懒,睿智,却又无比的凛冽!

    他们如此的相像,姚玉莹瞳孔微缩,手下意识地攥成了一团。

    “哎呀,这个姐姐脸上好大一个蚊子。”田敏颜冷冷地笑着,突然走近,冲着邱凝嫣身边的一个大丫头打扮的丫头大叫,手同时发作,用力向她娇俏的脸上啪去。

    啪的一声清脆巴掌声,众人都愣了,包括那被打的丫头,可罪魁祸首却是懊恼地举起自己白嫩嫩的手掌一脸无辜地说道:“真是可惜,没打中呢!”

    邱凝嫣气得七孔生烟,跳了起来,大怒:“田敏颜,你欺人太甚!”说着双手成爪,就要向她扑过去。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