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送礼要送到心窝里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瑞敏公主一身华服,身后跟着两英姿飒飒侍女,神情一贯的冷漠,双目凌厉,只有见着那站在中间的少女时目光才柔和了些。

    “见过皇后娘娘。”瑞敏公主声音不平不淡地请了安行礼,也不等皇后叫起,就已经立起了身子,那是半点都不客气。

    邱皇后心有不悦,却是无可奈何,这位女杀神,深得皇上信任,谁敢招惹?自己和大皇子也想要拉拢她,谁让人家有支娘子军,还有军威呢。

    “瑞敏也来了啊,今儿个本宫这坤宁宫也真是蓬荜生辉了啊,来人,赐座。”邱皇后笑眯眯地道。

    瑞敏公主也不客气,谢了一声就坐下来,淡声道:“这是在做什么?”她似才看到田敏颜一般,作出一丝惊讶来,温声道:“颜丫头,你杵在那做什么,过来本宫这,我娘俩好好说说话儿。”

    这话一出,在场的夫人是抽了口凉气,心里直犯疑,颜丫头,娘俩,这什么时候慧敏县君和瑞敏公主这么要好了?

    田敏颜嘴角上扬,对上瑞敏公主那笑脸,心头大暖,这是来给她撑腰呢!

    邱皇后那脸上客套的笑容差点就没维持住,心里跟堵了什么似的,这瑞敏是特地来拆她的台的吧?

    邱凝嫣见此,便说道:“公主殿下,皇姑母正想好好儿的看看慧敏县君呢。”

    “放肆。”

    瑞敏公主没有说话,倒是她身边的侍女姿儿猛地一喝,道:“公主殿下并没有叫你说话,你插什么嘴?还有没有规矩。”

    邱凝嫣冷不丁地被这一喝一刺,又看上姿儿那想杀人的目光,被狠狠地吓了一跳,小脸发白,随即涨成了紫红色。

    她扫了一眼周围,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嗤笑,不由眼圈一红,求救的看向坐在上首铁青着脸的邱皇后。

    “姿儿。”瑞敏公主放下手中的柳绿描枝窑瓷茶盏,淡淡的道:“你也没规矩了不成?当这是在公主府呢,邱小姐的规矩自有皇后娘娘教导,还不向娘娘道歉?”这话虽是训话,却是没有半点厉色,反而是讽刺皇后教导不好的意思。

    “皇后娘娘,是奴婢愈距了。”瑞敏公主的话音一落,姿儿二话没说,就抱拳向皇后行了个礼,又干脆又爽快,面上没有半点不甘不愿,把田敏颜看得艳羡不已,这调教得实在是好啊。

    邱皇后僵笑着脸,道:“免了,瑞敏你也别恼,这孩子就是被本宫惯坏了,她还小呢。”

    瑞敏公主扫过去,淡淡的道:“也不小了,都要议亲了吧?就这规矩也太给娘娘长脸,是该请个嬷嬷好好教导才是,不然,将来到了婆家里,就抢话在长辈面前,可怎么了得?”

    这话一出,邱凝嫣的脸色更白了,当众被这么说没规矩,谁还敢要她做媳妇?想到这,身子都摇摇欲坠起来,目光更是怨恨地飞去田敏颜那,都是这个扫把星。

    邱皇后的脸色也不好看,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回头本宫定请个严厉的教养嬷嬷去国舅府。”

    瑞敏公主不语,只端起茶盏重新抿起了茶。

    气氛一下子有些僵硬,大皇子妃忙的道:“母后,儿臣瞧着宫宴快要开席了,不如请各位夫人移步吧,儿臣陪母后去换衣裳,凝嫣表妹,你与我一道吧。”

    “对,你们都去长生殿吧。”邱皇后笑着道:“凤儿陪本宫去换衣裳。”

    “恭送皇后娘娘。”众命妇都起身行礼。

    回到寝宫,邱皇后就连砸了两个茶盏,看着一旁哭哭啼啼的邱凝嫣,烦躁不已,喝道:“哭有什么用?”

    “皇姑母,瑞敏公主太欺负人了,她怎么要争着那乡下妹。”邱凝嫣哭着跪在邱皇后跟前,说道:“以后凝嫣可要怎么嫁人啊?皇姑母。”

    邱皇后见她梨花带雨的,又想到大哥就这么个嫡女了,心便软了软,道:“你放心,回头本宫就请皇上旨,为你和你晋表哥赐婚。”

    正为她按着肩膀的大皇子妃手一顿,眼中闪过一丝冷光,邱皇后察觉了,便拍了拍她的手道:“凤儿你也放心,凝嫣这孩子最是好相处,也不会和你争,你的位置影响不了。”至于将来,就难说了。

    大皇子妃笑了笑,说道:“母后说的哪里话,能和凝嫣做姐妹,是凤儿的福气才是。”她又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邱凝嫣,说道:“瞧瞧妹妹这妆都花了,母后,请允许儿臣带她下去重新匀妆。”

    “嗯,去吧,你是个识大体的,母后没白疼你。”邱皇后满意地点点头。

    等两人走后,宫嬷嬷也指挥着宫女伺候皇后重新梳妆,见她脸色不愉,便又劝了几句。

    “本宫早就听说瑞敏公主和这慧敏县君要好,只没想到是这么亲。”邱皇后气道。

    宫嬷嬷想了想说道:“娘娘,听说这慧敏县君还没定亲呢,您看,大皇子本就该一正妃两侧妃,现在侧妃位还空着。这慧敏县君还会那么点生意头脑,再还有,和护国公府,公主府也交好,若是大皇子娶了。。。”

    “对啊!”邱皇后眼睛一亮,手捏着玉梳,说道:“本宫咋没想到这点?都怪之前大嫂那点子心思让本宫着相了,她那点子身份,许个侧妃位已是天大的福气了,而她交好的,正好帮皇儿拉拢过来。”

    “但是,贤亲王那?”宫嬷嬷提醒一句。

    邱皇后皱起双眉,这倒是个事,不过,这宫里的腌臜事多了去,只要生米成了熟饭,她不依也得依,皇上也无可奈何,贤亲王还能娶一个失了贞洁的女子不成?

    “这还不简单?那媚人笑还有吧?”

    宫嬷嬷一愣,低声道:“娘娘的意思是?”眼见邱皇后点了点头,便了然地道:“奴婢立即去准备。”

    两人都没看见,身后一个相貌平凡,恭敬地捧着首饰盒子的宫女眼中闪过一道异光,很快消失不见。

    养心殿,齐十七正和仁德帝在说着话,一个小太监进来续了茶水,看了一眼齐十七。

    齐十七心一动,笑着对仁德帝说道:“这茶吃多了,皇兄,臣弟失陪一会。”

    仁德帝笑着挥了挥手:“去吧。”

    出了殿门,齐十七背着手问着那小太监:“说吧。”

    小太监走近两步,低声说了一番,齐十七听着,脸色唰地变得十分难看,薄唇抿得紧紧的,一双桃花眼变幻莫测。

    小太监说完,低着头,心里瑟瑟的抖着,王爷实在是太可怕了。

    齐十七深呼吸两下,摘下腰间的玉佩扔给他:“赏你了。”

    “谢王爷。”小太监慌忙接着。

    再回到养心殿,齐十七虽然强压着愤怒的情绪,可仁德帝这样久居上位的怎会察觉不了,挑了挑眉。

    “皇兄,群臣已经在到了,臣弟先去长生殿恭候皇兄。”齐十七淡淡地道。

    “嗯,去吧。”

    等齐十七一走,仁德帝就招来暗影,吩咐道:“去,查查刚刚十七得了什么消息?”能让他这么怒,他怕不知道,只要一愤怒,他的眼睛颜色就会变得异常诡异。

    长生殿,一扇屏风隔开两个阵营,田敏颜被女官引着在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不同于第一次参加宫宴坐在末位,这回她的位置靠前不少。

    穿着粉色宫衣的宫女在殿中穿梭,忙着为众人布菜添酒,为田敏颜置酒的是一个面容平常,不苟言笑的光宫女,她低着头,几乎是在田敏颜耳边说了一句:“慧敏县君,王爷说宫中酒易醉,切莫贪杯。”

    田敏颜一直微微笑着,骤然听了这话,抬眼看了一眼眼前的宫女,她也看过来,田敏颜的瞳孔微缩,瞬间看懂了里面意思,便笑道:“多谢姐姐提醒了。”

    那宫女依旧那平板的脸,很快就转身往下一桌添酒,田敏颜的心却是翻起了巨浪,齐十七不会无缘无故让人来说这话,那么,今天这酒有问题吗?

    她看着酒中晶莹的酒水,是她所喜欢的梅子果酒,清香甘甜,让人很是垂涎,连她喜欢的酒水是什么都知道呢!呵!

    坐在她邻旁小几的,是瑞宁公主,说道:“皇后娘娘准备得可真有心思,还特意准备了本宫喜欢百花酿,不错。”

    田敏颜勾了勾唇,看着眼前的酒水意味深长地道:“可不就是有别有心思吗?”

    瑞宁公主听她语气奇怪,蹙了蹙眉,看过来,却听内侍唱道:“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唰唰唰,百官起立跪地,迎接唱祝词,直到皇上叫平身,才又刷刷地起来。

    既是万寿节,皇上感概地说了一番话,感恩云云,然后便是丝竹声起,吃酒,献礼。

    田敏颜在这边听着,大部分皇子和公侯献的礼都是些奇珍异宝,皇上看了几个,便让收库,兴致缺缺的,轮到忠县伯府献礼时,田敏颜透过那竹帘屏风的缝隙看过去。

    她准备的礼,其实就是一个漂亮的花盆种着两棵生菜,生菜的中央放着一个特别大的红封,里面全是千两一张的银票,一共一万两。

    这礼一出,百官那边很是惊讶,女眷这边则是刷刷的,目光都看了过来,那和田敏颜不对盘的是毫不犹豫地发出讥笑,尤其那邱凝嫣,满是鄙夷。

    可偏偏就是这样简单的一份贺礼,让仁德帝起了兴致,让人搬上去,见真是翠绿的生菜,倒是很惊奇,毕竟现在是大冬天,这两棵生菜却是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很是讨喜呢。

    他又看见绿中的一片红,拿起,高宝忙的接过,打开,一愣。

    “禀皇上,是一万两的银票。”高宝说了一句,然后看向那跪在地上献礼的两父子。

    仁德帝同样一愣,扭头一看,还真是银票呢,整一万两。

    “爱卿,这就是忠县伯府的贺礼?”

    “禀皇上,正是。微臣府中有三亩地,这生菜是小女闲时弄了个暖棚所种出的,忠县伯府谨以此为礼祝愿我大南国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经济昌盛,也祝皇上生辰快乐,财运亨通,长青常驻!”

    “好,好!”仁德帝大喜,笑呵呵的,又拿过高宝那红封说道:“那这个银票又是怎么一回事?”

    “禀皇上,这便是生菜生财之意。皇上见惯奇珍异宝,想来再奇珍的贺礼也入不了皇上的眼。臣一家听闻边关战事吃紧,百姓食不果腹,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与其送上看得吃不得的珍宝,还不如送些实用的,为皇上略尽绵薄之力,替国库分担些重担,故而直接送红封。”田怀仁没说话,倒是田敏瑞朗声说出,深深地一磕头道:“贺礼粗俗,请皇上恕罪。”

    此话一落,百官脸色各异,纷纷看过去,也看向皇上,这马屁也拍得太明显了吧!

    可他们不知道,有时候,这马屁就是要拍得恰到好处。

    这不,仁德帝听了,腾地站了起来,高兴地道:“好,难为爱卿能想到这点,平身,这贺礼虽粗俗,朕十分喜欢,国库空虚,这一万两不多,却是能养活好几十户农人家。”

    “皇上,忠县伯府真是出手不凡,一出手便是一万两银票,臣自愧不如。”邱国舅站了起来,一脸惭愧地道。

    “皇上,忠县伯府享的三等俸禄,每年不过三四千两俸禄,这好像还没到一年。。。”和邱国舅交好的一个言官也站了起来,意有所指。

    这是什么话,无非就是说忠县伯府有钱,这钱是怎么来的?

    “禀皇上,这银子除了皇上赏给臣家的,臣家里也做点小生意,托皇上鸿福,收息不错,这才得以尽绵薄之力,比不得国舅爷和诸位大人,再多,就。。。”田敏瑞有些羞愧地道。

    有人心里就想,那还是小生意,就那锦绣山庄,已经是日进斗金了吧?真真是说话不脸红。

    皇上很是不悦地看了一眼邱国舅他们,说道:“忠县伯府一心为君,朕欣慰不已,一万两确实不多,可偏偏就是一个搬来不到一年就舍得送出的忠县伯府所赠,朕很宽慰。”

    邱国舅心下大叫,皇上,我送出的那白玉寿星翁,可是价值几万两呢!

    齐十七这时也站了起来,笑说道:“皇兄,臣弟今年也不准备珍宝,反正皇兄什么都有了,便和三公主一般,封了三万两银票,皇兄喜欢什么,尽管去买便是。”

    “哈哈,你们也凑这热闹,好好,赏,贤亲王府,忠县伯府,瑞敏公主府,贺礼深得朕心,各赏金玉如意一柄,夜明珠一颗,东珠一斛。。。”

    田敏颜听了,对那些惊愕又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报以一笑,送礼,得送到人心窝里去才是。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